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如果不是近几年来各地的仿古建筑拔地而起,或许这里残存的窑工队伍早已消失。上世纪50年代,嘉善干窑镇还有七十多支窑工队伍,而如今只剩下三支。金砖的重新走俏,让沉寂了几十年的古窑得以复活。
  • /
    浙江嘉善,千窑之乡,自明清以来,其窑域之广,窑墩之多,为天下之最。
  • /
    “货船泊岸夕阳斜,女伴搬砖笑语哗。一脸窑煤粘汗黑,阿侬貌本艳于花。”这首《竹枝词》,描述的就是当年女窑工出窑的场景。干完出窑活,人人满脸黑灰,故又有“窑里姑娘洗出来”之说。
  • /
    当年的出窑姑娘熬成婆,如今在嘉善干窑镇的窑工队伍中,已难觅姑娘的身影。63岁的朱玲弟已经做窑工几十年,干起活儿来丝毫不逊色于男人。砖窑,把男人的狠劲和女人的坚强演绎得淋漓尽致。
  • /
    “故宫里铺的地砖当年都是这里出去的。”金砖,是嘉善人的标签和骄傲。金砖又称“京砖”,历史上专用于铺设故宫和皇室园林的地面,民间有所谓“一两黄金一块砖”的说法。
  • /
    窑工的工种划分细致,分为盘窑工、烧窑工、出窑工、装窑工等。盘窑工负责建砖窑,烧窑工专司烧制,装窑工把泥坯装进窑,而出窑工则负责把烧好的砖瓦运出窑。
  • /
    一窑金砖大概有七千块,出一窑金砖要十几个工人连续劳累近十个小时,窑工们的身体不堪重负,一些人选择离开。
  • /
    干窑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砖窑业的生产,红火的窑业也带动了一方经济的繁荣。上世纪50年代,嘉善干窑镇还有70多支窑工队伍,如今只剩下3个,他们组成了中国“最后一支土窑队伍”。
  • /
    近年来,全国各地对古建筑整修和保护如浪潮般的掀起,大量仿古建筑陆续建造,纯手工古法烧制的京砖成了紧俏货。寂静多年后,嘉善古窑上方再度扬起了粉尘和火光,嘉善金砖被运往各地富丽堂皇的楼宇宫殿。
  • /
    在嘉善仅存的5座古窑中,位于干窑的沈家窑是唯一的一座双子窑,窑主人叫沈刚。从2009年,沈刚开始烧制巨大京砖——窑工口中的“京砖王”,准备申报吉尼斯纪录。
  • /
    2013年3月9日,沈家窑十多名窑工逐一将4块长144厘米、宽144厘米、重约1.4吨的京砖砖坯运装入窑,准备烧制。砖长一寸,难度便增一尺,“京砖王”是砖窑技艺的象征。每逢“京砖王”诞生,总有不少人赶往烧制现场,一睹出窑盛况。
  • /
    窑里的温度至少在40摄氏度左右,最高可达到五六十摄氏度,人站在里边不动,汗水都会像泉水一样不断地涌出来;人在里边呼吸,窑里的粉尘就像浪潮一样袭来。
  • /
    56岁的杨阿四,打他是个小伙子时就开始做窑工这一行,至今已经做了二十几年,如今依然坚守着。据当地人介绍,1930年时,嘉善动烧的窑墩有725座,其窑货价值折合黄金10万两。从事砖窑业的工人有10万人之多。
  • /
    因为金砖要用古法烧制,而古法没法机械化,更没法自动化。这批年龄都在60多岁的老人不堪重负,一些窑工纷纷离去,又招不到年轻人,嘉善砖窑后继乏人。
  • /
    古老的窑墩,作为干窑传统窑业生产技术发展的一个缩影,被誉为“活遗址”。当这些窑工老去,他们不敢想象工作了一辈子的古窑将是什么模样。
  • /

嘉善窑工

摄影报道/沈志成 责编/于晓丹
编辑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4/24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