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4年前,施九斤第一次买了几只鸡仔,带回自己塘栖的家饲养的时候,刚及不惑之年,今天的他已经年过花甲。若是寻常农家,春耕秋种,雨顺风调,也该到了坐享天伦的时候——况且他那么爱抽烟,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禽流感,施九斤该可以悠闲地点上一支,和老伴儿一起惦记惦记一双早已成年的儿女,逗逗膝下可爱的小孙子。
  • /
    2013年,一场禽流感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从事养殖业24年的他,让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手打得“遍体鳞伤”。
  • /
    在杭州市余杭区姚家埭村北的一片田野里,有一个由竹子和塑料薄膜搭建的鸡棚,总面积500多平方米,旁边有一亩多的空地,主人正是施九斤。
  • /
    64岁的施九斤是一名养鸡专业户,在这一带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送外号“养鸡大王”。1990年开始养鸡,最多的时候,施九斤的养鸡场里有一万多只鸡,质优价廉,上门取货的客户络绎不绝,算得上当地有名的农业科技示范户。
  • /
    在自家的养鸡场隔壁,有一间不足十平米的简陋草棚。因为怕别人偷鸡偷工具,这里成了施九斤每晚睡觉的地方。门上红色的“农业科技示范户”牌子,显示着他当初的辉煌。如今家禽业遭受重创,施九斤不仅损失惨重,连继续干本行的希望也破灭了。
  • /
    “陪着自家养的鸡睡觉,就是踏实!”虽然臭气熏天、蝇虫相伴,但是养鸡是本行,自己干着安心。可是,如今看着自己的鸡一天天长大却卖不出去,老施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一些养鸡的工具也被随意丢弃在草棚的角落,无奈的他只能每天借烟消愁。
  • /
    施九斤说,养一只鸡成本不低,售出价要卖到9.8元一斤,才能不亏,2013年禽流感前,平均能卖到14、15块钱一斤,但现在仅仅能卖到6.5元一斤。前几天小贩告诉他,只能卖5元一斤了。用血本无归来形容,残酷,却也贴切。施九斤说,去年他亏了两万四千块钱。
  • /
    施九斤的养鸡场有500多平米大,可以划分成4个养殖区块。前段日子,他以6.5元的亏本价卖了几千只鸡,如今棚里只剩下40只左右,偌大的鸡场空空荡荡。“剩下的都是下蛋鸡,鸡蛋还能卖个好价钱,所以这鸡不舍得卖了。”
  • /
    望着围栏里最后的那些健康的鸡,施九斤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只有看到自己的“心头肉”,他才能暂时忘却烦恼。
  • /
    给鸡治病,老施有着自己的一套。他手里这些瓶瓶罐罐就是有效武器。“鸡会得呼吸道疾病,这种病也会传染给人,但不会像禽流感一样致命,平时遇上这样的毛病,就给鸡和自己喂这些药,挺灵的。”
  • /
    施九斤拿出了一本前几年村里发给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那会他每天都会看。“鸡确实容易得病,一得病会整群传染,特别是呼吸道疾病,一个不注意一晚上全死完。”老施说,他刚养鸡那会,500只鸡一夜之间死了200只,他老婆为这事哭了好几晚。除了这本书,施九斤还看了许多防疫防病的书。可是这些书上写的东西,也没法教他现在该何去何从。
  • /
    2013年到2014年的这个冬天,禽流感再度肆虐,虽然没有直接发现疫情,但禽交易市场的暴跌远远超出施九斤的预期。2014年1月24日,杭州市宣布关闭所有活禽交易场所。老施曾经非常懊恼,有人头天出价13元钱一斤来买他的鸡,他觉得太便宜没卖,谁料想第二天价格就跌到了11元。
  • /
    施九斤家六口人,除了妻子、儿子、媳妇、孙子,还有一位89岁高龄的老父。禽流感前,每年靠养鸡的收益有四五万,一家人的日常开支都出自这里,生活可算富足。如今活鸡不让卖,施九斤的养鸡之路也算到了头,不仅自己外出寻活,60多岁的老伴也在家重新拾起了农活。
  • /
    一位年纪比施九斤还大的养殖户,赋闲在家,还有一位转行去面包房做起了面包……在离家3公里处的经济开发区,施九斤经同乡介绍,干起了修剪枝条的园林养护临时工。早上料理好鸡棚,施九斤骑着刚买的电三轮出去干活。不同于以往进城,转行后的施九斤失落起来。
  • /
    施九斤经每天的工作是爬上树枝头,将多余的枝桠修剪下来,然后整理成捆,再骑上电瓶三轮车运到统一的清理处。“每天有80块钱好拿,也算是一条活路,就不知道能干得了多久。”
  • /
    做这份工,有很大的危险。爬在3、4米高的树枝头干上半天,不仅是体力活,也是高风险的技术活。当然,这活也是看天吃饭,下雨下雪,这钱自然赚不到。
  • /
    吃穿花不了几个钱,但老施的烟瘾很大,这也占了他一大部分的开销。站在原本孵小鸡的空房间里,施九斤再一次抽起了闷烟。
  • /
    每天中午,干完活的施九斤会赶回家吃午饭。“外面吃饭又要花费,回来吃省钱!”桌上的菜除了自家种的蔬菜,就是自家养的鸡,金黄的鸡油看得出老施养的是正宗农家土鸡。
  • /
    每天,施九斤都眉头紧锁,手指头掰来掰去地算账,但怎么算都是亏。
  • /
    在以往,每隔几天就会有鸡贩子来家里收鸡,有时一次就收2000只。养鸡虽然辛苦,但施九斤的养鸡水平在村里算是数一数二。农历过了年,施九斤的生意掉入了谷底,鸡贩子不来了,偶有附近几个面店老板过来买,价格却低得无法接受。每天,施九斤就习惯性地站在养鸡场门口,似乎在等待上门取货的顾客。
  • /
    施九斤虽然是村里的养鸡示范户,但他的家境却不好,三层的楼房年久失修,客厅里两张别人不要的皮沙发算是高档家具。
  • /
    施九斤说2006年爆发禽流感时,当时政府给他了1000元钱的补贴。2013年禽流感爆发时,当时他看报纸说持有《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政府给予每只种禽15元的补助。他没有《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但他是农业科技示范户,各种防疫手续也齐全,他没有领到补助,只收到了镇里给的150元的话费充值卡。
  • /
    儿女也并非不孝顺,施九斤有一儿一女,儿子退伍转业后,去年和人合伙开了个五金加工厂,目前还在投入阶段,分钱未赚。女儿已出嫁,是某中学的老师,禽流感后,女儿提出每个月给施九斤1000元钱,但是施九斤拒绝了。
  • /
    施九斤的老婆和父亲一提养鸡这事就犯愁,今年的禽流感比去年有过之无不及,他们希望政府给考虑下像他们这样的家禽养殖农户,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 /
    挂在墙上的湿度表也已无用武之地。每天,施九斤做的最多的是看各种新闻,从央视的《新闻联播》开始,浙江、杭州、余杭的当地新闻,一股脑都看,有关疫情的消息,更是一条不落。
  • /
    24年来,施九斤从没想过要放弃养鸡,他说如果没有禽流感,他会一直养鸡养下去。毕竟这是他的老本行。老施说,他不指望马年能“马上有钱”,只希望禽流感赶紧过去,疫苗赶紧研制出来,让他可以“马上有鸡养”。
  • /

当养鸡大户遭遇禽流感

摄影报道/王川 责编/于晓丹
编辑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4/14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