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作为一名中学政治教师,今年49岁的陈正军借助周末和假期用镜头记录蝴蝶影像已近二十个年头,足迹遍布贵州各地。从早期胶片到当今数码累计十多万张底片,拍摄收集贵州境内蝴蝶种类近300种。在其镜头中还曾拍摄到世界上公认体积最大的“帝王蝶”金裳凤蝶和体积最小的黄斑弄蝶。
  • /
    暖阳下,贵阳市花溪十里河滩国家湿地公园里,休闲人群络绎不绝。陈正军带着十岁的儿子,找到一片花海,或趴地或仰卧、或微距或长焦,将一张张色彩斑斓、动态迥异的蝴蝶照片定格在相机中。
  • /
    “蝶为才子之化身,花乃美人之别号”。作为一名传统文化的爱好者,陈正军回忆的是十几年前读到清代张潮的《幽梦影》中的一句名句,竟没想到后来自己和蝴蝶结下如此情缘。(图为“帝王蝶”金裳凤蝶)
  • /
    “我出生的贵州群山环抱,素有‘山国’之称,山中孕育着无数的生机与精灵,蝶儿无疑是它们中的代表”。多年来陈正军怀着对家乡山水的迷恋,以及对生态的关注,跋山涉水,游走在“追蝶”的路上,乐此不疲。(图为黄斑弄蝶)
  • /
    陈正军称自己能拍摄到最大“帝王蝶”金裳凤蝶可说是一种机缘。(图为“帝王蝶”金裳凤蝶)
  • /
    2010年11月份,陈正军像往常一样背着相机来花溪一山林采风,突然一只体型硕大,色彩独特的蝴蝶从头顶飞过,蝴蝶的周围还围着几只小鸟一道飞行。“从未见过,我当时既兴奋又紧张。”陈正军谈起当时的情景时说。
  • /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再遇“帝王蝶”是在两年后,在和影友前往都匀采风时。“巡游”式的飞行说明其身体笨重,优美的飞行姿态多半是凤蝶种类,“长期关注蝴蝶,看书学习给了我第一直觉判断”,但在荆棘密布的山林里,为拍摄到这只“帝王蝶”,陈正军还是苦苦跟随了近五个小时。
  • /
    多年的专注和潜心研究,陈正军根据蝴蝶的种类和习性总结了不少拍摄的技巧。除了拍摄贵州蝴蝶的种类,近年来他还重点关注蝴蝶的生长环境,以及自然界生态的平衡等问题。(图为燕凤蝶)
  • /
    蝴蝶被公认为自然界会飞的花朵,小小的蝴蝶却能提供气象资源,衡量一个区域生态保护的状态;作为贵州少数民族聚集的苗族银饰和布依族蜡染等,也常取蝴蝶作为素材图案。(图为枯叶蛱蝶)
  • /
    “能通过我的镜头让更多的人去关注生态,爱护自然是我拍摄的动力”。陈正军说这是他能为家乡所做的事情。(图为巴黎翠凤蝶)
  • /
    陈正军称自己曾在跟踪拍摄一对蝴蝶交配时,亲眼目睹了两只粉蝶在交配后,公蝶双翅渐渐变暗色、不久死亡的场景。“蝶的命运其实很凄苦短暂,有些蝶从出生到死亡也就一周的周期”。(图为尾纹凤蝶)
  • /
    陈正军称自己拍摄蝴蝶的近二十多年里,自己从未做过一次蝴蝶标本,更没有网捉过一只蝴蝶进行摆拍。“我没有伤害它们的权利,因为它们留给我的镜头有太多的美”。
  • /
    目前,在陈正军的带领下,全省已有近百影友逐步投身到“蝶友”的行列。陈正军也正为即将出版的科普图书《贵州常见蝴蝶图鉴》做着准备。
  • /
    “相对于周边省份,家乡贵州对蝴蝶的关注和发掘已经起步较晚,但好在已有更多人正在或即将加入进来”,陈正军说。(图为高原上的黑脉蛱蝶浅型种)

摄影师的蝴蝶情缘

作者/张志红
责任编辑/张雯
责编邮箱/zhangwen1@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9/09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