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们是一群默默无闻的剧团演员,他们,还在追梦的路上……
  • /
    暮夏的一个周末夜晚,广东省惠州市永湖镇虎爪村一所学校的操场灯火通明。这儿聚集着数百名村民,呐喊声伴随强劲的音乐节拍在山谷中回响。
  • /
    在村民对面的木质篮球架下,一群年轻男女在简陋的舞台上舞动着。这是惠州歌舞剧团的“2013送戏下乡巡回演出”其中一站。在他们的演出排期表上,今年像这样的演出将在惠州的乡镇村落上演一百多场。
  • /
    如果去除法定休假日,演员们平均每三天就有一场演出。不论是高潭的高山或是大亚湾的海岛,演员们所到之处,观众的掌声和喝彩声都会不绝于耳。为了让更多父老乡亲能欣赏到精彩的文艺演出,歌舞剧团甚至一分为二,两组人马分别准备十几个文艺节目在不同地点巡演。
  • /
    “我们要么在下乡演出的舞台上,要么就在下乡演出的路上。”一名舞蹈演员笑着说。
  • /
    除非天气太恶劣,否则演员们的行程是雷打不动的。有时候连续两周在各个县区乡镇奔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几年下来,他们都成了惠州通。
  • /
    30多人的演出小分队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除了负责演出,还要独立完成舞台的装卸和搭建。几年下来,从演员到施工队员的角色切换对他们来说都是信手拈来。
  • /
    1989年出生的梁博来自江西,他的男高音唱得好,舞台装卸技术也是一绝。他的老家在江西,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歌舞剧团。他生性乐观,经常自拍,队友开玩笑说他非常自恋。
  • /
    每次赶到演出现场后,时间都很紧张。女孩们会去准备服装以及化妆,装配舞台的重任就交给男同胞们。简易的舞台音响和灯光铁架,10多个男壮士半小时就能搞定。
  • /
    由于演出场地大多是露天的,所以每次演出都会遇到一些令人烦恼的状况,比如,上厕所和换衣服。
  • /
    女孩子们往往一下车就先去落实厕所的位置,找个草丛秘密解决也是常有的事情。
  • /
    在惠州歌舞剧团工作了10多年的资深舞蹈演员杨绚认为换衣服是一件非常烦恼的事。“化妆造型可以席地完成,换衣服可不行,有时候服装室就设在昏暗土坯房内,除了抵抗蚊子,我们还要和偶有出现的偷窥者斗智斗勇,真是忙死了!”
  • /
    “送戏下乡”对这些专业的文艺工作者来说是个小舞台,但是演员依然努力在这个命题里寻找自己的价值和理想。
  • /
    剧团的舞蹈演员范玉君是个90后,面容姣好,曾经是一名平面模特,在惠州某届旅游小姐大赛拿过亚军。但她却半路出家,转入了舞蹈行业。她说,平面模特的生活太浮躁,不够踏实。她希望不凭借外形,而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地挣生活。
  • /
    范玉君来自单亲家庭,和母亲以及两个姐姐相依,家境并不好,上不起大学,只能去艺校。自从她成为舞蹈演员后,家里的经济情况有了很大好转。也曾有一些有钱有权的人追求过她,但她始终不为所动。 她只想找一份踏踏实实的感情。
  • /
    “很多人认为我们收入颇丰,其实工资加上补贴也只有几千元。生活总有不如意,但梦想不会凋谢,我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让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者,可以跳舞给更多的人看。”范玉君说。
  • /

上山下乡的演员

作者/周楠
责任编辑/于晓丹 杨小淼
责编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10/10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