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格状的盐田铺满浅水、银光闪闪,一堆堆盐山好似白塔,盐工们顶着烈日在盐田中不停地穿梭,略带咸味的海风和空气扑鼻而来,这是温岭最后的盐场——苍岙盐场。
  • /
    苍岙盐场位于温岭的石塘镇,靠近东海,盐田共有700多亩。这里的农民依然沿用着古老且传统的制盐方式——“盐田法”,即用海水晒盐。盐民们将海水引入盐田,利用日光和风力蒸发浓缩海水,待盐度饱和后,食盐便结成晶体,过程平静而自然。
  • /
    这片盐场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上世纪70年代,国家发出“发展盐业”的号召。苍岙盐场是由石塘镇的4个村共同围塘建设起来的,当时被称为“箬山盐场”。在盐户们的齐心协力下,苍岙盐场逐渐成为浙东先进盐场。
  • /
    晒盐要靠天吃饭,盐民最怕的是下雨。只要有太阳,盐田便会结晶,他们便有收入。最热的7、8、9月,正是晒盐的好时机,光照强烈,气温高,水分蒸发快,出的盐品质好。
  • /
    为了多利用白天的阳光,清晨,盐民们已经开工了。天气热,早点开工也会舒服点。
  • /
    盐场女工的比例很高,为了减少阳光的灼晒,她们用斗笠、围巾和长袖衣裤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 /
    晒盐、推盐、装筐、挑盐,每天,盐民们穿着高筒胶靴在盐田里忙来忙去,浑身都是盐花子。年轻人不愿意干这种苦差事,一些盐民岁数大了,干不动活,就退出了。2012年,苍岙盐场的盐民还剩下80户左右,大都是五六十岁的人。
  • /
    盐田由当地农民承包经营,一般是夫妻俩共同照看盐田,只有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会雇一些临时工协助挑盐等。
  • /
    苍岙盐场仍沿用肩挑、手抬的原始工艺,一担盐约150斤,每挑一担盐,挑盐工能挣1元至1.5元。挑盐工一天能挣多少钱,得看那片盐田的产盐量了。据盐民介绍,一亩盐田可产盐3000斤左右。
  • /
    流淌的汗水时刻陪伴着每一个盐工。被太阳和海风赐予的黝黑的肤色,成了他们独特的标志。他们挑着晶莹的海盐,也挑起一份生活的希望。
  • /
    海水堆成了一座座白花花的盐山。要知道,得经过20多道工序,才把100斤的海水晒成1斤盐。
  • /
    盐田出的盐,一般现场称重装袋销售,主要用于本地的加工腌制食品行业,不过一斤才卖四五毛。
  • /
    由于盐价长期在低位徘徊,加上井矿盐、湖盐的冲击,晒盐的收入微薄。这也预示着盐田的没落。
  • /
    随着各地沿海开发步伐的加快和地方盐业市场的整顿,这一古老的作业方式将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2002年,苍岙盐场被批准废盐转产。目前,这片盐田已有1/3左右被填平,计划被改建成石塘旅游集散中心,或开发成酒店。
  • /
    盐田的废弃让盐民们既不舍又无奈。他们说,跟盐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失业后,不知道该靠什么养家了。
  • /

终将消失的盐田

作者/若水了了
责任编辑/刘静
责编邮箱/liujing@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10/16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