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百家班是活跃在成都社区的一个川剧民间草堂班子。每天中午12点,剧团挂出当天要演出的剧目。演员们开始边化妆边准备当天下午2点要演出的节目。“我们必须每天演出,不然就没钱吃饭。”班子里的一位老师说。
  • /
    这个名为“百家班”的川剧团,是成都仅有的两家坚持天天演出的民间川剧团之一。我们往往把这种草根团体称之为“火把剧团”。
  • /
    他们租用简陋房屋,演出收入微薄,只能勉强维持最基本的生计。但他们依然固执地坚守着川剧这块被遗忘的失地。看一场戏的门票只需十元,茶水钱也算在了里头。扣除每月的场地费、演员工资、水电费等,剧团只能勉强维持营业。林婆婆是百家班老班主,现任班主是她的女儿。
  • /
    来百家班看川剧的基本都是头发花白的老戏迷。演出前,总要和这些忠实的票友一一打个招呼寒暄几句。老票友们长年累月地在百家班看戏喝茶,林婆婆和他们早已成为了老友。林婆婆的笑容里既透露着对川剧执着的爱,更显示出对戏班出路的忧愁。
  • /
    各式各样的头冠早已老旧,却依然被大家小心地保管着。虽然精美的服装道具是戏曲里很重要的部分,但是戏班实在是没有能力为演员们添置新的服装道具,更没有能力排一些新的剧目。
  • /
    一面老镜子,一盒化妆油彩和化妆膏,几支毛笔,绘制出百家班各色脸谱。没有钱添置化妆台,陈旧的道具木箱便成为了演员们化妆时用的台子。
  • /
    多少个日日夜夜,只要台下有一名观众,他们都要在台前精心打扮,在台上卖力地演出。如今正是成都最热时节,他们依然在没有空调的环境下涂上满脸厚厚的油彩。
  • /
    潘晓红,旦角儿。她今天扮演的是川剧弹戏《曹丕纳甄》中的甄氏。百家班的演员只有十来个,常常需要一人分饰几个角色或是一天唱好几出戏,所以百家班每位演员都能独自绘制自己扮演的不同角色的川剧脸谱。
  • /
    谢国锋,花脸。和潘晓红一起唱《曹丕纳甄》,他饰演的是曹操。不管现实生活中对未来有多少的不安和惶恐,登上舞台他就是那个眼神犀利的一代枭雄。
  • /
    罗芳,成都市川剧团著名的青年演员,同时也是百家班的台柱子。穿着厚厚的戏服,一场演出下来早已经浑身湿透。她说“我感觉自己像是要中暑了”。
  • /
    刘倩,百家班的多面手。今天她将扮演的是《拦马》中的杨八姐。
  • /
    李小艳。她说,她在乡下演出时,有时表演《王婆骂鸡》中的王婆婆,有时还要变脸。在这面老镜子里,她是否也照见了自己当年的花样年华。
  • /
    周晓梅,她和她老公王力二人都是百家班的名角儿。他们的女儿面对镜头害羞地依偎在妈妈身旁。他们给女儿取名为百家希,期待她长大后成为百家班的希望,但当我问小女孩儿长大了是不是也要唱川剧的时候,百家希摇了摇头。
  • /
    成都的七月,天气闷热难耐。在简陋的屋子里,刘倩穿着厚厚的戏服还在为即将演出的剧目,一遍遍地背着台词。
  • /
    女扮男装,杨八姐要登台了。台上正在表演的是宋将焦光普。台上的灯光简单又刺眼,台下是陪伴了百家班这么多年的老票友。舞台上绽放的是演员们的川剧梦。
  • /
    闷热的天气、简陋的舞台、专业的表演、豆大的汗珠。他们每个人每天的演出收入只有二三十块,每天不唱戏就可能吃不上饭的他们,希望川剧得以传承。
  • /
    为数不多的观众会在精彩的演出之后给每位演员十元或者二十元的现金,行话叫做“献花”。这算是百家班的老规矩,算上工资和收到的“花”以及偶尔在外面跑的一些红白喜事,演员一个月的收入也只有一千多块。
  • /
    今天的演出很成功,大概来了四十位老票友,有几位甚至拍下了演出全程。据了解,百家班生意最好的周末也不过六七十人,生意清淡时只有十几人甚至几人,但是演出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进行着,天天都一样的精彩。
  • /
    演出结束后的他们,也许有着各自不同的烦恼,但有一点是他们共同担心的,就是百家班的未来要如何发展?除了这些老演员们,百家班一直没有新鲜血液的加入,目前处在一个后继无人的状态。川剧该何去何从?

川剧民间草堂班子

作者/李耿
责任编辑/张雯 吴逸韵
责编邮箱/zhangwen1@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8/23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