2013-08-21 Vol.81

扫一扫 立即关注
网络新闻联播官方微信

法律漏洞助推色情业,是真的吗?

“打飞机”是否属于卖淫行为?近年来,随着国内不同法院对同类案件作出不同的认定和判决,使得对这一行为的定性成为备受争议的话题。与此同时,夜幕之下,众多城市娱乐场所推出的这一“擦边球”色情服务,正在各大城市方兴未艾。

记者:王甲铸
责任编辑:陈晨
求证

“打飞机”是“养生、保健”还是法律漏洞?

考证
“打飞机”是否属于卖淫行为?

近年来,对于“打飞机”是否属于卖淫活动的判例,最典型的当属2011年发生在广东佛山的一个案子。

2011年7月,佛山南海警方查获,一理发店涉嫌组织卖淫嫖娼。据调查,该店雇请多名按摩女子,为客人提供“波推”、“打飞机”等按摩服务。随后,警方以涉嫌组织卖淫,对这家店的老板李某和两名管理人员采取刑事拘留并立案调查。检察院以同样的罪名向法院提起公诉。2011年底,李某等三人被一审以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不等。一审判决后,李某提出上诉。检方经过两次补充侦查后,2012年初以“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为由,撤回起诉,3名被告人无罪获释。

2013年8月8日上午,李某等三人在佛山南海法院拿到了该院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共获赔约17万元。

纵观该案两次判决,其焦点主要集中在“‘打飞机’是否属于刑法所规定的卖淫行为”。围绕这一点,法院方面和警方出现了严重分歧。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组成的合议庭经审查认为,根据该案中被告人及证人证言等证据,涉案场所只提供“打飞机”、“洗飞机”、“波推”三种色情服务,而根据刑法学理论,卖淫则是指以营利为目的、与不特定的对象发生性交和实施类似性交的行为,其中不包括单纯为异性手淫的行为。此外,根据广东省人民法院2007年有关介绍、容留妇女卖淫案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介绍、容留妇女为他人提供手淫服务的行为,不属于刑法明文规定的犯罪行为。佛山中级人民法院据此认为,“打飞机”、“洗飞机”、“波推”三种色情服务,不属于《刑法》第六章第八节中组织、强迫、引诱、容留卖淫之“卖淫行为”。

而佛山警方则认为,2001年公安部对广西自治区公安厅《关于对以金钱为媒介的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如何定性的请示》有明确的批复: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行为,都属于卖淫嫖娼行为,对行为人应当依法处理。

同时,北京警方也认为,“打飞机”、“胸推”等按摩服务,都可以按卖淫嫖娼行为依法处理,其依据同样是公安部2001年的批复解释。

然而,佛山的判例,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西安市的一位民警说,在佛山案例出来之前,全国大多数公安机关处理此类案件时,均以刑事案件立案,认定组织、容留技师提供“打飞机”服务的负责人有组织卖淫的嫌疑。但是,佛山的判例一出,就让全国很多地方的公安机关举棋不定了。毕竟,公安部的批复解释,只适用于公安机关执法,延伸不到检察院起诉和法院的判决。

佛山警方同样也受到困扰。在再次查获一宗同类案件后,他们因对于如何处理及是否移送起诉存在争议而慎之又慎。当地的一位民警表示,目前有关此类案件的法律规定不是很明晰,使得执法工作面临不小的困难。

城市色情行业打起“擦边球”?

据央视网记者调查,时下在全国的很多城市,“根浴”、“指压”等项目,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街头的娱乐养生场所广告牌上。在夜幕里闪烁的霓虹灯下,这些字眼招摇而暧昧。

那么,“根浴”和“指压”究竟是怎样的养生项目呢?央视网记者就此进行了暗访调查。

位于西安市南二环的逸指仙境会所,将服务内容分为“足疗”、“指压”、“精品指压”三种。其中,“指压”项目含按摩三角区,不带“释放”。而“精品指压”有十几种按摩手法,含一次性“释放”,收费338元(可用消费券冲抵100元,实收238元)。

日前,央视网记者以想要进店消费为由致电该会所,咨询服务项目。一位接电话的女服务员介绍说:“男士养生268元,具体什么服务我也不好意思说,具体你要进店了解。”

在西安当地媒体记者对逸指仙境会所进行暗访的过程中,店里的年轻女技师则坦言,服务项目中的“精品指压”就是“打飞机”;“释放”即让男性射精。会所方面的有关人员甚至暗示技师可与顾客发生性关系。而技师则告诉暗访的记者,她们没有底薪,全靠提成,服务内容不同,提成金额不同。提成最高的就是“精品指压”,每次能有100元。这些技师一个月的收入平均接近1万元。这与该会所在网络上发布的招聘广告中所承诺的收入相符。

西安当地媒体此前也曾对位于西安西稍门的云邸天境会所进行了暗访。该会所大厅的管理人员自称“我们是绿色的正规场所”,但女技师在给记者按摩的过程中却讲起了黄色玩笑,按摩手法也越来越大胆。技师说,“指压”就是“打飞机”。“之前几个客人同时要了一个大包间,比赛看谁更持久。”技师说,她们可以提供“打飞机”服务,但没有色情服务。

