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红枫湖、百花湖和阿哈水库(“两湖一库”)是贵阳市的主要饮用水源,被贵阳人亲切地喻为“三口水缸”。雷月琴老人今年74岁,是在“两湖一库”环保基金会注册的年龄最大的志愿者。1984年,退休后的雷月琴看到贵阳穿城而过的河流水质污染越来越严重,萌发了要管管“闲事”的念头。
  • /
    清晨7点钟,拄着拐杖的雷月琴走下一级级台阶,开始了一天的“护水”行动。她要经历换乘,坐一小时公交到贵州大学蔡家关校区,沿金钟河往阿哈水库方向巡查。
  • /
    8点钟,雷月琴到达阿哈水库最大的水源金钟河边,开始管“闲事”。最初,她戴着遮阳帽、背着一壶水,沿河见到垃圾就拣,“啰嗦”地制止那些在河边乱倒渣土和垃圾的人。她还调查污染源,并到周边宣传护水知识。
  • /
    来到草坝村水段,面对村中“鱼塘占河道”的现象,老人忧心忡忡。鱼塘里富营养水直接排向河里,她向环保部门反映了四五次还没解决。遇到污染问题,她就执拗地给相关单位打电话,直至听到“我们马上整改解决”的答复。“我就是要那些排污水的人知道,他们的行为是行不通的。”收起电话,老人还在念叨着。
  • /
    遇到河道打捞工潭师傅,雷月琴递给他一双水胶鞋。“潭师傅家庭条件不好,脚上的皮鞋天天被水打湿,也没有鞋换,我专门上街给他买了双胶鞋。”
  • /
    说着说着,雷月琴突然看到一位市民正在河中洗扫帚、垃圾铲,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制止:“老同志,不能在这里洗,这水要淌入阿哈水库的!”市民听了劝阻后默默离开。
  • /
    上午10点钟,老人来到靠近阿哈水库的第一个值守点,和值班的志愿者巡视了一段,成功劝阻几个垂钓者。刚坐下来歇歇,女儿的电话就追来了:“妈,你怎么又去巡河啦?你的腿……”“没事,没事。”雷月琴急忙挂断电话,怕女儿担心。雷月琴说,她的3个孙子也注册为环保基金会的志愿者了。
  • /
    前两年,雷月琴在去水库送环保资料的路上,不小心拉伤了右膝关节,加上旧伤复发,卧床了一个多月。拄拐后,老人无法每天去河边巡查,只能每隔一天和其他志愿者轮流巡河。
  • /
    中午,雷月琴在贵州大学的食堂要了一份五元钱的快餐。饭后,她再次来到河边,用拐杖捞起水中的塑料袋、烂菜叶等。
  • /
    雷月琴遇到了另一位巡河的志愿者,他对带伤工作的雷月琴很是敬佩。
  • /
    下午1点多钟,她坐上公交车回家了。雷月琴说,她管“闲事”常遭人白眼,被骂“神经病”。一次,她遇到有人在河边杀兔子,直接把内脏抛向河中,她赶忙上前制止,那人竟恼怒地挥着刀逼过来,幸好大家合力制止了。
  • /
    回到家,老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膝盖擦药,走了大半天的路,膝盖难免有些吃不消。然后,雷月琴开始写当天的护水日记。
  • /
    打开CD,听一首贝多芬的交响乐,雷月琴习惯于这样舒缓一天的疲惫。听音乐、爱看新闻杂志、研究诗歌……尽管雷月琴的退休生活十分丰富,她却更乐于当一名辛苦的护水员。正是在她的建议下,贵阳市创建了母亲河保护的新模式,全民“认领”河流,认领团体或家庭组成志愿者巡河小组,对上百条河流行使水环境保护监督权。如今,已经有400多个市民加入了这个志愿者队伍。

护水员的一天

作者/刘辉
责任编辑/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8/29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