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他们每天都要和动物打交道。虽然不会说动物语言,但是他们能通过动物身体的细微变化,观察它们的患病情况。他们,只能通过丰富的临床经验及先进的检测仪器,才能最终确诊它们所患何病。他们,同样穿着白大褂,却有不一样的称谓——兽医。医者父母心,能耐得住性子,去找寻这些无法用语言沟通的动物身上的病痛。
  • /
    黄雅琪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2009年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然后就留在了动物医院工作,一转眼5个年头过去了。回想起儿时与动物的交情,她说:“小时候喜欢看《动物世界》,很喜欢小动物。”鸡、鸭、鹅、猫、老鼠,黄雅琪都养过,唯独没有养过狗。可现在,她却成了医院里的猫狗专家。
  • /
    对黄雅琪来说,人医和兽医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人医,可以直接寻问患者情况,了解个八九不离十后便可以开药。但是兽医就没那么容易诊断了,动物主人对动物的情况表述,很多时候和实际症状是不一样的。比如,咳嗽有人会说成呕吐,腹部硬块有人会说成腹胀,甚至有主人直接打电话来描述动物情况,然后便草草要求医生开药。
  • /
    黄雅琪所在的动物医院驻院医生有5名,医生助理有5名,还有每周一换的实习生。“付出与回报不一定成正比。”黄雅琪说,这里算是广东动物医生界的黄埔军校,外面很多宠物医院、宠物店的医生,都是这里出去的。
  • /
    每天上午10点到11点,下午15点到16点,是动物医院最忙的时间。正常情况下,医院每天能够看20例病例。如果遇上就诊高峰期,一天要看50例。
  • /
    手术期间非医护人员不得入内,但透过玻璃窗还是隐约能看到医生们忙碌的身影。
  • /
    2011年,一名男士抱着一条土狗走进医院,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但主人依然非常喜欢它,把它养得圆圆胖胖的。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出事的第二天。就在前一天,狗狗的前肢卡到水沟里,小静脉划伤断裂,出血不止,这种情况就相当于人类的割脉。黄雅琪赶紧为它做了手术,可是这条小土狗还是因为失血量过多而死去。
  • /
    狗的主人是一名男生,面对狗狗的死别,眼泪夺眶而出。黄雅琪身为一名医生,本着专业素养,她没有在客人面前落泪,而是在处理完后续工作后,跑到了洗手间哭了一场。黄雅琪说,如果那时忍不住在病患家属面前哭,只会让家属痛上加痛。
  • /
    在动物医院工作,最初的级别就是当个医生助理,每个月起步工资2千多元。很多人熬不住,便跑到外面的医院去工作。而从打工的角度说,如果做出一定的名气后,成为明星医生,外面打工的收入多则上万的也有。不过,他们也不是24小时接诊的。每天上午8:30到11:30,下午14:30到17:30,下午下班前半个小时停止接诊。
  • /
    每天中午,黄雅琪都要在华南农业大学的食堂里吃午饭。
  • /
    在动物医院,会遇到一种在一般医院不会遇到的情况——安乐死。黄雅琪曾经接诊过一个名叫悠悠的金毛犬。悠悠来医院的时候,拉稀、呕吐。在进行腹部X光检查后,医生在它的腹腔内发现了肿块,肿黏连非常严重,已经发展到拉血的地步。黄雅琪告诉悠悠的主人,如果动这个手术,难度非常大,必须开腹检查,而且成功的几率不太大。悲痛的主人最后不得不选择为悠悠实施安乐死。
  • /
    那天,悠悠的主人和他的女儿一直守候在悠悠身边,直到它生命的最后一刻。黄雅琪劝他们先走,可是小女孩说,她要等殡葬车来,送悠悠最后一程。
  • /
    对于实施安乐死,黄雅琪有着自己的职业底线,选择安乐死只有两种情况:一是病情发展到动物难以忍受,二是遇到像犬瘟一样传染性极高的疾病。“除此以外,绝不破例。”黄雅琪说。
  • /

兽医仁心

摄影/郗慧晶 供图/CFP
责编/杨小淼
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5/12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