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0多年前,改革开放之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发生了巨大变化。大姑娘上街穿起了红裙子,小伙子蹬上皮鞋出入大楼大厦,城市顶着崭新的面貌走来,老城的背影却渐渐远去。有这样一位摄影师,他用三十年时间、数万张黑白照片,寻遍街头古巷,记录下老城贵阳的新变化和旧时光。
  • /
    南明桥修建于明朝永乐年间,是贵阳市最早的一座桥,至今已有近600年历史,它见证了贵阳这座老城的变迁。30年前,南明桥上行人依稀,低墙矮屋拥挤地排列在桥两边。
  • /
    30年后,桥还是这座桥,从同样的位置望去,眼中的景致却大不一样。
  • /
    用照片记录下这个变化的是57岁的张赐安,贵州科学院摄影师,一个土生土长的贵阳人。
  • /
    1979年,张赐安进入贵州科学院从事科技摄影工作。业余时间里,他爱在贵阳大街小巷四处转悠,拍摄了不少街道、店铺、民宅等照片。
  • /
    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工作关系,张赐安经常到沿海省市出差。他目睹了改革春风下的城市变迁之快,意识到同样的变化迟早要发生在贵阳身上,于是萌生了用照片记录贵阳变迁的念头。
  • /
    巷子越走越深,底片也越积越厚,张赐安已经不再满足于走马观花式的记录。图为张赐安和巷子里的居民讨论老墙上水龙头的年份。
  • /
    自1989年起,张赐安制定了一份详细的拍摄计划,内容涉及城市变迁、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特殊历史事件、民风民俗、百姓家庭生活等12个类别,每个类别中又细分多个行业,预计拍摄周期为20年。张赐安打算建立一个“老贵阳档案馆”。
  • /
    这些年间,张赐安习惯用单车代步,当三脚架。他拍了多少个胶卷、换了几部相机已无从求证,倒是丢了7辆单车记得最清楚。张赐安回忆,他骑着单车去老巷里溜达,常常一入巷子、举起相机就忘记回头,等再想起的时候,车子已经不见了。
  • /
    在张赐安家中的冰箱里,储存有500多个未使用的胶卷,国产“公元”牌黑白胶卷是他的最爱。
  • /
    由于是史料性记录,在拍摄的同时,张赐安要翻阅大量书籍。
  • /
    残存的老东门城墙下穿麻布衣衫、抽旱烟的老翁;邮政所里排队等待远方来电的老市民;中山路土墙屋檐下开放式的小卖部;绿皮国营汽车上的售票员……一张张黑白影像或清晰或残缺,如今都安静地躺在张赐安家的老照片陈列室里。
  • /
    从1989年有意识地进行拍摄起,张赐安就计划建立一个“老贵阳档案馆”,这间老照片陈列室就是雏形。
  • /
    2009年,20年拍摄期限已满,张赐安又有了新的想法——用影像采访记录100位80岁以上的老贵阳人。他 希望用口述的方式,更生动、直观地展示老贵阳的故事。
  • /
    在过去的4年里,张赐安已经采访、记录了近50位这样的老人。
  • /
    张赐安把这些影像资料刻进光盘,形成了《收藏老贵阳 我们曾经的生活——口述老贵阳历史》系列。
  • /
    图为贵阳南明区都司路,张赐安展示了三十年前拍下的照片。这就是贵阳的变化,任老辈如何描述,也比不上小孩子亲眼所见来得真切。
  • /
    张赐安说:“一直以来,我的内心总被一种无法放下的焦虑所缠绕,贵阳这座城市的先辈,自久远以来为我们创造的一切物质和精神的东西,似乎就要被我们忘却了。”
  • /
    “贵阳是靠着历史血脉的延续与传承才走到了今天。因此,我们每一个贵阳人都应该记住老贵阳的历史。”在过去30年的拍摄路上,张赐安一直这样自勉。
  • /
    要诉说老贵阳的历史,20年、30年都太短,唯有走进老城深处才发现,总还有一些东西值得让更多人看见。张赐安说,在今后的30年里,他将继续致力于筹办和经营自己的“老贵阳档案馆”。
  • /
    午后的北横巷是一如既往的沉寂,阳光透过断墙洒进巷里,在青石板上投下长长的影子。随着时代变迁,像北横巷这样有着上百年民宅建筑的老巷子,正在淡出贵阳人的视线。而此时,张赐安正骑着单车,带足胶卷去往那里。小巷里的居民早已熟悉了这个来客,遇到他们,张赐安会乐呵呵地招呼一声:“我又来了。”

追寻贵阳的旧时光

作者/张志红
责任编辑/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8/28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