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每个城市都有这样一道风景:在车流人流密集的路口,衣着显眼的交通协管员随着红绿灯的闪烁律动起来,清脆的哨音、挥舞的手臂在人流中一起一落。他们没有执法权,对违规的行人和车辆只能出言相劝,却是辅助交通有序进行的重要力量。
  • /
    在乌鲁木齐市交通协管员的队伍中,以中老年人居多,他们可能是曾经的下岗职工、务工农民。在这些面孔背后,大多有着并不富裕的家庭。
  • /
    阿不列孜,51岁,做交通协管员11年。本来,她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但因为家里花销大,不得不再干几年。
  • /
    阿不列孜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明年考大学,大儿子参加工作不久,领了结婚证却没钱办婚礼。目前一家4口人租住在60平米的公租房,每月房租150元。
  • /
    薛平,乌鲁木齐交通协管队队长,曾是某国营单位下岗职工,入行11年。
  • /
    薛平每天早晨8点上班,下午3点下班回家做饭。由于嫌外面的饭太贵,他早上都是吃得饱饱的才出门,中午那顿饭省了。
  • /
    薛平的妻子也在公益岗位工作,夫妻俩每个月的工资是2400元,除去1000元房租,仅剩下1000多元生活费。
  • /
    由于工作表现优秀,薛平多次被单位评为先进模范。很多时候,这份荣誉多少能弥补一下薛平对工资的遗憾。
  • /
    薛平有一个25岁的独生女,毕业4年了一直没找到一份像样儿的工作。薛平和妻子不得不更努力地为女儿准备嫁妆,希望她嫁个好人家。
  • /
    戴小刚,57岁,下岗工人,妻子是一所幼儿园的老师。在街坊邻居眼中,这对夫妻是十分了不起的人物,靠每个月2000元的收入,把两个孩子都培养成了研究生。
  • /
    两个孩子结婚后,戴小刚肩上的担子轻松多了,但他闲不住。他说,这份工作能够引导市民遵守交通规则,也锻炼了身体。本来,协管员都是手持小红旗指挥,由于行人赶路匆忙常发生碰撞甚至争执,2011年之后再没有下发小红旗。
  • /
    12月10日,乌鲁木齐室外温度降到了零下10度,交通协管员只得轮流找地方休息取暖。这时,他们会聊一聊行人闯红灯,甚至给他们抛白眼的委屈事儿,发发牢骚,再相互安慰。
  • /
    戴小刚说,手套不太防寒,很多同事的耳朵和手上都生了冻疮。现在乌鲁木齐市其他公益性岗位都增加了200元的生活补助,交通协管员却没有,他们心里难免失落。
  • /
    阿依古丽,43岁,丈夫是城市执法局的协管员。此前,夫妻俩做过小生意,但几年下来根本不赚钱,索性都做了协管员。
  • /
    阿依古丽至今未育,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她迟迟不敢要小孩。相比于做一个高龄产妇的风险,她更担忧孩子生下来却养不起。
  • /
    协管员的工资虽然不高,但来之不易。阿依古丽说,城市困难人口还很多,她一定要珍惜这个岗位。等条件再好一些,她和爱人也打算生个可爱的宝宝。
  • /

成为交通协管员

摄影/马旭 责任编辑/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3/12/18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