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她们南来北往地游弋而来,她们操着南腔北调,蹬着细长高跟,移着曼妙碎步,浓妆艳抹,她们是这个地方的新主人——夜部落里的夜场工作者。
  • /
    杭州白沙泉地处西湖名胜之保淑山南麓,如今夜部落聚集,给这里以新的定义,新的风貌,活色生香图说世态,反映另一种人生。
  • /
    琳琅满目动感强劲的格式店坊几乎一律都是以靓丽的她们为主导的,店主在橱窗里展示的物品极力地吸引着她们的眼球。
  • /
    这些或艳俗、或可人、或哀怨的夜场妹子有着巨大的市场号召力,流行服饰等商业业态迅速相聚而起,搭出了一条独特而完整的食物链,白沙泉一朝之间,换了天地。
  • /
    贴有传统“福”字的出租房,门边上大幅有以美女为背景的内衣海报,老套斑驳且又乏味的灰白墙被艳丽时尚的元素紧紧地包围着。
  • /
    一身汗水的打工族与盛装浓抹的她们擦肩而过,他们各自相向而行,各自在努力找寻前面的方向。两个世界不同的方向。
  • /
    小丽在这里的一家KTV里工作。在她不工作的时候,方便面、杂志和一台十几寸的电视是她打发闲暇时光的三件宝物。
  • /
    对于像小丽一样初来乍到的她们来说,暂时住旅行社是个正确的选择,毕竟现在经济条件有限,到底天上哪朵云彩会下雨,现在还都不知道呢。
  • /
    到了傍晚,小丽就开始给早些天的几个熟客打电话,这个一圈儿十几个电话下来,好像没有她满意的回答。现在KTV给予她们的订房指标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她们也只有不停地拨打,不停地发出邀请。
  • /
    小丽在福建老家定了娃娃亲,彼此应该说是青梅竹马。她的男朋友多次提起想来看她,都被她用各种语言搪塞过去了,她说“在很多人眼里,我知道我的职业不是很体面,甚至是不屑一顾或被唾弃,可是谁又能理解我们心中的痛苦和挣扎呢,我想我男朋友是不会理解的。”
  • /
    小丽常常说:“不想再干了,真的想攒一点钱早点回家”。白天这里人迹了无,入夜酒绿灯红,每一丝的空气好像都在诉说着夜场人群的故事。
  • /
    每天晚饭后小丽都会去隔壁的美容店梳妆打扮,在路上她还不会忘记热切切地拨打电话,相约几个熟客。
  • /
    晚上七点之前最忙活的要数美容美甲之类的美丽生意了。小丽也同样准时地来到隔壁的美发店开始为自己核心竞争力做必要的修整,理发师同时也十分敬业地将每个动作完成得一丝不苟。
  • /
    每到夜晚降临,她们纷纷相约而行开启了一天生活的篇章,整个小区街上顿时弥漫着酒气、香水味,电话找人的呐喊声此起彼伏,香车宝马纷至沓来。
  • /
    暮色降临,她们三三两两邀约出发,夜色中花枝招展施然于街头。
  • /
    街角口洗烫点的阿姨每天总是要手忙脚乱地快快干活,确保傍晚时分能将干净的衣服交到他们手里。尽管有时会忙得焦头烂额,但脸上还是咧开嘴巴笑得乐呵呵的。
  • /
    在黑夜的拼搏中,她们在努力地适应着这种苦乐随行的青春历程。人前的光鲜靓丽和以奢华示人的外表,回到白沙泉、回到自我的时候,他们常常费尽心机地在廉价的一件外衣、一顿街食中找寻着美丽和生活的平衡。某日收成颇丰,那便点几个小菜儿权当抚慰一下自己了。其实她们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 /
    午夜一点对她们来说是正常的下班时间。夜,因为她们的生活节奏而搅动得异样别致。内心的恍惚和寂寞使得像小丽一样的她们,每到夜半下班时候往往不情愿马上回家,在一个寂静的转角和朋友或家人说上几句话,想想自己未来的那个家,在这嘈杂之中排遣暗暗的心愁。
  • /
    午夜下班回家到白沙泉这个漂泊的家,她们闹哄哄地将路边的酒肆和沿街发廊一一占据。叼一根香烟,翘一双腿,不羁的姿态是本色的回归。先前精心打理的妆容敌不过来回的折磨,喝一口酒加一点菜,绘声绘色地交流着一夜的活色生香,得失之间制胜伎俩。
  • /
    如此般的喧嚣到将近凌晨四五点,倦容难耐地各自散去后,小区慢慢归于平静。每一间出租房的背后,洗漱起居的嘈杂声隐约传来思乡的苦涩,在天欲亮时分开始睡去,静静的,远处传来大家熟悉的歌声:“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作者:王昊
责任编辑/张雯
责编邮箱/zhangwen1@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8/14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