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42年前,单衍龙大叔从山东菏泽闯到了关东。他先是在哈尔滨南岗区烟厂附近拉二道(所谓“拉二道”,就是帮人力车夫在旁边扯根绳子,替其上坡时牵引),那时路况非常差,坡度稍大点就得两人配合默契,否则没法完成搬运工作。跑一趟二里地,大约挣1毛钱。
  • /
    1975年,为了避祸,单叔不得已从哈市跑到五常另谋出路。单大叔算是幸运的,他在当时的五常县背荫河公社九三村附近的红旗砂石厂谋得一份临时工作。在那段特殊的时期,能找到一个解决温饱,又相对安全的地方,已经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了。
  • /
    年轻时的单大叔,身强体壮,扛个二三百斤的力气活也没问题。由于干活卖力,他深得领导的信任,不到半年,厂方就让他带班到附近山场开采石料,并负责厂房建筑维修任务,因为单大叔懂点瓦匠技术。
  • /
    单大叔在红旗砂石厂做临时工的10年里,历经了无数的生死劫难,就像西游记中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一样。有一次在山上采石料时,他发现施工现场正上方有泥土松动迹象,于是他赶紧提醒工友们离开。等单大叔自己最后一个撤退时,两块几十斤的大石头从不同方向朝他滚落过来,砸中了他的左脚。事后,单大叔在医院缝了十几针,至今留下两道深深的疤痕。还有一次,单大叔在装沙过程中,火车车皮突然侧翻了,把单大叔压在车底下。单大叔躺了40多分钟不醒人事。
  • /
    1985年,厂里终于接纳单大叔为正式职工。这让他感到之前的辛苦没有白费,心里也很知足。就在这一年,单大叔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去规化一个30岁年轻人的绿色梦想——让厂区周围的生态环境,变成更美的风景。
  • /
    单大叔当时只买了不到100棵的白杨树苗,每棵1分多钱,未向厂里要苗款,纯属义务植树。这些白杨树几乎都存活下来了。
  • /
    1992年的一天,单大叔在往车皮里装石头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他被车皮门狠狠地砸了一下,连人带石头坠入2米多深的车箱底部,头部和腰部严重受伤,后经医学鉴定,定为八级伤残。
  • /
    出院后,厂方对单大叔也很照顾,给单大叔换了一份更夫和放水(给七、八台推土机放水)的轻便工作,每月工资500元人民币。但是这份工作的工资款只发放了三年,之后就没了下文。直至2007年单位为他办理退休时,依旧未拿到余下的工资款。
  • /
    2002年,单大叔的单位破产了,他继续留下来看守厂房,还开了一间小卖部。小卖部生意并不好,每天能赚个30块钱,客源主要是一些拉沙的大卡车司机。
  • /
    从单叔小卖部往西去十多米,有间平房,也是单大叔的,不过现在已经出租给了别人,每月有六十元的租金收入。对于这些年的日子,单大叔说他一直是在应付着过,平日里经常靠方便面来充饥。
  • /
    值得庆幸的是,在2007年,砂石厂为单叔补办了正常的退休手续,并在2013年11月份给他补发了6200元的八级伤残费。单叔安慰自己道,起码现在每月还能拿到1250元的退休金,至于那未给的工资款,是否可以要回来,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 /
    单叔是1980年结的婚,现在有两个儿子,全在大连工作,老伴在那边带孙子。单大叔自己没啥爱好,闲来无事就靠这台只能收一个频道的电视机打发时光。
  • /
    现在,单大叔的这道“绿屏风”,除补充原有树种白杨外,还添加了不少果树,有杏树、桃树、梨树、樱桃、沙果、葡萄等;最大的白杨树已经成材,直径将近50厘米,大小树木总计400多株,面积6000多平方米。
  • /
    果树虽然都已经挂果,不过他自己吃的很少,大都是免费提供给过路游客或隔壁邻居品尝。
  • /
    单大叔现在最欣慰的就是,每天早晨起床后,围着自己亲手抚育的这道绿色屏风转一圈,瞅瞅那些成熟的果实。当年栽下的白杨如今都成材了,单大叔自己依然好好地活着,每每此时,所有的烦恼自然而然就烟消云散了。
  • /

单大叔的绿屏风

摄影报道/吴胡荼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6/27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