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她一心想要高考,却因文革错失考学机会被下派农村;她梦想成为画家,却阴差阳错进入部队。古语有云:“五十知天命”,而对于滕鲁川来说,五十岁是她生命的分水岭:50岁之前,她是部队里的“滕工”;50岁以后,她成了学生口中的“滕滕老师”,开始了离岗后人生第一次创业。
  • /
    滕鲁川生于6月1日儿童节,母亲记住了小女儿的生日。在那个年代,母亲记不住孩子的生日是常有的事。滕鲁川2个弟弟的生日就是后来取的:大弟弟取了3月27日毛主席视察某煤矿的大喜日子作为生日,而小弟弟则取了西方的愚人节的第二天4月2日作为生日。由于滕鲁川父亲重男轻女,女儿出生时,他看都没看一眼。后来,女儿沿用了爸爸为儿子准备的名字“鲁川”。
  • /
    滕鲁川小时候最开心的事是给父亲上街打酒,每次都会剩下两、三分钱作为打赏,滕鲁川全用来买一分钱一张的画片。
  • /
    滕鲁川读书刻苦、喜欢画画,一心想上大学,却赶上文化大革命去了农村插队。后来,她又错失读美术学院的机会,进入部队工作。滕鲁川告别了她的画家梦。
  • /
    1999年,滕鲁川被单位安排离岗,彻底离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部队。被分配至新单位后不久,她再次离岗,这一年她50岁。
  • /
    深思熟虑后,滕鲁川决定利用美术特长,开办艺术辅导工作室。对于这样的“折腾”,同事、朋友有各种说法,滕鲁川全然不顾,决定坚持下去。
  • /
    滕鲁川爱美术,也爱孩子,这段缘分似乎从她出生在儿童节时就结下了。自这个艺术空间开班以来,滕鲁川几乎投入了全部的精力。
  • /
    最初,滕鲁川只有1个学生。如今8年过去了,滕鲁川前前后后共教过200多名学生,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4岁,最大的已经50岁。
  • /
    滕鲁川的学生中有不少考入了重点艺术院校。对于家庭贫困的学生,她答应免费培训,但要孩子考上大学后来这里做一段时间的义工。滕鲁川说,她不希望自己带出来的孩子“不劳而获”。
  • /
    开空间、写博客,滕鲁川在网络空间里十分活跃。几乎每一个学生的成绩和进步,都能在她的空间里找到痕迹。
  • /
    滕鲁川与姐姐(左二)、爱人(右一)、女儿(左一)聚餐。滕鲁川的女儿出生不久后被诊断为“先天性小儿脑瘫”,她带着女儿四处求医,并帮助她读完了电大的本科。2005年夏初,带着女儿几次求职碰壁之后,滕鲁川听说有一场政府组织企事业单位面向弱势群体的招聘会,母女俩立即带上各种证书赶去参加,终于等来了一家事业单位的录用通知。
  • /
    在旁人眼中,滕鲁川是一个坚强的母亲。为了让女儿今后有人照顾,滕鲁川和爱人又生了一个健康的儿子。
  • /
    在滕鲁川的培养下,儿子11岁便在重庆举办了个人书画展,后来考入了人大艺术学院,现在北京一家传媒公司工作上班。
  • /
    滕鲁川的工作室里挂满了学生们的作品,这里面有她儿时的梦想,也是她后半生的事业和骄傲。
  • /

人到五十,创业未晚

摄影/源形毕露(微博ID:源形毕露)
责编/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10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