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提起护士,人们脑海中常会出现温柔秀气的女性形象。如今护士已不再是女性的“专利”。男护士在危急重症病人护理方面,比女性更能吃苦、更有耐力,干得一点也不比女护士们差。
  • /
        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护理专业的郑书传在厦门一家精神病院从事护理工作6年了。郑书传原本是临床专业的大专生,考虑到男护士奇缺好找工作,在专升本时,他毅然转到了护理专业。
        2007年毕业前夕,郑书传的女朋友被厦门市妇幼保健院录取,为了爱情,郑书传放弃了报考条件较好的厦门各综合医院,选择了录取稳当但名不见经传的精神病医院。转行做护士这些年,郑书传一直瞒着父母,因为他知道父母会因为自己当不成医生倍感遗憾。
        在实习时,最伤他心的还是来自病人的好奇询问,“原来医院还有男护士啊!”郑书传的工作态度也一度消极过,以致被护理部点名批评。“工作就像谈恋爱,日久生情。”第三年,郑书传渐渐地喜欢上了男护士这个身份,与同事间的关系也和睦起来。
        这些年来,郑书传挂过三次“大彩”,最大的一次,是被一位身高1.85米、体重200斤的躁狂症患者咬伤的。
  • /
        2013年5月7日上午8时许,青岛市立医院西院急诊科内,男护士刘洪磊刚来到工作岗位上,就遇到了120急救车送来的外伤病号,赶紧与同事一起把病号接了进来。在确定该病号有生命体征后,立即给他做了心电图和抽血化验,并找来值班医生给病号进一步诊治。打针、抽血等一套流程下来十分地的娴熟,让人感觉男护士工作中也是如此的细腻。
        刘洪磊30出头,在佳木斯大学读的护理本科专业,工作已经六年了,之所以大学选择护理专业专业是考虑了以后就业问题,因为如果学医生就业竞争太激烈,男护士就业机会很大,但是最后真正从事这个专业的人也少。当时他们大学一共5个同学,如今在护理岗位上的只有2个人,其他同学都觉得男护士让很多人不能接受,所以就干脆辞职改行。
        “我刚开始来到这里干护士时候,最头疼的就是夜班,因为晚上经常能碰到无名氏病号、醉酒、打架等类似病人,我们在处理时候被谩骂是家常便饭,一些女护士还要受到欺负,这时候我要出面,两面都要协调、安慰,对待病号要解释,还要安慰受委屈的女护士。”
        急诊科的工作很忙,要不停的配药、打针、接病号、处理一些病号的紧急状况。碰到一些病号出现大小便不畅,就要上前进行插尿管等处理。对于自己的男护士岗位刘洪磊表示很乐观,“我在处理一些女病号时候,例如心电图、打屁股针等涉及女孩隐私时候,我都会采取回避,避免双方都会尴尬。”
  • /
        2011年,23岁、身高1.84米的王居奎从湖北中医药专科学校护理专业毕业,来到浙江省东阳市妇幼保健院工作,成为该院唯一的男护士,万花丛中一点“绿”。受传统观念影响,又特别是妇保院这特殊环境,女患者对男护士总会有些尴尬和抵触,甚至拒绝男护士。
        面对性别差异给他带来的工作困难,他没有打退堂鼓,每天笑脸以对、主动跟患者沟通,用真诚打动了病人。经过一年的工作锻炼,王居奎已经是一名经验较丰富的护士了,同事们对他的工作能力也比较认可。“他特别有‘女人缘’,女孩们特别喜欢找他帮忙。”医院的一名麻醉师说。
        生活中的王居奎是个兴趣广泛的青年,酷爱体育的他经常参加团支部的活动,是医院团总支的“体育积极分子”,业余经常组织同事们开展一些体育活动。
  • /
        周亚飞今年26岁,干男护士已经将近4个年头。“选择这个职业当时完全是为了好就业。”周亚飞说。他在ICU负责照看两个病人。据周亚飞介绍,他们与普通护士的区别就是,我们负责病人的吃药打针和监护工作,还得负责病人的吃喝拉撒,因为ICU病房是不允许病人的亲属入内的。
        在ICU病房工作的护士有这样一句话,上班站一天,下班睡一天。忙碌的工作让周亚飞每天如此,白班从早晨8点上到晚上8点,夜班从晚上8点上到第二天早晨8点,男护士周亚飞就这样累并快乐着。
        周亚飞说,他最难忘的一件事是,自己照顾的一位病人出院后,病人的家属来到医院来感谢他。
  • /
        李小龙和吴青山是广西融水县苗族人,两人分别出生于1989年和1988年。
