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热播,传统古老的麦客被搬上了荧幕,渐渐消失的老手艺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随着科技的发展,效率更高的机械化收割机取代了人工收割这种传统的老式方法。生产方式在改变,但唯独不变的是麦客们这种“逐麦”的生活方式,放足闯荡,然后回归家乡,轰隆的联合收割机下,碾压出现代“麦漂”独特的生活足迹。
  • /
    自5月四川麦黄起,伴着收割机的轰鸣声,来自安徽、河南、江苏等地的“现代麦客”像候鸟一样如约而至,他们驾驶联合收割机从四川开始,从西南向东北追随着季节更替秋收。
  • /
    屈长城一家的迁徙之路是从四川彭山、广汉这一垄垄的麦穗里开始的。39岁的屈长城是安徽凤阳人,这是他加入麦客大军的第7年。每次开工前,收割机师傅们都要带上眼罩,防止麦秆进入眼睛里。
  • /
    今年4月26日,按照惯例,屈长城和爱人从安徽凤阳老家出发前往四川,一路相伴的还有十几位老乡。从四川彭山开始,他们一路向东。直到6月份,安徽老家的麦子成熟时,屈长城一家正好赶回。
  • /
    5月17日早晨7:30,屈长城开车拉着爱人在德阳孝泉镇王谊新村附近晃悠,希望能尽快找到需要收割麦子的村民。两口子没有停车吃早饭,怕生意被别人抢走。屈长城说,他估算,仅在老家凤阳,就有2000多人从事这一职业。
  • /
    9点,屈长城拉到第一单生意。测好麦田尺寸,屈长城就下田了,他已不想和当地人争讨1亩地的标准尺寸到底是多大。竞争激烈,田间地头到处都能看到来自不同省份收割机的身影。只要误差不是太大,屈长城都愿意接受。“有时间争,不如再多做笔生意。”
  • /
    一片刚刚收完的土地,麦客和当地村民就土地大小发生分歧。当地村民并不相信他们手里的GPS测量仪,他们有自己的标准。
  • /
    太阳渐渐下山,农田收割干净,忙碌了一天,女人们才有时间洗衣做饭。晚上7点多,夫妻俩吃了当天第一顿饭。这天,屈长城一家收割了20多亩,净赚700多元,是来川后生意最好的一天。
  • /
    夜晚,是麦客们归队的时候,老乡们将车停在镇子周边休息。大家聚在一起,说着家乡话,开着玩笑,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由于收割机损耗严重,麦客们互相帮助,维修设备。
  • /
    等北方的麦子刚刚收割完,广东的水稻已经成熟,屈长城一家又一路南下。差不多12月份,南方的水稻收割完成,屈长城一家才能踏上回家之路。由西向东,从南往北,5000多公里的距离,离家7个月。
  • /
    屈长城提了一桶水洗尽一天疲惫,对于这些“麦漂”来说,好在一路有热心人相助。在广汉连山镇收割时,当地人会请他们吃枇杷,离开的时候还塞了两大包。在加油站休息时,工作人员会打开自来水管,让他们喝上干净的水,允许他们在厕所里洗澡。
  • /
    入夜,屈长城和老乡们回到各自的车里休息,他掏出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报个平安,电话里,他叮嘱12岁的小儿子在家听话好好学习。虽然牵挂孩子,两代人聚少离多,屈长城和老婆还是咬咬牙,想着能多赚点儿家里日子就富足一些。
  • /
    第二天天亮,麦客们又都各自散开,日复一日。由西向东,从南往北,5000多公里的距离,离家7个月,屈长城在中国版图上划下一个巨大的倒“v”字型。
  • /

现代“麦漂”人

供图/CFP 责编/于晓丹
责编邮箱/yuxiaodan@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7/11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