在西安,同样的场所,还有东关南街上的逸仙会所,以及科技路与白沙路交汇处的“泊瑞轩足浴休闲会所”。

在全国其他城市,这样打色情“擦边球”的服务项目,也并不鲜见。

日前,广东顺德杏坛一沐足店为招揽生意,公然在保健项目上增加“打飞机”、“大腿推”等服务。服务员向媒体暗访记者提供的一张用A 4纸打印的“说明书”显示,推油保健项目含18个流程,包括“老汉推车”、“引蛇出洞”、“冰火两重天”、“一身轻松”等名目,每个流程后面都有详细的操作指引,“虽不是真的卖淫,但也差不多了”。

2012年10月,在深圳一家足浴城,来自云南的王允旭和6个老乡工友酒后进行按摩消费,在足浴城女技师帮其按摩“打飞机”射精后双眼发白,身体不断抽搐,并最终猝死。

另据报道,厦门市湖里区,一家足浴店老板为了让店里的服务生能够尽快“上岗”,亲自上阵做示范,教女服务生怎么给男客“打飞机”。最终,因工资被克扣,女服务生到公安机关举报,该足浴店这才被查处。

法律走向真正意义上的返璞归真?

那么,社会上是怎样认识色情业打“擦边球”现象的呢?

西安一家网媒最近所做的网络调查显示,截至8月11日凌晨2时,参与调查的网友中,1234人认为“打飞机”不属于卖淫活动,2512人认为其属于卖淫行为。

法律界专业人士也围绕这一争议话题,展开了观点各异的评说。

佛山市政协委员、知名律师徐玉发认为,这是一个法律漏洞,不利结果不应由被告承担,而应通过司法解释来弥补。现阶段,手淫并非刑法意义上的卖淫行为,组织者也不构成组织、介绍、容留他人卖淫罪。公安部的批复认为手淫属于卖淫行为,虽然既不是法律也不是司法解释,但是在办案过程中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性。

资深评论家李忠卿则认为,广东省高院的公开答复认定“打飞机”等手淫服务不属于卖淫,使得佛山3名被告被无罪释放,这是法律释放出的“善意”信号,也是法律走向真正意义上的返璞归真,必将在全国产生引领示范的作用。

有分析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波推”、“打飞机”等只是一种生理上的满足,至少不会衍生出性病、艾滋病来,如果将其与卖淫同等对待,反而会加剧真正的卖淫嫖娼行为。

而另外一种声音则对佛山法院作出的“‘打飞机’不属于卖淫”判决持坚决反对的态度。

红网评论员岳粹景认为,卖淫之所以被我们的法律所禁止,主要是因为这是一种极丑恶的社会现象,是我们的道德和公序良俗所不容的。而从行为上看更是对妇女人格、尊严和身心的凌辱。从这一点来说,“波推”、手淫和性关系几乎没有区别。岳粹景质问:我们的执法部门却将其排除在外,这是在严格界定,还是在姑息放纵?

时评作者苗凤军也对广东方面的判决持反对态度:发廊提供“打飞机”等色情服务不属卖淫,这如何不让我们广大群众惊诧,这难道是要开放吗?

色情业敢打“擦边球”源于监管难?

尽管各方对此褒贬不一,但均认为“打飞机”、“波推”之类以养生名义打色情“擦边球”的行为需要得到法律的严惩,不能为“打飞机”等留下可乘之机。

西安市的一位基层民警在接受央视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最主要的是司法部门应对“卖淫”作出合理解释,解答具体法律适用问题,“这事关司法的权威性”。“现阶段,在佛山案之后,虽然他们判决‘打飞机’不适用于刑法,但不是说这种行为我们就不管了,因为它还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只是后者对当事人的处理要轻一些。”这位民警表示。

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特种行业管理处了解到,在西安当地媒体对部分打色情“擦边球”的养生足浴店进行暗访报道之后,西安警方查处叫停了数十家此类门店。

该处一位民警在电话里向记者介绍了监管此类色情服务的难度。“打击卖淫嫖娼犯罪的难点之一,就是抓现行难、取证难。比如,以前有游客反映,有人往酒店门缝里塞卡片,向我们报警,但是这并不能成为证据。对游客反映问题比较集中的某个场所,我们也会去查,但主要是以检查设施的名义,很多时候无法抓到现行。就算看到那里有避孕套,但这个证据太弱,检察院那边也通不过。总之,要有物证、人证,还要有证人证言,缺一不可。”

这位民警还透露,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上社交媒体日趋活跃,一些场所的色情服务越来越隐蔽,这也给他们的监管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我们都是不定期地抽查,各分局都有专门的打击卖淫嫖娼活动的机构,具体抽查周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结语

从现实情况看,公安和司法系统对“打飞机”等色情行为在界定上的分歧,说明我们的法律在这一方面存在漏洞。它已经严重影响到执法层面,不仅造成监管难,更影响到执法效果。“打飞机”堂而皇之成了“养生、保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法律漏洞的存在。如果我们再不封堵漏洞,恐怕过不了多久,“养生、保健”这两个词,会像“小姐”一样变了味道。

专题评价: 留言支持留言反驳
分享到
辟谣联盟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