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4年4月,郑州,深夜。十一点,明明上场。几句简单的开场白撩拨了场下红男绿女们的情绪,血脉贲张的尖叫声顷刻淹没了人群。他习惯性地朝着台下扫了一眼,露出了满意的笑。明明是农科路上一家酒吧的主持人,天天琢磨的,就是如何让客人“High”起来。
  • /
    三十岁的明明是内蒙古人,小时候爱看《正大综艺》、《七巧板》,还曾在作文里郑重地写下了儿时的梦:当赵忠祥老师一样的主持人。明明在夜场干了十四年,从DJ到主持,从安徽的一个小县城做到了郑州。2014年4月30日晚,在后台等待上场的明明,趁机打个盹儿。
  • /
    一旦站在舞台上,明明定会将状态调整到最好,一边高唱,一边为台下的红男绿女们抛下礼物。“台上的一个小时是最忘我的时候”,他说,他喜欢这种感觉,一站到台上,就什么烦恼都忘了。
  • /
    明明是调动现场气氛的高手,不一会儿就将气氛推向了高潮,伴随着迷离的灯光和震撼的音乐,客人摇摆身体、疯狂叫嚣。一颗颗躁动不安的灵魂,在这里寻找释放。
  • /
    对于现场的卖力演出,除了掌声,很多客人习惯“送酒”表示对演员的认可。明明拎着客人送的啤酒,和演员一起在台上。客人们送的就必须喝完,是这一行不成文的规矩。
  • /
    除了主持,明明还在酒吧里排舞、客串小品演员,白天,还兼职做婚礼主持。没有客人的下午,明明指导演员们排练。节目每周都要更新,新节目的创意、编排和反复的练习让他很难有时间闲下来。
  • /
    传统的杂技表演是这里的酒吧一个很新鲜的节目。舞台上一个简单的动作,也需要演员在台下反复排练。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明明会亲自监看。
  • /
    在这个演员如流水的行当里,他跟着老板一干就是七年,说其心得,明明归结为自己的勤奋。“我不懒,老板给钱都愿意用勤奋的人。”后台休息的时间,明明不忘和女演员一起商量新舞蹈的创意。
  • /
    入夜,城市睡去,酒吧苏醒。每晚演出候场时,演员们靠玩手机来打发时间。人们通常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夜场舞者,对于这些女孩来说,跳舞不过是一份谋生的工作。
  • /
    “我已经四年没见过爸妈了”,明明说,每年的除夕夜他都在舞台上。新年的钟声敲完,自己还没下班。“这是个不见太阳的工作,没看着光鲜”。十四年里,明明睡过公园里的长椅、吃过两个月不重样的捞面条、住过庙李、从城东路蹬着自行车到北环上班、舞台上喝客人送的红酒喝到吐……
  • /
    4月27号,凌晨两点,明明和女朋友娜娜在一家市摊上填肚子。今年年初,明明和娜娜领了结婚证。娜娜在商城路的一家酒吧做DJ。长期的夜场生活,激光灯让娜娜的视力明显下降。明明不敢让她骑车,每天自己下了班都亲自去接。“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家,不租房子了”,当这个喜欢哆啦A梦、爱幻想的女孩儿缓缓说出自己的梦想时,还没来及卸妆的长长睫毛下,竟扑闪出了晶莹的泪花。
  • /
    为了给爱人一个安定的家,明明不得不继续着黑白颠倒的生活。“我们这行,是青春饭。用十年的青春攒下点儿本钱,将来也好做些小生意”。这是一份属于30岁男人的承担,尽管他不知道他的青春还有多久。
  • /

夜场人心声

摄影报道/小绺 供图/CFP 责编/刘静
编辑邮箱/liujing@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5/07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