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西藏那曲地区,有一个村子,那里的人们依然过着集体化的生活,沿用着人民公社时代的工分制:一起干活、挣工分,年底算账。村里有一个老裁缝,每天踩着缝纫机挣工分,已经有几十年了。
  • /
    村子叫“曲布村”,位于那曲地区申扎县、可可西里腹地南面。这条通往申扎县的路,一下雪就“不见了”。
  • /
    路边,几只藏羚羊在自由地奔跑,当地人叫它们“白屁股”。
  • /
    这就是曲布村,安静、悠然,与世隔绝一般。天空的云朵,仿佛伸手可以摘下。
  • /
    进入村子,只看到少许过往的藏民。这里的宁静,让人不忍心打破。
  • /
    曲布村依然是大集体经济,男人都出门挣工分去了;女人留在家看孩子,也有工分。
  • /
    这片绿色对于身处高原的曲布村而言很珍贵,由于海拔高、生态脆弱、环境气候条件恶劣,这些青稞苗费了村民很大心思才种活。
  • /
    他就是我们进村寻找的对象——56岁的扎巴老人,一位申扎县远近闻名的老裁缝。这台老缝纫机是60年代置办的,老人双脚有节奏地踩着缝纫机的踏板,手中不停地操作,“哒、哒、哒”的机声在耳边响起。
  • /
    扎巴老人向我们展示他做的衣服。他人是集体的,做的衣服、围裙也是集体所有。靠缝纫每天挣工分,扎巴老人年底可以分钱分物。
  • /
    淳朴总是与落后相连。曲布村里只有一个电视信号接收器,但经常没电。
  • /
    扎巴老人点烟不用打火机,随身带的是自制的火镰。火镰是一种起源于铁器时代的取火器物。最初的火镰就是一块铁板,用火镰与石头相击冒出的火星点燃易燃物便可取火。后来为了方便击石,将铁板做成弯弯的镰刀形状,因而得名“火镰”。藏民往往将火镰加以装饰,作为饰物挂在腰间,方便野炊和抽烟时使用。
  • /
    用火镰点烟,扎巴老人动作熟练。取火的过程是这样的:反复摩擦火镰与火石使之发热,然后用力猛击火石,产生的火花点燃垫在火石旁的火绒(用干燥艾草或棉絮等制成的引火物)。上世纪40年代时,我国山西、河北等广大农村取火的主要工具还是火镰。随着火柴、打火机的问世,火镰取火的方式逐渐被取代,现在已很难见到火镰的踪影。
  • /
    扎巴老人身上的缝纫工具原始而简陋。这些长针是他自己打磨的,线也是他自己捻的。如果不是恢复集体化生活,扎巴早已放下用了几十年的缝衣针了。
  • /
    扎巴老人没有徒弟,没人愿意学这个,等他去世后,这门传承了几代的老手艺,恐怕就后继无人了。
  • /
    年轻的姑娘们穿上手工围裙,总觉得别扭——老款式、老针脚显得过时。她们更喜欢县城里大工厂生产的藏装。那些服装面料轻,做工也精细。扎巴现在主要给县里的演出团体做演出服装。在这个古远的村庄,曾经量体裁衣、颇受欢迎的裁缝,面对工业大潮的冲击,不可避免地走向没落……
  • /

大集体和小裁缝

作者/何川
责任编辑/刘静
责编邮箱/liujing@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09/22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