        2004年,李小龙进入广西融水民族卫校护理专业学习,成为全校第一个学习护理专业的男生,毕业后成为全县第一个男护士。吴青山是李小龙的同校师弟,2012年2月哥俩成为同事,同在县人民医院急诊科上班。
        急诊科要上三种班:输液班、出诊班和夜班。相比女护士,哥俩在体力、应急能力、设备操作等方面更占优势。比如需要搬动患者时,一般2名女护士才能搬动,但哥俩一个人就能解决;在紧急抢救行动中,他们的反应更沉着、冷静;在设备操作方面,他们要比女护士更熟练。尤其是夜班和出诊班,更显他们的优势,也经常能得到女同事和患者的夸赞。
  • /
        孙大治身高近1.7米、皮肤白皙,被众护士称之为“帅哥”。“从打针的普通护士到走上副护士长工作岗位,整整11个年头了,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强度而细腻的生活。”他说。
        2001年,孙大治从华西医科大学护理学院毕业后,应聘到重医附二院,成为外科ICU一名普通护士。当时,医院很少有男护士,父母见儿子不能成为医生,而是去服侍病人后,大失所望。一些同学和朋友也很不解,有人甚至认为是浪费时间。
        早期给患者打针时,不少病人对男护士非常不习惯,有的甚至不让他打针。但当他打完第一针后,患者才惊讶地发现:男人也会打得那么好。后来,甚至一些恐惧打针的病人都点名要他打针。
        很多男护士在结交女友时,同样会遭到不理解的眼光。而孙大治说,他的婚姻很幸福,妻子就是同院的护士,当初认识时,相互很理解,所以才走到了一起。
  • /
        2011年5月11日,广州医学院护理学院举行庆祝国际护士节暨毕业授帽仪式。陈聪等四十七名男护士一起参加当天授帽仪式。有别于女生的娇滴滴,护理学专业的“男丁”们大步流星,别有一番气势,一上台,就引得台下一阵轰动。“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女生的鲜花,真的好感动。”陈聪说。
        “虽然护理学班级里男生一向都是人丁稀少,被称作“宝贝”,但平时都是我们照顾女生,帮他们搬水,拎东西之类的,今天我们总算得到回报了!”大专护理专业的陈聪笑着说,“当在台上戴上神圣的圆帽的那一刻,我觉得很感动,因为这寓意着我们正式开始担负起一份沉甸甸的救死扶伤的责任,正式成为一名“白衣天使””,陈聪激动地说。
        回想当初选择护理专业,陈聪还记忆犹新,“高三的时候因为经常生病,要去医院检查,打针,住院。慢慢地开始觉得护士这个职业不仅可以给自己和家人进行日常护理,还能够帮助到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于是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陈聪毅然选择了“护理”专业。
  • /
        2010年5月12日,浙江嘉兴市第二医院进行“铭记5·12,爱心护士节”为主题的护士节纪念活动,活动现场,该院仅有的男护士崔正兴成了今天的香饽饽,电视台要采访护士时,众多白衣天使将她推到镜头前。
  • /
        毕业于仙桃职业学院的蒋伟,当时在家人的建议下,填报了还属于冷门的男性护士专业。2008年7月毕业后,他来到仙桃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当了一名“护士先生”。每天和其他女护士一样工作在急诊科的岗位上,打针、换药、做皮试、伤口缝合等日常的一线工作是蒋伟每天都会接触到的。
        由于老家在安徽,武汉又无亲人,所以平时他很少出门,有时间就在租的房里上上网看看书,或到医院的健身房活动活动。工作生活紧张有序,也十分充实,用他的话说自己属于标准的宅男型。蒋伟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第一个“护士先生”。
        一部分病人由于思想上的原因都不愿意让男护士去打针,认为可能会比较疼,而蒋伟用事实告诉了他们在护士这个行业里女性能做到的男性也一定能做到而且会做得更好。如今这些病人对男护士也逐渐接受,甚至有的还说:“蒋护士打针一点也不疼”。
  • /
