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看似是句平淡无奇的话语,其间却包含着那么大的勇气。不为什么,只为你,漫漫长夜里执子之手,走完那一段又一段的长路,坎坷的道路上执子之手,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在所有的道路上与你携手走过,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渺小。
  • /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跨越半个世纪,历经生老病死,充满艰辛坎坷。在53年的沧桑沉淀后,爱情历久弥香。1960年11月,姥姥和姥爷经人介绍认识、了解彼此,最终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没有婚礼,没有宴席,没有车队,只一张照片,一张结婚证,一个简单的单位内部欢迎会。
  • /
    这是老俩口刚有了大姨的时候,掩盖不住的喜悦,眉梢眼角略显青涩。姥姥说:“结婚从来没有想过穷富,也不想依赖对方,自己能养活自己,就想着好好过日子,结果就这么走到白头了”。最质朴的爱情就是如此吧。
  • /
    年轻的姥爷英俊帅气,聪明善良。对老人孝顺,对妻子温柔体贴,对孩子慈爱。照相做饭都是一把好手。姥爷一辈子的梦想就是要当个军人。“走路要挺胸抬头、后背板直”是几个孩子从小听的最多的话。
  • /
    在困难年代,生活的重担完全压在了他们的身上。有吃的要先顾着90多岁高龄的太姥姥和4个女儿,剩下的才是姥姥和姥爷的。姥姥给我讲当年的事时脸上带着些许的得意,“再困难两个人都没为吃的吵过架,都省着给对方吃”。我没经历过困难年代,但我想,这得意是对爱情的得意,是对两个人用生命在爱对方的自豪。
  • /
    这是姥姥和姥爷最幸福的时候,女儿生活美满,子孙绕膝。没有人想到在几年以后,一向好脾气的姥爷会忘记身边的很多人,脾气火爆,不再和蔼可亲。两次中风对一个老人的残害就是如此。
  • /
    过年的时候,姥姥把手摔骨折了。几个女儿抢着要把她接到家里,老太太拒绝了。她大概在想,如果她不在家,这个倔老头儿该要怎样生活下去。纵使这个老头经常气哭她,她也不放心他呀。直到现在,老爷子绝对不能接受老太太离开身边超过半天,像个孩童一般依赖着姥姥。
  • /
    姥姥和姥爷难得坐在一起,还笑得如此灿烂。老太太总把姥爷比作石光荣,又倔又犟,但是就像禇琴对石光荣一样,一辈子无论怎么吵嘴怎么生气,谁也离不了谁,都是彼此生命中的依靠。我始终忘不了石光荣昏迷时禇琴带着哭腔的骂,因为姥姥的骂也是如此,充满着爱。
  • /
    麻将是什么?麻将就是姥爷每到午饭后的期盼,麻将就是孩子们哈欠连天也要哄姥爷开心的工具,麻将就是姥姥每次都会腰酸背痛直不起身来,哪怕骨折后都要陪着姥爷进行的午后活动。
  • /
    我不知道我们不在的每一天姥姥都是如何度过的。这个坚强的女人总是打理好一切,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不知她总是欢笑的面庞上何时爬上这么多的皱纹,她的背已是如此的弯。
  • /
    这株我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是姥姥亲手种下的。因为病后姥爷怕吵,停在窗前的汽车发动的声音总是让姥爷烦躁,姥姥便用植物来隔离它们。到如今,它已是如此茂盛。我想,有一株叫做爱情的植物在很多年前姥姥也是这样亲手种下,而今亭亭如盖矣。
  • /
    买菜是姥姥每天的必修课。三毛说过: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时光这个小偷啊,每天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中,一不小心两个人就走到了白头。
  • /
    姥姥亲手做的饭,姥爷总会吃上一大碗,吃得干干净净。爱情从来不是单方面的,这个倔强的老头从质朴的年代走来,他的爱:就是为你倒上一杯水,点上一支烟,在你挖苦他的时候呵呵一乐。
  • /
    姥爷最爱看戏,常常守着戏曲频道看一下午。我们在的时候总喜欢给我们讲一些历史人物的故事,总能从他脸上看到笑容,教会你怎么做人是他最大的意愿。
  • /
    为什么姥爷不断地换台?这是在找小猴子呢!《西游记》的导演一定会高兴有我姥爷这个头号大粉丝。
  • /
    生活就是这么平淡的可爱,你换个台看一会儿,我换个台看一会儿,你给我沏壶茶,我给你捶捶肩,日子就在吵吵架、拌拌嘴、唠唠嗑儿里过去了。没有激情澎湃,没有轰轰烈烈,就是最平凡的每一分每一秒,可能非得到白头才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真。
  • /
    按摩是姥姥和姥爷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姥爷中风后几乎没留什么后遗症,腿脚也比较利索,多亏了姥姥每天不断地按摩,帮助他恢复。姥姥是我见过的中风患者家属里照顾的最细致认真,最有恒心耐心的。
  • /
    我一直以为爱情是一个神秘而又不可及的东西,非得是梁祝似的死生相随,非得是杨过与小龙女似的为之守候,又或许是温莎公爵般轰轰烈烈,最后却发现最伟大的爱情就在身边。爱情可以如春雨般,在微风和煦中润泽心田,一点一滴凝入生活中。这大抵是姥姥告诉我的爱情定义吧。
  • /
    这是很多年以前我送给姥姥和姥爷的结婚周年纪念礼物,姥姥一直保存完好。今年姥爷已经80周岁,姥姥74周岁。我只希望还能有很多个十年,看着他们这样灿烂的笑。执子之手,从日出到日落,从青丝到白头,天长地久。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作者/毕雪梅
责任编辑/张雯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7/24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