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7岁的成都女孩胥正霞是一名幼儿园教师,每天打扫、备课、写观察记录,给孩子们穿衣脱衣、喂饭、如厕、守睡、上课,至今已有7年了。做着繁琐的工作,拿着每月2000多元的低薪,还要忍受社会的一些误解,她曾想过转行,但终究没有离开,因为,和孩子在一起,每天开开心心的,她喜欢这种单纯的快乐。
  • /
    胥正霞是一名直属机关幼儿园的教师。对于大学修读学前教育专业的她来说,成为幼儿园老师是顺理成章的事儿。2006年底,她在这家幼儿园实习,2007年毕业后一直在这里工作。小朋友们都叫她“小胥老师”。
  • /
    这家公立幼儿园一共分为15个班。胥正霞带的是年龄最小的婴班,班上有25个孩子,平均年龄2岁多。
  • /
    胥正霞每天的工作很繁琐:打扫、备课、写观察记录,给孩子们穿脱衣服、洗手、喂饭、入厕、守睡、上课、锻炼……婴班重点是帮助小朋友熟悉幼儿园生活,培养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
  • /
    小孩子总是天真可爱,胥正霞回忆说:“有个孩子边吃饭边睡觉,坐在椅子上小脑袋东摇西晃的。上厕所他要求自己提裤子,然后很高兴地让我看,结果他只把外面的裤子提起来了,里面的裤子全在下面。”
  • /
    在胥正霞眼中,每个孩子性格都不一样,带的方法也不同。她叫好好,老师们都叫她“好妹”,“刚入园时,她胆子小,害怕或者犯了错,会一直把头埋着,不管怎么叫都不抬头。她也好面子,摔倒了,不会叫老师扶,也不会自己站起来,她需要你先伸出一只手,然后自己扶着站起来。她需要你给她一个台阶,一种你随时在关注她的感觉。”
  • /
    婴班的孩子比较乖,没有大班孩子那么闹腾,但他们情感需要特别强烈,小小年纪离开父母,分离焦虑症比较明显,胥正霞会尽可能在生活和情感上满足他们。在孩子面前,她更像个大姐姐,或者他们的妈妈。现在,好好经常跑来抱着她,在她身上蹭,这是她表示亲昵的方式。
  • /
    不过,小孩子天性好动,偶尔也会惹来麻烦。“以前遇到过孩子之间互相推揉,结果摔破头去医院缝针的情况”,胥正霞说,“如果家长理解老师,基本上不会责怪什么,但是我们心里会很难受、内疚。一般在组织活动时,我们会仔细检查活动场,避免有尖锐物品或者危险物品存在。对一些玩得过于兴奋的孩子,我们会提醒,或者让他休息一会儿继续玩。”
  • /
    对于媒体上报道的幼师虐童事件,胥正霞直言这些个案损毁了幼师的形象:“我身边真的少见,老师说话声音大点儿、拍几下手掌都算严重了,一般我们还是倾向于激励教育,例如用糖果奖励孩子,孩子的积极性很快就调动了。我们这里的老师都是正规军,幼儿园业务会议上会随时通报全国性事件,在这方面我们看得很重。”
  • /
    七年了,胥正霞的月工资只有两千多,她不是没有想过转行。“孩子们,特别是一些性格孤僻的孩子,最后很依赖你。早上来幼儿园和下午放学,他们远远地就朝我招手,大声叫着我的名字,甚至飞奔而来。很多小朋友毕业后,还带着小卡片、小饼干、红领巾回来看我们”。一想到这些,她就舍不得离开。
  • /
    除了孩子们的爱,在工作中,胥正霞还收获了三个好闺蜜,课余之外她们经常一起吃饭、一起玩儿。
  • /
    因为长期和孩子们“混在一起”,生活中的胥正霞童趣十足,平日在家喜欢收集阿童木盒子,“阿童木是我小时候很喜欢的动画片,现在收集是想找点回忆,找回童年那种感觉”。
  • /
    作为家中独女,爸爸妈妈对胥正霞唯一的希望就是赶快找个人嫁了。这两年,身边的朋友相继结婚生子,她也开始憧憬一份美好的爱情。对于另一半,她没有什么要求,“如果非得说一个,那就是我喜欢旅游,希望他能有时间陪我,或者我爱笑,他爱照”。
  • /
    问起自己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妈妈,胥正霞笑着说,“以后有了孩子,我肯定巨温柔,对孩子肯定比谈恋爱时还温柔。可我后来一下觉得不行,太温柔了对孩子也不好,我希望孩子做个正直的人,自由追随他的兴趣,我会一直在旁边看着他,护着他”。
  • /

幼儿园的大孩子

摄影/源形毕露(微博ID:源形毕露)
编辑/刘静
编辑邮箱/liujing@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15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