        在长春市心理医院,男护士不稀奇,但作为处置室的男护士,全院却只有一个——楚孔斌,一位80后男子汉。“2008年长春市事业单位招聘,我考进这里来的。”楚孔斌说。当时作为一名男护士,虽然他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面对精神科患者还是有些紧张。他是院里唯一一名男处置室护士,每天要与患者面对面,监督患者服药、给患者打针……都是些需要细心的活儿。
        每天,楚孔斌要看着患者将药服下,并监督他们不要吐药。“有时候你这边看他把药服下,一转身,他就偷偷地把药吐出来。”楚孔斌说,“因为有的精神科患者不愿意配合医生服药,认为药是‘毒药’,有人要害他。所以,你就必须看着他把药真的服下去,一点也不能马虎。”为给患者服药,楚孔斌想尽了办法,与患者“斗智斗勇”。
        一次,患者老王把药放在嘴里,楚孔斌递水过去,老王喝了一口,就迅速地将药和水一同吐到楚孔斌脸上。楚孔斌擦掉脸上的水与老王聊天,一聊就聊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他将药研碎,溶入水里,他也拿一杯水,说,“咱俩都渴了,喝点水接着聊。”老王这才乐呵呵地把药服下。
        楚孔斌说,和患者们接触久了,也会学到不少东西。有一位厨师患者教会了楚孔斌拌饺子馅儿。“一斤肉馅里先放四两水,再放盐、酱油、再放菜,后放油,这样拌出的馅儿才香。”
  • /
        陈天喜和葛洪兵是江苏南通大学附属医院为数不多的男护士。用几位女护士的话说:“他们是科室里的宝贝。”
        陈天喜是从临床医学专业转到护理专业的,说起当初的选择,陈天喜笑了:做决定的前一夜没有合眼,当时在网上看到男护士求大于供就业形势还不错,最终才转的。和他一样,葛洪兵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选择了护理专业。
        陈天喜、葛洪兵在急诊、手术室、ICU等岗位实习时,病人经常认为他是实习医生,得知是男护士时,他们在病房里遭遇最多的是好奇的眼光。时间长了,他们的努力得到了认可和好评。记得在消化科住院部实习时,一位需要灌肠的患者点名要男护士来做。给一个小女孩打针,小女孩没感觉到疼,第二天又来找他打针。医护人员也给了他们很好的评介:胆大心细、体力上有优势,性格也不错。
        工作之余,他们喜欢在家休息,有时也会一起打羽毛球、逛街和K歌。
  • /
        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ICU)有一位男护士,这也是牡丹江市综合性医院唯一一名男护士——谷明利。2008年,谷明利毕业于佳木斯大学康复医学院护理系,从事医学护理工作整整一个年头。一年的工作经历,他感触最深的就是每天都在和死神战斗。
        2009年4月13日,林口县一名9岁女孩被送进ICU,这名有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的女孩患上了多发性神经根炎,整个身体处于麻痹状态,僵直不能动,只有眼球可以转动。看着这名可爱的女孩,ICU的全体护士倾注了所有的爱心。他们每天为孩子捶背、翻身,谷明利和护士们一起为孩子买了布娃娃。为了让孩子能安心治疗,他们还特意准备了一个MP4,有空就为她放动画片。
        在ICU工作,因为有很多高尖端的医疗仪器,有时出现一些小毛病,护士们都会喊:谷大哥,快来帮助看看。小谷会及时处理好。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长说,自从ICU有了男护士以后,大家在排班时都愿意和他分在一个班。谷明利说:“一年的护理工作,最大的欣慰就是看我护理的病人能康复。我喜欢这个行业,因为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
  • /

“男”丁格尔

供图/CFP
责编/杨小淼
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5/11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