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每天,一万六千斤的重量要经过他身高不足一米七、体重只有一百斤的身躯。阿涛说,有时候遇到停电,十七八层高的楼上急着等水喝,不得不亲自搬了。
  • /
    阿涛当过兵,做过广告,也开过货车。2011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恶病使他躺在医院长达2个月的时间。这个钢一样的男人身上,充满生命的坚毅以及活着的力量。
  • /
    阿涛出生于湖北恩施市野三关镇马眠塘村一户农家。由于生活在偏远的农村,他没读过什么书,年近三十都没有掌握一门真正拿得出手的手艺。在频繁换工作后,他当起了送水工,一干就是很多年。这个职业,每天6点多就要起床干活,无论秋冬。
  • /
    从市区通往郊区的路不好走,一路颠簸下来要半个小时。随着这几年恩施的发展,到处在修路,路上坑坑洼洼。
  • /
    将所有空桶卸下之后,阿涛会与门市部联系,确定一下还需要多少,然后再分批把水装回去。就这样,基本是一个来回,每天重复着同一个步骤,有时候10几次,有时候20几次。
  • /
    给阿涛帮忙的饶师傅与他年纪相仿,但饶师傅已经结婚了。这段时间饶师傅与媳妇吵架,从乡下来到城里打几天零工,他想给孩子多买几套新衣。一旁的阿涛继续将地上的水桶装上车,他今年刚好30岁,最大的心愿就是成家。
  • /
    片刻的休息后,最累的时刻到了。一桶水大约四十斤,每天至少要装四百桶水,也就是说,一万六千斤的重量要经过他身高不足一米七,体重一百斤的身躯。
  • /
    车间的老王一直把阿涛当亲人对待,他也会在闲暇时给阿涛搬水,帮他分担一下。涛哥会在富余的时候给他买几包5块的烟抽。
  • /
    每天的工作很枯燥。“虽然累,再干个四五年,我就不干了,讨个媳妇,过日子。”阿涛乐观地说。
  • /
    “夏天还好,回去了就可以洗澡。但是冬天就没那么舒服了,汗透进内衣里而且接着还要去下一个地方,特别难受。隔三差五就要感冒,我现在是一有风吹草动就立马吃药。”看着一堆堆的医药票据,阿涛很无奈。
  • /
    有时候桶会漏水,身上的衣服全湿了。“没办法,活着呗,外面也许还有活的比我们还差的人了。”饶师傅也是一个乐观的人。
  • /
    阿涛回到驾驶室,准备开往市区给学校送水。他点了一根香烟,看着后视镜里人来人往。
  • /
    往学校送水是他们最轻松的一段路,因为学生会下来搬水,不用去教室一个个挨着送。阿涛说,有时候给一些机关单位送水时,17、18层楼高,不停电还好,要是遇上停电就得自认倒霉了。
  • /
    学生们走后,阿涛会和学校负责送水的门卫老李唠唠嗑。老李来恩施也有些年头了,由于和阿涛是老乡,经常叫他一起吃饭。“很好个孩子,你说咋就没有姑娘跟他了?”老李无奈地说道。2013年,老李已经帮阿涛安排了3场相亲了,但都无疾而终。
  • /
    每天下午6点左右,将水全部送完之后,一天的工作算是接近尾声了。阿涛说:“其实有时候干的也不开心,每天就和这些桶子打交道,自己都变麻木了。对待生活也没有激情了,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存够钱就开个便利店,不用这么劳累”。
  • /
    收工时,饶师傅开玩笑说:“走,带你去相亲去。”阿涛打趣的照照镜子:“算了,我的事还是不要你操心,我会找到真爱的。你还是回去把你老婆哄好,别今年回家过不好年啊”。
  • /
    2013年是春节,由于市区供水量大,一些大的公司都得开车去送水,直到大年初二,阿涛才踏上了返乡路。“每年最怕的就是这个时候,母亲会催促我赶紧完婚,她也想早点抱孙子。”阿涛叹着气。
  • /
    大年初二下午,所有亲戚都聚到了一起,远在北京的亲姐姐也决定回来过年。“其实姐姐过得也不好,但有个疼她的姐夫,也就足够了。希望他们能够长久下去吧。”不能喝酒的阿涛站在院子里吃着晚饭,看着身边的人都成家立业了,他心里不是滋味。
  • /
    大年初四,阿涛就决定回到市区继续工作,临走时他将姐姐的孩子抱在怀里,去镇上给他买了一套新衣服,塞了1000块钱在孩子的荷包里。阿涛的梦想很简单,讨个媳妇,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抱了抱柔软的孩子,阿涛仔细体味这份感觉。他不知道,还要搬运多少桶水,才能迎来自己的这份柔软。
  • /

搬运青春

责编/于晓丹
编辑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5/02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