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把吉他,一副歌喉,就是卖唱歌手的全部资本。他们常年游走街头,为了自由,快乐,或是执拗。当成名太过遥远,填饱肚子的基本需求还未满足,卖唱歌手最需要的不过是行人的驻留,和一些小小的掌声,去化解日复一日的孤独无助。三个男人,不同的人生,一样的坚守。
  • /
  • /
    “爱意宽大是无限,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教我坚毅望着前路……”2013年1月9日,湛江市霞山某商业街旁,霓虹斑斓,一首Beyond乐队的《真的爱你》被寒风吹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弹唱的歌手是阿福,贵州人。读小学时阿福就爱上了音乐,十五六岁便开始了卖唱生活。一个星期前听朋友说这里唱歌生意不错,他从汕头来到了湛江。
  • /
    流浪歌手最怕的是生病不能去唱歌,如果嗓子生病,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不料刚来湛江阿福就赶上降温,每天在街头连续唱歌三四个小时,嗓子有些吃不消,声音渐渐沙哑起来。因为生意不好,他决定换个地方碰碰运气。路边几乎被地摊小贩占去大半,附近的流浪歌手也有四五个,想找个地方唱歌也不是那么容易。
  • /
    尽管流浪歌手常被当做乞丐而遭受鄙视,但阿福说自己是凭着本事吃饭,绝对不会去搞骗人的把戏博取同情。听到其他流浪歌手的音响不好,阿福也会主动将自己的“麦吉”借给他们用。凭着歌声与才华,阿福常常被一群路人围着,但是少有人慷慨解囊。
  • /
    流浪歌手的收入很不稳定,有时运气好可能有一百多块,但常常是不到几十块,甚至十几块钱。2013年1月9日晚,在离出租房不远的天桥上,阿福坐在音箱上休息。当晚他只赚到十几块钱,不知道该怎么向等待的女友交代。他的手机已经欠费停机一个多星期,只能用来听Beyond乐队的歌曲,正是Beyond乐队开启了他的音乐梦。
  • /
    夜深了,四周一片寂静,阿福用磨出老茧的手费力地拖着二十几斤重的音响,疲惫地走在回出租房的路上。“为了心中那执着的梦想,选择了漂泊和流浪,带着希望与粗浅的艺术走向街头。无论成功与否,无论明天何去何从,执着的心始终无怨无悔。”这是阿福当初的誓言。2013年1月13日,阿福又踏上了新的行程。(本组照片由熙岁摄于2013年1月)
  • /
  • /
    2011年春天,长沙新开铺一间普通的民房里,一把吉他,一包行囊,漂泊多年的王成勇,开始了在长沙的流浪。30岁的他,靠着发传单、送外卖,一天60元的收入,为了自己的原创音乐梦一直在坚持着。“我像城市的一只候鸟,常年在外东奔西跑,为了生活我还要去远方……”大街上、车厢里、高楼屋顶、废墟边、小巷深处,只要有一把吉他,他都可以歌唱。
  • /
    每天,一早从新开铺出发,王成勇来到五一广场附近,为一家公司派发宣传单,每天1000张,报酬40元。为赶时间,别人一天发完的单子,他能在两小时内发完。两个小时后,又跑到定王台边的一家外卖店报到,在下午1点半前给附近的写字楼送完几百份外卖,报酬为20元。同样,他以最快的速度跑过街头、爬上楼梯、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格子间。
  • /
    2011年3月17日中午,王成勇在送外卖的路上。“流浪”到长沙前,王成勇在广东呆了6年,除了曾在南海大沥谢边学校担任过音乐教师外,其他时间则均漂在他的音乐梦想里。他洗过碗、当过搬运工、守过工厂流水线,睡天桥、在地下通道里卖唱,也曾在酒吧驻唱过。不管多么穷困潦倒,但他始终坚持音乐创作,几年里,他得过奖也办过十多场个唱。虽然小有成就,但在他的心目中,梦想远未实现。因为生养他的地方位于湘桂黔交界地带的大山深处,苗族人天生爱唱歌,小时候就在山里砍柴、放牛的王成勇一直有这样的一个梦想:将本民族的山歌与流行音乐有机融合,创作出独一无二的歌曲。
  • /
