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田雨,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从4岁开始学习马术,期间历经3位老师,从一个懵懂的孩童到现在英姿飒爽的马背骑手,其中的酸甜苦辣更是不为人知。当一匹马被选为赛马的时候,骑手就与马合二为一,共同为了胜利而战,相互依存互为荣耀。
  • /
    2014年5月,田雨骑着马走在北京体育大学中国马术训练基地的柏油马路上,准备参加中国马术巡回赛北京站开幕式上的骑手展示环节。田雨骑的马叫Wonderboy,从她决定做职业骑手开始,田雨就决定给马荣誉,为马而战,让她骑的马在它的一生中都活的有尊严。
  • /
    在田雨十几岁的时候,她对妈妈说想要一匹自己的马。那时的田雨个子还没有马腿高,连马鞍都拿不动,但是她依然坚持给马喂料、洗澡,手都裂了。妈妈看出她是真的喜欢马,于是下决心一路支持她。
  • /
    每天清理马厩,给马清洗水槽、料槽。每天刷马,骑完以后给马洗澡,洗完澡后给马擦干身体,遛马,最后送马回马厩。还包括每周一次的给马按摩全身。这些都是田雨每天必须完成的,也是她和她的马培养感情的最好时机。田雨相信,只有平时对马好,马才会在比赛那短短的几十秒内帮到自己。
  • /
    田雨的第一位马术师父教导田雨说,在马场要保持微笑,友善地和陌生人打招呼。田雨一直记着师父的教诲,无论在哪骑马,田雨都会微笑着对周围人说“你好”。
  • /
    师父教导田雨上马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背挺直。第一次没做到,师傅会提醒,第二次没做到,就要挨马鞭了。“直到现在,我只要一上马,后背就好像谁打了我一鞭子,马上挺起来。”
  • /
    田雨的第三个教练是个荷兰人Vinsent。平时田雨都叫他老温。老温告诉她,训练就是你和你的马一起工作。老温从不把她当成一个孩子来训练,而是按照职业骑手的标准来要求她的。
  • /
    田雨有一匹马叫维多娜,它能听懂四国语言,打圈指令用荷兰语,授课用英语。一次维多娜病了,田雨请法国兽医为它看病,一提到打针的法语,维多娜就十分紧张地想要挣脱。田雨每次表扬维多娜时都会说:“好马呢,你怎么这么乖呀!”然后维多娜就会马上安静下来。每次骑完马后,田雨都会给马洗澡、擦脸。
  • /
    “一个好的骑手,要每时每刻考虑到马的需要。天热,如果我是马,我肯定希望训练过后,骑手先给我降降温。其实什么叫人马合一,什么叫顶级骑手,就是你和你的马之间的相互理解。”田雨在给马匹洗澡的时候会问它的感受,问它舒不舒服,开不开心。
  • /
    擦拭马靴,这是田雨从小养成的习惯,只要准备上马就一定要把自己收拾干净,这是对自己对别人,更是对马的尊重。
  • /
    在参加2014年朝阳公园的马术比赛的时候,骑乘的马匹膝盖有异,出于对马的保护,田雨最终选择了退赛。在她像总裁判长递交退赛申请的时候,裁判长拥抱了她,对她说:“我很高兴看到你做出这个决定,并且敬佩你在这样的年龄就能表现出对马的尊重,你是我在中国看到的第一个真正把马放到第一位的骑手。”含泪退赛,这意味着田雨在国际马联的积分没有了,排名就会下降,但是她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 /
    今年4月份的一场比赛,田雨意外落马。有人把她从马上摔下来的照片放到了网上,对此她一度非常忧虑。“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只是担心姥姥、姥爷看到照片会担心,我的追求已经让老人们操心、惦念,现在的我无以为报,只能以努力训练来回报他们”。
  • /
    “2012年办理出国签证的时候,签证官问我,你妈妈叫什么,当时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蠢,我还能不知道妈妈叫什么?但是后来我慢慢体会,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都是因为妈妈在陪伴我,她一直牵着我的手陪我走,看我长大,看我成熟。”田雨说。
  • /
    5月10日是田雨的生日,连续三年她都是在赛场上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小伙伴们给了她一个惊喜:一个上面带着马形图案的蛋糕。田雨特别开心,花一样年龄的她享受着平凡、普通的幸福。
  • /
    晚上9点半,万家灯火的时候,田雨坐在运输车中,陪伴她的爱马。马匹在运输的过程中非常容易受惊,急速刹车或汽车鸣笛都会造成马的不安,它们可能会弄伤自己。所以每次运马,田雨都会坐在晃动的车厢里,时刻关注它们的情绪。
  • /
    “压力是每个职业骑手都会面临的,它来自方方面面。你要学会自己化解和克服,把它作为你上升的动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就像小鸟飞翔一样,起起落落,才会飞得高,飞得远。起的时候好办,落的时候你该怎么办?这时候,大人根本帮不了你,只有靠你自己。”田雨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
  • /

马背上的女孩

摄影报道/于颖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6/11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