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9岁那年他初中毕业,学历是当时全村最高的。因为个性踏实又能吃苦,他被推荐到乡邮局马班邮路,成为一名代办邮递员。马班邮路被定义为“用马驮着邮件按班投送的邮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由于部分乡村不通公路,不通电话,以马驮人送为手段的邮路就是当地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途径。
  • /
    赛里哈孜·热合曼是哈萨克族人,也是乌鲁木齐市唯一的马背邮差。从19岁起,他已经在马背上度过了38个春秋。
  • /
    在乌鲁木齐市米东区柏杨河哈萨克民族乡,赛里哈孜负责6个村子的邮递工作。这些村庄分布在天山北坡,海拔从650米到4233米不等,村与村之间相隔几十公里。要完成投递任务,必须骑马。
  • /
    有时候,周一领取的邮件,星期四才能送完。像这样一份派送单,足够赛里哈孜忙活好几天。
  • /
    给一个村子送信,就算骑马也要翻过几座山才能到达。如果是步行,恐怕一天也到不了。
  • /
    这些山路,赛里哈孜再熟悉不过了。它们见证了他娶妻生子,从一个帅小伙儿变成三个孩子的父亲。 如今,他的两个女儿已经出嫁,小儿子也长大成人。
  • /
    夏天,小儿子经常骑摩托车带着父亲去送信。到了冬天,大雪封山,赛里哈孜只能骑马。“要是有机会,我愿意接父亲的班,继续走马班邮路。”小儿子说。
  • /
    在一次送信途中,赛里哈孜意外摔伤,导致右腿至今留下一道伤疤。由于长时间暴露在风雪中,他还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
  • /
    “每当我把报纸和邮件交到乡亲们手里的时候,看到他们那个高兴劲儿,我的心里也就乐开了花。”赛里哈孜说。
  • /
    哈萨克民族非常好客,有时候村民会留他喝杯奶茶再走。乡亲们的一支烟、一杯奶茶能让赛里哈孜回味好一阵子;投宿牧民家中,一碗酒、温暖的炉火就能给他一个香甜的梦。
  • /
    按要求,把邮件、包裹等送到乡政府,再取走需要送到城里的邮件,就算完成了任务。但赛里哈孜总要绕道而行,一路上收取乡亲们需要寄出的信件、包裹等,遇到邮资不足的邮件,他还会自己掏钱补足。
  • /
    赛里哈孜把他和他牵着的马变成了“流动邮局”。早些年,乡村里还没有通电话,他还帮乡亲们打电话、接电话。
  • /
    那时,通讯设备匮乏,牧民们主要靠书信联系。手机普及后,信件相比以前少了很多,邮件主要是包裹、杂志、报纸和大学录取通知书。
  • /
    虽然被当地村民称为“马背上的信使”,赛里哈孜却是一名地道的临时工。他没有邮局编制,没有工装,没有社保,就连邮包也很多年没换过。家人都曾劝他转行干点别的。
  • /
    工作之初,赛里哈孜每个月的工资是36元。如今38年过去了,他每个月也只有1200元钱,光是买马饲料就要花去近200元。
  • /
    作为乌鲁木齐市最后的马背邮差,赛里哈孜说:“我把一辈子都交给了马班邮路,马班邮路把乡亲们和外面的世界连在了一起……我会一直走到走不动为止。”

天山下的马背邮差

作者/马旭
责任编辑/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9/13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