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对于新生儿而言,未经过产道挤压的新生儿,通常日后的手眼协调能力比较弱、脾气容易急躁,感知能力也稍差一些。”对于普通人来说,助产士是一个特殊而又陌生的群体。她们的青春在产房中度过,她们的价值在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中实现。在医院里,助产士是新生命的第一个拥抱者。
  • /
    “新生命什么时候降临,也不会提早通知我们,只能候着。”4月28日一早,助产士琚越飞就岗了,为今天的产妇生产做准备。
  • /
    琚越飞长了一张娃娃脸。从卫校毕业后,琚越飞进入医院妇产科,正式成为一名助产士。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她的产房里的表现,很难相信这个80后女孩竟然有着近10年的助产经验。
  • /
    助产士,在医院里为产妇独立接生和护理的人。一个工作多年的助产士,她的经验不亚于一个妇产科医生。熟悉并能应对产程突变的各种情况,甚至熟悉产妇的每一个表情和反应,助产士和产妇零距离接触,是产妇的守护神和合作伙伴。
  • /
    琚越飞给即将临产的产妇进行产前检查。检查产房设备仪器、询问产妇情况、测胎心……通过胎动次数的变化,可以来判断胎儿在子宫内的情况,以及是否缺氧。助产士正在进行的每一个细节,很可能就影响着产妇和胎儿的生命。
  • /
    确定产妇和产房一切情况正常后,琚越飞推着产妇进产房。相对于剖宫产手术时间的可控,顺产的生产时间因人而异,顺利的不足10个小时,有的产妇要十几甚至二十几个小时。
  • /
    进入产房,墙上的几个大字格外醒目,事实上,顺产却不仅仅是对产妇的考验。“孕产妇的生育全程,助产士都要伴其左右。”这包括在妊娠、生产和产后不同时期对妇女的身与心的照护,对新生儿的细心护理,还包括采取各种相关措施,防止妊娠中出现健康问题,检测异常情况,必要时提供医疗援助。
  • /
    在医生、助产士的合作下,整整10个小时后,一个新生命诞生了。她熟练地剪断脐带,把孩子抱上保暖床,并为宝宝进行称重、按脚印,一边又快步冲回产床,清理产妇的脐带和胎盘。做完这一切,琚越飞深吸了一口气。
  • /
    一边吃快餐,一边盯着电脑监控产妇情况,这几乎成了琚越飞每天的规定动作。虽然有班次安排,助产士的工作却毫无规律,一个产妇的突发意外,一个夜里的电话,随时都会把她拉回病房。
  • /
    在衢州市妇保院产科,共有15名助产士。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数据显示,中国每10万人口中,只有3名助产士,助产士与生育年龄妇女的比例仅为1:4000,而在发达国家这一数字是1:1000。产妇的娇贵、对独生子女过分重视、营养充分导致胎儿体重大、医院受经济利益的驱使……各方面的多重因素使得剖宫产率居高。然而这其中,助产士的巨大缺口往往被人们所忽视。
  • /
    每年的5月5日,是国际助产士节。一名助产士说,她们从来没有过过这个节。即使是法定节假日,她们也必须坚守在分娩室里,工作如常。“产妇、胎儿和我们,3个人的心跳是连在一起的。”
  • /

第一次触摸

责编/于晓丹
编辑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5/03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773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142388人

北京市 海淀区

粉丝869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