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黄豪的哥哥走的时候只有6岁。“那天下午他回家后,浑身冒冷汗。我急忙给他炒了2个鸡蛋,但他已经吃不下了。”黄豪的母亲说。她认为大儿子的夭折是因为自己送医不及时导致的,她甚至都不知道孩子得的是什么病。孩子的遗体很快就在乡里人的协助下入土了。
  • /
    为了不让黄豪的奶奶受太大刺激,家人把孩子的遗物都扔掉了。这两张已经模糊的底片是母亲偷偷留下的,想儿子了便偷偷看几眼。
  • /
    两年之后,黄豪出生了。父母商量决定,无论这个孩子是否会患跟大儿子一样的疾病,他们都要尽全力把他抚养成人。然而不幸还是发生了,黄豪在7岁的时候被查出患有血友病。血友病不能一次性治愈,只有不断的注入凝血因子才能保证孩子继续存活。在武汉治疗的时候,医生劝黄豪的母亲放弃,因为这个病会继续影响下一代。
  • /
    医生的话一直深深印在黄豪记忆中,当时他哭着问母亲:“你会不要我吗?”母亲只说了一句话:“妈妈给你承诺,这辈子都不会放弃你。你就安心养病,钱你不用操心。”
  • /
    随着黄豪慢慢长大,用药量也在不断增加。如果母亲一直在医院陪他,就不能顾及家里的小卖铺,光靠他父亲一个人在外跑车拉货是不够支付医药费的。最后,黄豪决定独自去城里看病,让母亲能够安心在家照看铺子。
  • /
    住院的时候,黄豪是整个病房的开心果,他经常跟大家聊自己的囧事,逗大家开心。他邻床的阿姨是广西人,看到黄豪总是一个人,她也会时不时照顾一下黄豪。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带他一起去。
  • /
    每天傍晚时分,黄豪的肘关节和膝关节都会因为长时间神经压迫而疼痛不已。这个时侯,他便用冷水冲洗关节来缓解阵痛。
  • /
    黄豪唯一的遗憾就是父母没能把他生成一个女孩。“如果我是女孩,那就只是一个血友病基因携带者,也就不会表现出症状,他们也就不用那么辛苦劳累了。”
  • /
    武汉这座城市对黄豪来说充满着陌生。自从来到这个城市,除了医院,他没有别的去处,除了治病,他也没有别的想法。当听说城市夜景很美时候,黄豪急忙跑到窗户边拉上了帘子。
  • /
    黄豪的父亲从事建材托运工作,车子是找亲戚借钱买的。平均每天要跑300公里路。近些年他的健康每况愈下,眼睛有些看不清,容易晃神。得知黄豪出院了,父亲便开车到镇上接他。
  • /
    为了尽可能多的挣一些钱,父亲还会跑村子之间的建材运输,虽然钱不多,但是熟人多,收入还算比较稳定。
  • /
    100袋水泥,一袋水泥100斤,每天一万斤的重量需要父亲一个人去承受。他没有任何抱怨只是默默地去承担。“既然孩子生下来了,那么做父母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全力把他养下去。丢弃孩子这种行为我做不出来,她母亲也做不出来。”
  • /
    村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黄豪得了一种可怕的病,只是不了解具体是什么,有些人甚至以为他患了白血病。邻居家的孩子会经常嘲笑黄豪。在学校里,黄豪也几乎没有朋友,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
  • /
    在同龄人中黄豪都比其他孩子显得要成熟懂事的多。“以前上小学的时候,一个班除了那么2,3个人不欺负我以外大多都以取笑我为乐。我走路一瘸一拐的,他们就叫我瘸子,之后又叫我鱼香茄子。后来上了初中了,也就淡然了,很少去理会他们。”
  • /
    这几年,家里的积蓄用的差不多了。只要黄豪不是特别难受的话,父母都会选择走几里山路去找村里的医生给他打针,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就不往城里医院跑了。
  • /
    黄豪的表哥在空闲的时候会在村子里坐诊。每个月月底,黄豪的药到了以后,表哥会给他打针。“每次看到这么长的针管扎进他的手里,我的心都会麻一下。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是怎么熬下来的。”黄豪的表哥说。
  • /
    黄豪的母亲早些年在镇上上班,得知孩子的病情之后便辞职专心在家照顾黄豪。为了补贴家用开了一家小卖铺,村子的人也都知道她的困难,就在她那里买。闲暇之余还会种一些地。“希望他能够走出这个大山,能不回来就永远不要回来了。”母亲一直希望能够还清家里的债务,然后供孩子读完职中,那么她的心愿也就完成了。
  • /
    2014年,16岁的黄豪参加了中考,并顺利考取了职高。“能上职高是最好的,我准备学汽修,这个赚钱。也能够为家里分担一些。”
  • /
    在得病之前,黄豪的成绩蛮好的,家里墙上挂满了奖状。由于长时间生病,黄豪的初中只上了不到一个学期,能考上职中本身就是个奇迹。
  • /
    “父母不能跟着我一辈子,他们也有老去的一天。”谈及未来,黄豪唯一期望的是即将来临的职业高中的学习,毕业之后踏上社会找一份工作,自食其力,能够减轻一些父母双肩上的重担。
  • /
    这天深夜,黄豪的病情再度恶化。凌晨,一家人准备把黄豪送到大医院就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个承诺坚守下去,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父亲说。
  • /

妈妈的二儿子

摄影报道/赵宇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7/14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