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蒋长谦,现年69岁,1945年11月出生在湖南省沅江市南大镇,1991年举家迁往沅江市庆云山街道义和社区,靠在路边摆摊修表为生迄今已有52年。经历了下放农村、被拒校门、壮年丧女之痛,老蒋依然保留着生活的尊严。
  • /
    刚满17岁,老蒋便跟父亲学习修理钟表。只上过小学六年级的老蒋凭借着自己的聪颖,很快成为同行业中的佼佼者,1976年曾作为行业杰出代表给钟表同行们上过修理课,80年代初期还担任了镇个体协会副主席。
  • /
    老蒋修表的手艺好,收费也不贵,附近的街坊都愿意把手表拿给老蒋来修。尽管现在许多人通过手机确认时间,老蒋说,用表的人并没有减少,戴高端全自动机械表的人反而在增加。他主要修理机械手表、石英钟表等。
  • /
    老蒋因为修表出名,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他充满辛酸与坎坷的一生。老蒋出生才6个月,母亲就生病撒手人寰,19岁成为沅江首批知青,27岁那年因施农药中毒,患上风湿性神经炎导致双下肢萎缩,落下个终身残疾。1999年,22岁的女儿突遭车祸不幸身亡。
  • /
    提起大女儿,老蒋突然长时间沉默。虽然已时过整整15年,丧女之痛依然徘徊在老蒋心里,挥之不去。
  • /
    老蒋的儿子蒋向华,今年31岁,一直在外打工,当过保安,做过吊车推销员,2012年公差途中摔断了股骨,至今还有三根钢钉留在体内未取出,不能干重体力活。
  • /
    老蒋教过儿子修表的手艺,但小蒋却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不想修表,年轻人想闯一下,闯不出名堂我再回来修表不迟”,小蒋的态度很坚决。
  • /
    2014年正月十五,老蒋和街坊邻居在路边打纸牌。老蒋的纸牌打得不错,年轻时他的数学成绩一直很好,当年中考过后,平时比他成绩差很多的同学都顺利升学,而老蒋却迟迟等不来成绩通知单。老蒋心里清楚:在当时那个年代,他祖辈父辈的资本家、囚犯身份能轻易改变他的一生。
  • /
    据老蒋回忆,他的祖父蒋松林解放初在当地开设了一家“乾升大”的连锁百货商店,这在当时的中国算是家底殷实的资本家了。他的父亲蒋冠球生性直率,1959年遭人诬陷被判了五年刑,直到1985年才平反。少年时的老蒋因为父亲坐牢一直抬不起头。
  • /
    “再也回不去了。”望着父亲的平反书,69岁的老蒋依然有些伤感,喃喃地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 /
    目前老蒋一家5口人住在一起,儿子、儿媳暂无工作,老伴秦世云在本市一家改制企业退休后,每月有1350元退休工资,加上老蒋修表每月1600元左右的收入,一家5口靠2950元月收入生活太过艰难。2006年,国家来了新政策,当年的下放知青可解决退休养老金,如今老蒋每月能按时拿到1200元退休金,这笔钱对老蒋一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 /
    70年代后期,老蒋替自己办一张了残疾证。三十多年来,老蒋却没有向政府伸手要过一分钱的救济金,他说:“办领救济金手续太麻烦,靠自己,我自己能赚到钱。”
  • /
    老蒋唯一享受过的残疾人优待政策,就是为9岁的孙女蒋瑶申请免除一个学期的学杂费。看着孙女每年拿回来的奖状,老蒋的双眼笑地眯成了两条缝。
  • /
    面对摄影师的镜头,顽皮的小孙女瑶瑶撸起了爷爷的衣袖。原来,老蒋把别人送来修理的手表戴在右腕上(左边的手表是他自己的)。“修好的表要亲自戴戴,便于发现故障,如果别人领回去发现时间不准又退回来修,人家的心里肯定不暖和。”老蒋把职业诚信看得很重。
  • /
    52年了,老蒋在修表行当里俨然是“大神”级别,“经我手修理过的钟表不计其数,除非是没有零配件,否则没有修不好的钟表。”
  • /
    “您老还打算修多长时间的表啊?”摄影师问。“只要身体好,一直修下去,修表不辛苦,不冷,我衣服穿得多。”老蒋平实朴素的话语让人心酸之余不由肃然起敬。
  • /
    因为在人行道上摆摊修表,老蒋和城管之间曾经摩擦不断。老蒋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申请路边摆摊点的书面申请和照片。
  • /
    这只陪伴了老蒋30多年的皮箱里装满了各种证书、材料和照片,老蒋说,这口老皮箱里面浓缩了他的一生。
  • /
    作为修表匠,被“滴答滴答”的钟声环绕,老蒋比常人更明白时光一去不复返的意味。对于生活,老蒋没什么奢望:“梦想是年轻人的事情,我活到这个年纪,什么都看开了。只要家庭和睦,家人健康平安,后辈上进,我能活着看到孙女上大学,我就满足了。”也许,这就是老蒋心中最大的梦想。
  • /

修表匠老蒋的一生

摄影报道/李继平 编辑/刘静
编辑邮箱/liujing@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2/25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