    “那一天,我来到长沙,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满耳都是长沙话,感觉就像回到自己的家。那一天,你是否也在等待,等待我从远方的到来……”到长沙后的第一个夜晚,他即兴创作了歌曲《长沙有我》。凌晨的长沙,为不打扰别人,他躲在卫生间里,对着水龙头,弹着吉他,反复地演唱、修改……世事纷扰,已经被他悉数抛开。有老乡劝他找份体面一点的工作,比如在学校教音乐什么的。凭他怀化师院音乐系毕业的学历及功底,完全可以胜任。但他宁愿选择送外卖和发宣传单,“我什么苦没吃过?只要能养活自己就可以了。每天干几个小时,其他时间我可以搞创作。”
  • /
    每次要出去唱歌前,王成勇都会去给自己做个发型,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个歌手。已经拥有了一大批老乡“粉丝”的他,乍看之下,很有几分明星相。
  • /
    城市、音乐、梦想……这些对于一个30岁的男人来说,每一样都堪为承载之重,他们或许更愿聊及家庭、儿女、金钱与地位。而在王成勇的世界里,却是可以坚持一辈子的事。(本组照片由杨抒怀摄于2011年3月)
  • /
  • /
    2013年7月24日,广州,深夜十点的江边又下起了大雨,女儿紫莹和妻子阿珍一起打着雨伞陪邱玉华在树下躲雨。邱玉华每天需要在江边从下午五点一直唱到晚上十点半,才能赚到几十块钱。
  • /
    邱玉华双目失明,左眼从小就看不到,右眼则被诊断为视网膜色素变性,只能感受到强光。因为一直很喜欢音乐,他自己摸索着学会了口琴和吉他。妻子阿珍每天用自行车载着父女四处卖唱。
  • /
    每天晚上,邱玉华都要站在江边唱足六个小时的歌,同时演奏吉他和口琴。5岁的紫莹总会跑去爸爸的摊位前唱上一两首,帮爸爸招揽生意,“每天,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坐在爸爸旁边看他唱歌了,可他却看不见我。”
  • /
    丈夫在卖唱的时候,阿珍就坐在一边卖手工艺品。由于要照顾女儿和看不见东西的丈夫,几乎所有的事都要她一个人来料理。阿珍坦言,多次有人劝她离开失明的老公,但她都拒绝了:“生活都是这样子的,我还记得怀紫莹时脚伤了,他背着我上天桥,看不到前方,却很努力不让我跌倒。”
  • /
    一家三口住在朱光路旁一处已经待拆迁的老房子二楼,房间只有九平方大,顶上的“天窗”时常让家里也下起小雨,所以每当下雨天,邱玉华总会在妻子和女儿的帮助下给屋子撑起一把大雨伞。
  • /
    邱玉华卖唱一个月能挣1000多元,加上妻子卖手工花的收入,一家三口每月收入仅1500元左右,过得十分艰苦,每天基本没有菜,素面和稀饭是家常便饭。
  • /
    带着孩子去卖唱,邱玉华曾经饱受质疑。殊不知,卖唱是他守护这个三口之家的唯一方式,因为眼睛的关系,他没有办法一个人去卖唱,又怕扔下莹莹一个人在家,所以才把她带在身边。
  • /
    尽管才5岁,紫莹有着同龄小孩少有的懂事乖巧。每天放学回家,紫莹总要带在家窝了一整天的爸爸邱玉华上楼顶透透空气,并用声音教爸爸幼儿园老师刚教的健康体操。
  • /
    妈妈不在的时候,紫莹就肩负起为爸爸“导盲”的责任。老阁楼的楼梯阴暗狭窄,踩上去咯吱作响,但上下楼时只要有女儿牵着他的手,邱玉华心里总是特别踏实。
  • /
    因为挣得不多,邱玉华常常觉得亏欠女儿。逼仄环境下成长的小紫莹,却一脸活泼调皮的模样。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歌唱家,正如邱玉华期待的那样,像一颗紫色的宝石,哪怕在最黑暗的洞穴中也依然会发出闪亮的光芒。(本组照片由邵权达摄于2013年7月)
  • /

卖唱为生

摄影/熙岁 杨抒怀 邵权达 供图/CFP
责编/刘静 邮箱/liujing@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5/08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