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赵红育静静端坐于木制绣台旁,一双巧手走针如飞,这是赵红育一个人的舞台。从上世纪90年代后,赵红育身边的同行姐妹日渐稀少,早年带过的学生也一个个远去。从传统锡绣发展而来的精微绣,到了赵红育手里,似乎跑到了最后一棒。作为一名有着28年党龄的老党员,她不甘心,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才对得起这些年享受的荣誉和国家的认可。
  • /
    “时代发展使绣品市场萎缩,机绣、电脑绣的出现终结冲击了传统手工业。”赵红育是锡绣第四代传人,15岁走进锡绣艺术大门,21岁进研究所独立创作。40年丝线相伴的日子,令她难以割舍。“一辈子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不容易。干这行,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赵红育说。
  • /
    《饮中八仙》双面绣,这是赵红育最满意的作品,她为此花了整整两年时间。赵红育还绣过一幅《寿星图》,其中的“双面精微绣”法便是在双面绣基础上,经过反复研究和试制,创新而成的。这幅作品,为她的精绣生涯带来巨大荣誉,也为无锡刺绣打开了新局面。
  • /
    “如果只是停留于绣法和技巧,绣制历史画面就不会有漫长感和层次感。”赵红育(左四,1984年摄)说。初学锡绣时,她就自学绘画,如今工笔、油画、水粉、白描都具有相当功力,并精通画、绣、裱整套工序。她还前往南京师范大学进修了艺术课程。当年绣《阿房宫》时,她用心研读完《阿房宫赋》后,才刺下第一针。
  • /
    2007年6月中旬,恰逢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在中华世纪坛举行,赵红育应邀参展,并进行现场表演,不时有观众上前与其攀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观看了赵红育的锡绣双面精微绣演示,赞叹她的作品“真精细啊!”“你是一个殉道者,我向你表示敬意。”一位年过六十的北京同行对赵红育如是说。(此图由赵红育本人提供)
  • /
    2009年6月,赵红育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命名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作品多被各地博物馆和企业老板收藏。
  • /
    “精绣是一代代人努力的结晶,我实在不希望成为最后一棒。”于是,2005年8月,赵红育独立开办了赵红育工作室,开始重新收徒,目前有5名学生跟在赵红育身边。在这些学生身上,赵红育倾注了大部分时间。“以后想让自己的儿媳妇也跟着学”,赵红育说。
  • /
    沈雪梅来自上海,在无锡学习锡绣技艺5年,在老师赵红育的精心指导下,她已学会单面绣和双面绣。
  • /
    赵红育的工作室离家不远不近,单程约40分钟。她每天7点多坐公交赶往工作室,这也是她几十年的习惯,没有急事不打的,节省下来的钱全花在锡绣事业上。
  • /
    回到家已近黄昏。赵红育和老伴赵志毅一起裁剪绣花底料。锡绣工艺采用全手工制作,前后要10多道工序,工作量很大。
  • /
    裁剪好后,赵红育会小心翼翼地卷好,因为绣花底料价格很高。这些底料由赵红育自己贴钱购买,供工作室里的学生使用。“每天这么辛苦,不赚钱还要贴钱”,老伴曾经想不通,后来,还是被赵红育的那股“倔”劲儿给“降服”了。
  • /
    吃完晚饭,赵红育还会继续坐到绣台前做完画稿、勾绷等前期工作,做着做着就到了凌晨12点。(注:勾绷是把画稿上的图案再勾画到绣花底料上)
  • /
    画稿各具特色,一张有时需花费多天。虽然已是公认的锡绣大师,赵红育仍在不断追求创新,从不停息。
  • /
    赵红育的老伴赵先生退休前是无锡无线电5厂的机械设计工程师。一个学理工科的大男人为了减轻妻子的工作量,硬是学会了裁料、裱画。家务活和绣品的后勤工作,现在大多交给了赵先生。
  • /
    几十年来的刺绣工作,使她的腰背会经常酸痛,老伴常给她敲敲背放松一下。赵红育对老伴赞不绝口,“对双方父母都很孝顺”、“退休前40年如一日工作到深夜,有恒心”。
  • /
    赵红育和丈夫育有一子。因为一直忙于工作,对家庭的照顾很少,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称职的母亲和妻子,对儿子和老伴心怀愧疚。儿子在杭州工作,平日家中只有赵红育和老伴两人,一有时间她就尽量替老伴分担些家务。
  • /
    同时是一名共产党员的赵红育,会在创作和授业之外,不遗余力地做些力所能及的社会活动,如到学校义务教课、参加社区组织的活动等,其间的经费大多是自掏腰包。
  • /
    谈及坚持多年的秘诀,赵红育说,“对锡绣的热爱、政府的支持缺一不可”,“民间工艺的实用功能消退后,对艺术功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没有政府的大力扶持,让一个从事精微绣的学生走向市场,是无法生存的”。如今她依然为自己的锡绣事业奔走,干劲儿十足。一想到能让更多人欣赏到精绣这门艺术,她的心底就生出一份喜悦。
  • /

伊人独“绣”

摄影/许大春 责编/江易易
责编邮箱/jiangyiyi@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7/01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