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夏天将至,久违的苍蝇又要出现了。不妨设想一下,现在有一千万只苍蝇在你的身边嗡嗡叫,那是一种怎样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情景。然而,作为苍蝇的“贴身保姆”,48岁的唐先兰(左)和43岁的杨玉平(右)不得不天天与千万只苍蝇为伴。
  • /
    在浙江省桐乡市石门镇有一个现代农业科技合作社,这儿实行“工程育蝇——猪粪养蛆——活性蝇蛆喂鸡鸭、特种水产——无公害有机肥还田”的生态循环种养模式。就是在这里,居住着近千万只的苍蝇。
  • /
    唐先兰和杨玉平是合作社里的工人,她们的工作就是把苍蝇喂好,让它们产下更多的蛆虫。蛆虫属于高蛋白,对鸡鸭鱼的生长非常有益,还能增强免疫力。吃蛆虫长大的鸡鸭鱼的价格要比一般的鸡鸭鱼高很多。
  • /
    推开合作社育蝇房的门,冷不丁就会有数十只苍蝇迎面扑来,随即四散飞去。这儿,“嗡嗡嗡嗡”的声音一刻不停,仿佛远处数十架战斗机编队呼啸而来。这些年,各地有关苍蝇养殖的新闻不断涌出,很多企业家都把眼光盯住了追腥逐臭的苍蝇,不少地方的苍蝇农场都争先恐后地办起了养蝇学习班。
  • /
    育蝇房内共有46个蚊帐,密密麻麻的蚊帐如同一个个营房有序地排列在一起。每个蚊帐里“囚禁”着约20万只苍蝇,整个房间的苍蝇数将近一千万。唐先兰打趣说,这些“坏蛋”都享受高级双规的待遇,环境恒温保暖,还有美味的蛋白粉和红糖,比外面臭苍蝇的生活条件好多了。
  • /
    娇贵的苍蝇活动受温度影响很大。它们在4~7℃时仅能爬行,10~15℃时可以飞翔,20℃以上才能摄食、交配、产卵。唐先兰和杨玉平每天的工作就是给苍蝇“端饭送水”,分离蝇卵,定期清洗蚊帐。工作并不复杂,劳动强度不算太大。
  • /
    刚来这里上班的时候,杨玉平的心里也有些发毛,挺恶心的,不过渐渐地也就习惯了。唐先兰则有自己的精神胜利法,她说苍蝇虽然吵,总比蚊子好些,不叮人,现在喂苍蝇就像喂鸡一样。
  • /
    杨玉平和唐先兰分别来自四川和重庆,在浙江打工都有十多个年头了,她们共同的心愿就是将老家的旧房子翻盖成小洋楼。由于文化程度不高,之前她们一直从事重体力劳动,吃了不少苦,挣的钱也不多。如今,这儿的工作环境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每月2000元的工资还是促使两人坚持了下来。
  • /
    每天下班回家,带着一身的疲惫,杨玉平还要继续绣自己的十字绣作品《家和万事兴》。这一针一线都包含着她的心血,更包含着她的梦想——将来新房盖好后,她要把这幅作品挂进去。
  • /
    这些年来,唐先兰与儿子儿媳一起在外打工,无牵无挂,因为她的父母和公婆都走得早。不过,每每想到双亲,唐先兰还是会感到遗憾和愧疚。每天中午,唐先兰回到住处后,儿子儿媳早已做好了午饭等着她。唐先兰的小孙女已经一岁多了,唐先兰可以暂时忘掉工作的劳顿,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 /
    “我都48岁的人了,现在全家都在这里打工,赚够了钱就回老家盖房子。以后在家里照看孩子多好,再也不用跑大老远打工了。”唐先兰说。
  • /
    近年来,合作社生态养殖的模式吸引了全国各地不少的养殖户参观学习。几个月前,一个四川小老乡来这里学习养殖经验,这让唐先兰和杨玉平多少有点喜出望外。她们真心希望小老乡也能回老家办这样一个生态养殖场,到时候她们可以在家门口打工,说不定还能当个技术员。“哪怕不当技术员,哪怕赚不到钱,人老了总是要回家的。”唐先兰说。
  • /

苍蝇的贴身保姆

摄影/沈志成 责编/杨小淼
编辑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4/28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