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印邦昌,江苏泰兴人,今年已经92岁高龄了。他16岁参军,随部队南征北战,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是个名副其实的“老革命”。
  • /
    印老的老伴名叫钱珞,无锡人,今年85岁,也是一位老革命。18岁时,她在无锡担任医务兵,当时的无锡疟疾流行,但是年轻的钱珞始终守在疫情的最前线为病人治疗。1949年,在机缘巧合下钱珞成了印邦昌的学生。
  • /
    印老非常喜欢跟人讲抗战的故事。“那个时候真的是全国抗日。没有枪怎么办,就去管有钱的地主借。当时一个地主家里有一挺机关枪,去借的时候,地主二话没说就借了。后来因为战斗失败,那个地主因借枪而被杀害,但是他的儿子逃走后依旧坚持抗日。”
  • /
    1951年,钱珞与印邦昌结婚,婚后二人因为工作关系而时常分开,分开最久的一次长达3年。尤其是在印邦昌被调到根据地工作,而钱珞留守上海带孩子的那段日子,更是艰辛。他们只能通过书信交流,一封信大概要寄半个月,一年不过寄一封信。“那时候的人只有一个念头:革命胜利才有自己的幸福。”钱老说。
  • /
    印老有一块由周恩来总理授予的中联部优秀共产党员的勋章。他说:“被总理接见的时候,总理还夸奖了我,这是我最自豪的事情。”当时,上海闹饥荒,只剩三五天的粮食,情况危急。周总理作为总指挥进行川粮东运,沿途需要一名有群众工作经验的人协助,于是印邦昌被临时调去工作了,一干就是八个月。那时候一天也很难吃上一口饭,啃块树皮都是香的,但是印邦昌依然确保了粮食的安全运达。
  • /
    改革开放后,生活稳定下来,印邦昌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记录历史,将新四军的铁军精神发扬出去。他着手策划了电视连续剧《草鞋司令》,并撰写《印邦昌足迹友谊图》来回忆过去的战友。后来,也有不少人邀请印老担任策划,但是都被印老婉言谢绝。“这不适合我,当策划意味着下海,而我只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功名富贵不是我关心的。”印老说。
  • /
    在对儿女的教育上,印老说,他只教儿女一定要诚恳,与人相处要友善,要好好学习。如今印老夫妇儿孙满堂,虽然儿女工作忙,很少回来,但是印老依然感到很欣慰:“我和老伴的身体都还硬朗,儿女们都有自己的事业,没必要给他们添负担。我和老伴相互扶持也挺好。”
  • /
    现如今印老年岁大了,又患有青光眼,他把需要到外面处理的事情都交给了老伴,自己则在家静静地守候。
  • /
    每天中午11点,钱珞老人都会去老年饭桌打饭。由于钱老待人和蔼又十分健谈,一路上有很多人和她打招呼。生活简朴的他们平时一顿饭不到20块钱。“太花的吃不惯,现在老了也吃不了什么,我们以前在部队吃东西的时候也没什么讲究,现在虽然生活好了也不能忘本。”钱老说。
  • /
    离休在家,书法成了印老最大的爱好,这个小柜子里装满了他的书法作品。印老说,小的时候就十分喜欢书法,曾经临摹过很多名家的作品,如果不是因为战争,自己或许会成为一名书法家。
  • /
    印邦昌写的书法大多是为了纪念某个活动。比如,每次看中共会议,他会写一帖,建军节的时候他也会写上一帖庆祝。
  • /
    看报也是印老晚年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老伴每天都会将新的报纸取回家给他。虽然老人的视力不太好,但他依然倔强地认为:“我的身体是落伍了,但是思想不落伍,国家的事情就是自己家的事情。”看报的时候,印老经常会和老伴谈论国家大事,比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在一些问题上他也会经常和老伴争论一番。
  • /
    印邦昌夫妇一起生活了60多年,属于钻石婚。在妻子眼中,印老有的时候特别顽固,对待事情过于较真。不过她认为印老人很好,和他在一起是自己的福分。钱老经常会下楼锻炼,她说:“趁着还能走,再锻炼锻炼,不然以后年岁再大点就出不来喽。”
  • /
    如今,像印邦昌这样的老兵越来越少了,每次参加战友联谊会的时候,印老都会格外激动。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真的是很难体会这种情感的。在印老看来,爱国不是挂在嘴边的事情,而是处处为人民着想。“只要国家需要,我还是会去做的。”印老说。
  • /

老革命夫妇的晚年生活

摄影报道/刘丛一 责编/杨小淼
编辑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2/26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