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明代装裱工艺家周嘉胄在《装潢志》中写道:“良工须具补天之手,贯虱之睛,灵慧需和,细心如发。充此任者,乃不负托。” 可见,古籍修复并不是一份简单的手艺活。与大夫相似,古籍修复师大致也需经过“诊”与“治”,才能使古书重现光彩。因此,他们也被称为“古书郎中”。
  • /
    (从左至右)王佳楠、臧春华和耿宁现在是安徽省图书馆古籍修复的主力,也是金陵科技学院古籍修复专业毕业的同门师兄妹。三人均不到30周岁。臧春华2008年毕业,至今入行6年;4年后,耿宁二人也“追随”而来。不过,“班里最后出来真正从事这一行的也只有两三个。”耿宁说。
  • /
    2014年6月17日下午,耿宁的工作是操作修补机。这是洗书、拆书、选配补书纸、修补、装订、压平等二十多道修复工序的中间一环,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耿宁丝毫不敢怠慢。
  • /
    耿宁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张“千疮百孔”的待修书页,在光线较好的地方仔细查看破损处。
  • /
    随后找到与该古籍纸质匹配的纸张,将其撕碎。
  • /
    豆浆机在这里被用来打纸浆,这似乎也算是古老的古籍修复术领域的一大发明。
  • /
    随后,耿宁将书页放入修补机,展平、注水、倒入纸浆、搅匀,一气呵成。
  • /
    修补完的书页要放在毛毡上吸去水分,然后压干。这道工序一般需花费半天时间。
  • /
    机器修补完成的古籍面目一新。
  • /
    耿宁日渐熟练的手法得益于她四年的科班训练,也归功于她不间断的专业学习。2012年是耿宁的本命年,这年1月,她参加了全国研究生考试,4月参加了安徽省事业单位招考,结果双双大捷。之后的一年多里,她白天在安徽省图书馆上班,下班后赶到安徽大学上课,继续进修文物方面的知识,周末也献给了课堂。耿宁(后排左三)今年圆满毕业了。
  • /
    古籍修复行业看似很酷,实际上是项清苦的行当。但年轻的耿宁很喜欢,这兴许是遗传自她的妈妈。耿宁的妈妈是位会计,却十分喜爱历史,于是,当年金陵科技学院招收首届古籍修复专业本科生时,父母便鼓励她去试试。该专业在安徽只招两人,耿宁最终幸运地成为了其中一员。
  • /
    平日里埋在故纸堆里的耿宁,骨子里也是个活泼外向的小姑娘,喜欢摄影、K歌等一切年轻人喜欢的差事。问她工作枯不枯燥,她说,“身边的同事都是师兄弟,大家有很多共同语言”,况且即将成家的她也“习惯了安静的工作”。可喜的是,耿宁的爱人也是馆内同事。
  • /
    1985年出生的臧春华是耿宁的“大师兄”,在业内已有一定积累的他目前是图书馆最资深的古籍修复师。臧春华展示了人工修补术,在粘上纸浆后用镊子钳掉多余的毛边,一人最多一天可修补两页。
  • /
    臧春华说,书籍不是存放在书库就是锁在保险箱里。
  • /
    除了这些零零碎碎的修补活儿,管理古籍其实还有许多工作要做。首先,古籍的年代、尺寸和内容都要一一登记在册。
  • /
    书目解题则是为了让读者直接了解古籍的内容。(注:书目解题是对参考书目所涉及文献的内容加以评介。)
  • /
    装裱也是古籍修复内容之一,耿宁的师弟王佳楠展示了其中一种装裱术——蝴蝶装。
  • /
    此外,工作人员会定期整理古籍。图为民国期间报纸的整理。
  • /
    陈年累月的古籍浑身是细菌,整理古籍如果穿戴不严实,很可能过敏。
  • /
    这些工作耿宁他们都会参与,有时还会参加一些与古籍保护相关的活动。图为2014年6月12日,中华古籍保护计划成果宣传推广活动上,耿宁向读者介绍古籍装订及相关知识。
  • /
    年轻的耿宁与王佳楠都说,特殊的工作性质并没有引来父母的反对,反倒获得了他们的大力支持,所以他们对现在的工作充满激情。在古籍修复领域人才青黄不接的眼下,这样的景象无疑最令人欣慰。
  • /

古籍美容师:坐冷板凳的人

摄影报道/孔华 责编/江易易
责编邮箱/jiangyiyi@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7/03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