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琦殿,网络红人,在微博拥有上百万粉丝。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山东大学中文系2012届毕业生。毕业一年,她做过一段时间的自由撰稿人,找了一份循规蹈矩的工作,然后意外跳槽。由于网络红人的身份,她的待遇要比同资历的毕业生高一些。她说,我像普通人一样努力工作,但没想过“隐姓埋名”。
  • /
    前不久,琦殿发了一条微博:“一年前的离校日是阴天,工作根本没下落的我起得挺晚,离开时没和任何人打招呼,看着宿舍楼里楼外大大小小抱头痛哭的场面,一种怪异的陌生感。离校门还有二三十米远的时候开始下雨,我仰着头落了几滴泪,匆匆又被吹干。”
  • /
    大二时,琦殿在豆瓣发了几篇文章,因文风泼辣大胆,备受追捧,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那篇《致那些缺爱到蛋疼的女子》。现在,琦殿在新浪微博拥有上百万粉丝。毕业前,琦殿玩笑着发了一条微博说毕业了,大家有什么工作可以来找我。联系她的人真不少,但其中不少是来打广告的,剩下也都不靠谱。大四一年,琦殿没有任何实习经历。这张图片是琦殿大四时去台湾高校做交换生时拍的。
  • /
    毕业了,琦殿没有找一份正式的工作,只是为几个媒体写稿。琦殿觉得,做一个自由撰稿人没什么不好。不久后,妈妈就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必须找一份有五险一金的工作,否则就乖乖回家。在老家山东日照,家人托关系在一家国有码头公司安排她做秘书。
  • /
    琦殿被这个去处吓到了,她当即打电话给北京的一位朋友求助。在朋友的引荐下,琦殿被北京一家广告公司录用,做广告策划。2012年9月,她从济南来到北京。
  • /
    2013年5月,深圳一家国产手机厂向琦殿发来邀请。这家手机厂的老板想寻找两个网络红人加入公司的策划团队。“说白了,就是让我们想有意思的点子”,琦殿说。在北京呆了半年多,她也想换个环境,就答应了。
  • /
    跳槽到这家公司后,相比同资历的毕业生,琦殿的工资待遇会稍高一点。因为经常熬夜做策划,她每天不必严格打卡上下班,不用干丢给新人的杂活。既然有了网络红人的身份,她就没打算“隐姓埋名”去找工作。
  • /
    按照坊间流传的说法,拥有百万粉丝的微博很赚钱。在琦殿的微博上,除了为自己手机厂置顶的那条略带调侃的宣传,她没发过任何广告。琦殿说,谁不想接广告赚钱,但她摆脱不了“装酷”的心理:不想听广告商的指挥写东西,也不想让粉丝阅读时感到不爽。琦殿说她不愿养成靠微博赚钱的惯性,希望学点实在的技能。
  • /
    读大学的时候,曾有一个疯狂的男粉丝从北京跑到济南找琦殿。因为宿舍阿姨阻拦,男子只能在楼下等了她好久。琦殿说,幸亏当时自己不在学校,这事儿想想都后怕。
  • /
    在粉丝数量飙升的那段时间,琦殿把发微博当成特别重要的事,每天保持两三条,偶尔她也评论一些社会新闻。她说,有些社会新闻自己看着很闹心,而且一个不经意的转发就有可能主导事态的发展。现在,她的微博内容只围绕身边的生活。
  • /
    琦殿性子直,很多粉丝喜欢她,就是因为她“太敢说了”。曾经,有一个高一的小姑娘跟琦殿聊天说:“姐姐,我们宿舍一个女生被人强暴了,她还哭,真是装纯。”琦殿怒了:“小姑娘你这么说不怕遭报应吗?”女生反唇相讥:“你不也就是一个女流氓吗!”琦殿说,这件事对她的触动很大。
  • /
    在此之前,琦殿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会对那些95后、00后的小朋友带来怎样的影响。眼前的事实告诉她,小孩子的模仿和崇拜是无意识的,她们甚至不能准确辨别一条微博是调侃还是事实。
  • /
    如今,琦殿的语言依旧不改犀利,却得理饶人。“会在发微博前思考几秒钟对小朋友的影响”。她的微博首页写着大大的四个字:业界良心。琦殿说,这是调侃,也是提醒。
  • /
    琦殿不是一个生活有规律的人。她每天睡得很晚,放假时也不喜欢出门。看微博上作家的新书和畅销书,算得上是她最大的休闲了。琦殿的男朋友也在深圳工作,都放假时,两人喜欢散漫地宅在家里。
  • /
    大学辩论赛时,琦殿得过学院最佳辩手,这张照片是她在为下一届的辩手做辅导。有时候,琦殿会给学弟学妹们当一回人生导师。她听他们抱怨,并开导他们,还总不忘送上那句话:“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烦恼也是自找的。”
  • /
    对于目前的生活琦殿很满意,毕业这一年,她走的路和普通的毕业生不太一样。“我没有什么痛苦,也没有什么迷茫。”琦殿说,“每次涂完红色指甲油,都会觉得世界就是我的。”

琦殿:网络红人的另类求职

图片由琦殿本人提供
责任编辑/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7/22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