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07年夏天,都江堰女孩Desperado Wong(网名)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随后便进入了重庆当地的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每天在规定时间上班,在规定地点上班,拿着固定数量的薪酬,听着办公室其他女同事谈论着下班后该去哪个百货商场买鞋。
  • /
    虽然工作比较单调,但是事业单位的待遇毕竟不错。然后有一天,Desperado突然意识到这绝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于是她走进领导办公室,提出了辞职的请求。
  • /
    对于Desperado的选择,她的父亲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对态度。父亲在家中一直比较强势,甚至说出了“如果辞职就断绝父女关系”的话。但是Desperado的决心比父亲更加坚定,最终她还是辞掉了工作。从那一天开始,父亲便真的不再接Desperado的电话,也不愿见她了,甚至还打算去重新领养一个孩子。(本图由Desperado提供)
  • /
    离开重庆后,Desperado来到丽江,她在一个小院的一间小屋里住了下来。Desperado在丽江有很多朋友,在丽江的半年时间里,她每天睡到自然醒,醒后就去朋友的店里帮忙卖碟,或者陪一些会唱歌的朋友去街头卖唱,虽然Desperado的任务仅仅负责收钱而已。晚上,Desperado还要去朋友的酒吧帮忙。
  • /
    Desperado在丽江最好的朋友是一名摄影师,他有个名气很大的摄影工作室。Desperado非常喜欢到他的院子里喝茶、晒太阳、逗狗,欣赏他珍藏的许多在大陆买不到的摄影画册。Desperado还经常跟他一起约外国美女拍照。这段经历,成了Desperado日后开始独立摄影的启蒙课。在丽江的最后的一段时间里,Desperado已经开始承担一些摄影助理的工作了。
  • /
    回到重庆后,Desperado开始从事婚纱摄影。 摄影师的收入非常不稳定,不能跟以前的事业单位相比。尤其像Desperado这样“无组织”的自由摄影师,只能勉强解决温饱问题。
  • /
    谈起自己为什么会选择摄影这条路,Desperado说:“我非常喜欢机械类的东西,后来有了相机就经常自己拍着玩。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偶然的事件让我突然爱上摄影。久而久之才发现,自己拍照比普通人要好那么一点点。”
  • /
    这些年,Desperado去了不少国家,其中大多数是位于东南亚的热带海岛国家。她说,自己最喜欢柬埔寨。(本图由Desperado提供)
  • /
    Desperado曾独自一人从重庆开车到色达。当天晚上,她睡在山顶会议室的地上,当地居民借给她好几床被子盖,但是仍感觉非常寒冷。半夜,她一个人背着相机爬到后山看夜景。虽然内心有些恐惧,但是恐惧很快便被眼前景象所带来的震撼替代了。(本图由Desperado提供)
  • /
    摄影对Desperado来说,是生命,是生活。摄影之余,她还喜欢篆刻、绘画、读书。作为家门口书店的常客,她爱读的书目非常多,哲学、古诗文、推理、天文物理、散文游记,几乎没有不喜欢的。
  • /
    一个人生活,需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对于家常菜,Desperado基本都会做,她最拿手的是水煮肉片、糖醋排骨、麻辣火锅。
  • /
    如今,Desperado的选择逐渐被家人理解,她和父亲也已和好如初。她也曾想过去北京、上海发展,但是考虑到生活圈子在重庆,再去其他城市重建人际关系未免繁琐,最终还是放弃了。“我都28了。”Desperado说。
  • /

追寻摄影的女孩

摄影/源形毕露(微博ID:源形毕露)
Desperado(微博ID:desperadowong)
责编/杨小淼 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9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