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腊月风寒,新年将至,在宁夏贺兰县的一个小区门口,马红梅还在卖着炸串。十一年前,马红梅刚刚摆出炸串摊的时候,不过30出头。那时,她们一家三口人刚搬进县里最好的小区里,美好生活刚刚开始。虽然马红梅没有工作,但是凭借着好手艺,炸串摊生意倒也挺红火。
  • /
    然而,在搬到新家后的第三年,丈夫和她离婚了,留下了6万元的房债。从此,上学的儿子、欠债的房子和小小的炸串摊子,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 /
    每天傍晚,马红梅会准时到小区门口出摊,从下午6点半一直站到晚上11点。离家前,马红梅会叫儿子过来“干活活”,也就是帮她擦车。尽管儿子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但马红梅还是习惯用这样的叠音词。
  • /
    街上卖的炸串在外观上没有太大的差别,差别就在蘸酱的味道。每天,马红梅都要熬制自己的“秘制蘸酱”,这也是她的炸串大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 /
    在儿子考上大学的时候,学校老师告诉马红梅,可以到户口所在的村里或县团委要些贫困大学生补助。可是马红梅从去年跑到现在,来回不知跑了多少趟,还是没有结果。
  • /
    儿子学习需要电脑,只能靠马红梅的母亲用卖粮凑的钱买了一台。马红梅自己也已经很多年没有添置新衣服了。每个星期,马红梅会给儿子70元到100元的生活费,但儿子经常花不完,回家后还要问妈妈想买些什么。对此,马红梅一直感觉亏欠儿子太多。
  • /
    母子俩有时候也会产生争执,比如:今天摆摊是先用半罐的气,还是先用满罐的气。当然,争执的结果往往是儿子听取妈妈的意见。有一天特别冷,儿子对马红梅说:“要不今天别出去了。”马红梅说:“你要是能站外面喝西北风喝饱,我今天就不出去了。”
  • /
    按照规定,流动摊贩要到下午6点半以后才能出摊。一次,她早出去了10分钟,就被罚了100元,罚款是从马红梅缴纳的押金里面直接扣。“如果让5点多出去摆摊,还能趁着暖和多卖一些。”马红梅无奈地说。
  • /
    卖了十一年的炸串,小区里很多人都认识马红梅了,虽然叫不出她的名字。往往在马红梅还没出摊的时候,小区门口就已经有几位老顾客在等候了。
  • /
    在家时,马红梅常常会想起很多伤心事,但是一到外面摆起小摊,她的心情立刻就会好很多。“在外面说着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就是希望,现在比那些年好多了。”马红梅说。
  • /
    一般到晚上十点左右,玻璃柜里摆着的满满几大盘炸串就能卖得差不多了。天气冷的时候,马红梅会提前半小时收摊回家。这一天,马红梅感冒了,儿子劝她多喝些热水。马红梅又呛了儿子一次:“我喝多了水去哪上厕所?”
  • /
    多年前,六万元的债和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几乎压垮了马红梅,但是,依靠一个小小炸串摊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马红梅坚持到了现在。如今对她而言,炸串只是收入来源,而对这个小区的居民而言,炸串已经悄悄成为了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 /

卖炸串的母亲

摄影报道/高宇婷
责编/杨小淼
编辑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22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