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中国西部城市乌鲁木齐有一支女子特警队,她们年复一年地站在反恐防暴第一线。走出警校时,这群意气风发的姑娘们头顶光环,穿过亲友羡艳的目光踏入特警队;进入营帐后,她们才发现,原来当“霸王花”并没有那么简单。
  • /
    乌鲁木齐特警八支队飞虎突击队有70名女子特警队员,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队员的年龄在20岁到27岁之间。
  • /
    1月14日一大早,队员们到户外集合跑步,进行基本的体能训练。每天早晨她们都要跑5千米,无论酷暑还是严冬。
  • /
    训练告一段落,有队员躺在雪地上休息。女子特警队的队员大部分是警官学校毕业的,成为“霸王花”是她们一直以来的梦想。
  • /
    跑步训练后,队员们进行擒拿格斗练习。教官指出不规范动作时,队员面露羞涩。在进行防暴演习过程中,年轻特警还不能全部掌握动作要领,想要真正执行任务,她们需要苦练4年。
  • /
    除了基础训练外,女特警还要进行射击、搏击、攀登、反劫机、营救人质、野外生存、武装泅渡等课目的训练。她们的训练是严酷的,每次训练都是向生命极限的挑战。女特警在地下靶场组装枪械。
  • /
    有队员介绍,很多警校的同学毕业后从事了别的工作,有的做生意,有的当白领。而对于这70个姑娘,当特警是她们小时候的梦想,也是走出校门的第一份工作。她们喜爱这份荣耀,也品尝到了背后的辛苦和孤独。
  • /
    龚惠,26岁,入特警队4年。龚惠的家就在营房附近不到2公里的地方,但她也只能一个星期回家一次。龚惠的丈夫也是特警队员,相比于其他夫妻,这对同行每个月能多见几面。
  • /
    龚惠的衣柜。在女子特警队,姑娘们每季的便装一般不超2套,即便这样它们也很难派上用场。
  • /
    于楠楠,25岁,入队4年。刚到特警队时,于楠楠常因为想家偷偷掉眼泪。“这里很苦,也很单调,每个刚进来的女孩子可能都会受不了。”如今,那个爱哭鼻子的女孩已经成为能力出色的老队员,4年间她只回过1次伊犁老家。“如果父母不来看我的话,她们可能都把我忘了”,于楠楠说。
  • /
    在特警队的女孩,要么单身,要么找了同行做另一半。于楠楠也在特警队交了一个男朋友,如果今年春节能放假,她打算带男友回家给父母看看。
  • /
    女子特警队的宿舍。这里除了标准化的被褥和服装外,丝毫看不出姑娘们的闺房痕迹。有的队员一条被子盖了很多年,棉花已经散开,四周都不均匀,要加入纸板才能把被子叠成四方块。
  • /
    在女子特警队里,很多队员4年都没逛过街。而每个星期,她们至少有半天的时间泡在健身房里。因此,特警队流传着一句笑话:“这儿只有男人和野人。”
  • /
    这支女子特警队在保卫边疆安全与稳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出色完成了亚欧博览会的安保工作。春节临近,她们的紧迫感在与日俱增。在过去的几个春节里,她们中最幸运的只放过一天假。对于春节无休与召回的变数,她们习惯了。一位姑娘说,在女特警的肩上,镶嵌着耀眼的荣誉,也挑起了与荣耀同等分量的责任。
  • /

边疆女特警

摄影/马旭
编辑/于晓丹
编辑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15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