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贵州广袤的山地下面,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世界。那儿黑暗、封闭,隐藏了贵州遥远的过去,充满了各种神秘传说——这就是贵州的洞穴。
  • /
    贵州驼峰航线洞穴考察队,就是探访洞穴的这么一群人。考察队的队长名叫李明松,同时也是中法洞穴协会理事。他告诉记者:“我们去过的洞穴,都会进行测量。9年来测量过大大小小的洞穴已经超过200个。去年10月我们和法国洞穴专家一道,对绥阳双河洞进行了一周的科考,收集了大量的珍贵数据。”
  • /
    在清镇市流长乡凹河峡谷上,洞穴探险队员正在检查绳索等装备,他们即将通过单绳技术,从两百多米高的悬崖上进入一个位于岩壁中央的洞穴——高洞。考察队通常选择位置险峻的洞穴进行考察,因为这样的洞穴鲜有人类活动,科考价值高。
  • /
    时下正是洞穴考察的黄金时期,稀少的降水使溶洞变得更加安全。下洞前,队员们都会花半小时时间,认真穿戴探洞安全设备:上升器、下降器、挽索、锁具、头盔等,并互相检查。
  • /
    考察队员们使用单绳进入位于悬崖中部的高洞。
  • /
    “每个装备的顺序、位置、方向都不能出错,在洞穴探险中,一个细小的疏忽都可能是致命的,只有在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进行洞穴考察。”图中考察队员在运用绳索下降到洞穴下层阴河。
  • /
    洞穴中行进并不轻松:潮湿的空气让脚底异常湿滑,头顶尖利的钟乳石暗藏杀机。有的石缝还能猫着腰通过,有的就只能匍匐爬行了。有时需要徒手攀上十余米高的岩壁去寻找下一个通道,有时又要通过绳索降入百余米的竖井深渊……完成这些,不仅要有良好的身体素质,更需要胆识和细致。
  • /
    考察队员们正在观测凹河牛洞里的一面近十米高的钟乳石“瀑布”。
  • /
    双河洞中翡翠色的地下湖。
  • /
    “洞穴中还有蜘蛛、蜈蚣、阴螫、盲蛇等‘原住民’,它们的眼睛虽然退化,但仍是一流的掠食者。洞穴里没素可吃。”队员蒋勇半开玩笑道。
  • /
    考察队员对一具已经钙化的人类头骨进行拍照。
  • /
    这是一种用发光细丝来捕食的洞穴生物。
  • /
    洞穴中美丽的石膏晶花。
  • /
    由于缺少保护,贵州洞穴现状不容乐观。像这种亿万年才形成的乳白色石膏晶花,往往被人整块敲下,以1块8毛钱100斤的价格卖出,做成墙灰或者粉笔。队员李军无奈地说:“洞穴很脆弱,一旦破坏了就很难恢复。洞穴中的生物都是独立进化的,环境稍有改变,整个物种就灭绝了。”
  • /
    考察队员们在一尊地藏菩萨的塑像前整理雷子洞的测量数据。当地人相信这个洞能通往地府,因此在洞口附近建造了大量塑像,用来震住那些黑暗中的魑魅魍魉。考察队员们认为,这个洞穴极有可能与双河洞相通。
  • /
    “我们对洞穴的考察主要是测量,当发现洞穴生物、动物遗骸、人类的遗址、或者是远古海洋生物化石时,我们能做的仅仅是拍照。如果有更多专业人士加入,我们的洞穴考察还能收获更多。”队长李明松说。

洞穴探险者

作者/周元杰
责任编辑/杨小淼
责编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8/31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