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如今在农村,看到最多的便是老人、妇女和孩子。年轻人纷纷离开土地,流向赚钱的工业、养殖业和高附加值的农副产品种植业。在河北高阳县的一个村子里,不少留守的老人也不愿仅仅坚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而是更多选择在当地打些零工,贴补家用。
  • /
      齐和平,61岁,家有11亩地。他的女儿已经出嫁,儿子在外打工,老两口除了种地还要照看孙子。“种地用不了几天时间就种完了,现在都是机械化了,整整地边就可以了。我们老俩口以打零工,看孩子为主,一年下来还可以过得去。”老齐说。
  • /
      王小德,61岁,跟齐和平老人的情况相似,他的女儿也已出嫁,儿子在外打工,家里有11亩地。再加上他父母的地,王小德一共种了15亩地。他的父母都80多岁了,但是生活依然能够自理。地里多数种玉米,玉米产量高,好管理,腾出时间,王小德还能打打零工,照顾一下父母。
  • /
      高宝杰,57岁。他的两个女儿都已出嫁。老人种了20多亩地,其中包括他父母的地以及两个侄子家的地。侄子都在县城开店卖衣服,算是告别土地了。高宝杰的母亲90岁了,所以高宝杰不敢出远门打工,只在村里打打零工,日子过得还不错。
  • /
      史小田,66岁,两个儿子在外地打工,女儿已经出嫁。老人种了13亩地,种麦子产量低,成本高,不挣钱,所以他的地里主要种玉米,只留了几亩地种麦子,收的麦子都是自己家吃。早些年在外打工时,史小田干了几年电工,现在他帮村里人盖房子时搭电线。他的母亲已经89岁了,所以他也不打算出去打工了。
  • /
      于玉生,53岁,两个儿子在外打工,家里有11亩地。老人平时打打零工,生活还不错。
  • /
      马小棉(右),去年她和儿子一起种了10亩麻山药,收成还不错。种麻山药对土质要求很严,要求沙地,土地松软,还要深翻土地近一米。挖麻山药都是人工一颗一颗挖出来,是个力气活。虽说收入高,但真的很不容易。
  • /
      王大龄,56岁,儿子和女儿都已成家立业。去年王大龄种了5亩麻山药,收入还不错。今年他又多承包了十几亩地,每亩1000元承包费。种麻山药成本高,风险大,收入也高。“农民没有什么技术,在外打工也挺难的。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种地才是农民的本分。”他说。
  • /
      老张夫妇都已年过古稀,有两儿两女。两个儿子在县城做小生意。老张家还有不到5亩地,孩子们平时忙,没有时间到地里干活。“好在收与种都已经机械化了,不费什么力气,收的时候孩子们帮个忙就行了。”老张说。
  • /
      老王(左),72岁。他的身后是2012年新建的煤电厂,占了村里不少地,加上修铁路以及房地产开发用地,村里的地已经越来越少了。
  • /
      于森林夫妇年过花甲,他家种了13亩地,去年平均每亩地收入1400元,而今年只有750元。老两口身体还好,于是就在家里加工马桶坐垫,一天能加工150个,每个加工费是0.7元。“一天挣一百块钱就行。”老人说。
  • /
      赵国跃,46岁。他家弟兄六个,他是老小。赵国跃养了10多年的羊,一年剪两次羊毛,能卖不少钱,羊粪是种麻山药最好的底肥,也能卖钱。一年下来,赵国跃能有10万元左右的收入,比打工强多了。“上午放一个多小时,下午放两个小时,回来再喂点饲料,也不耽误我种地,挺好的。”赵国跃说。
  • /
      杨小常,65岁。1994年,他的老伴由于高血压导致半身不遂,2007年去世。杨小常有三个儿子,他们是老人今生最大的骄傲。老大在北京打工十七年,老人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大儿子的;老二在东北的一个大乡镇卖农机配件,有十五年了,已经在当地买了楼房,一家人过得很好;老三留在家乡的染厂上班,有技术,一天挣能一百多,有时候甚至能达到二、三百。老三的媳妇在村里的服装厂上班,一天也能挣一百多。家里的地由杨小常老人负责。现在种地都是机械化,不用费多大力气,杨小常平时还打打零工,一年能挣二、三万。老人身体没大毛病,平时爱喝个小酒。“什么叫幸福?让我说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和和睦睦、快快乐乐就是我的幸福’。”
  • /
    “年轻人进城打工,老人孩子留守村庄”已成为许多村庄的现实。村里留不住年轻人,不只是钱的问题,更多的是城乡间的巨大差距。怎样缩小城乡间的差距,实现城乡一体化,才是解决当下农村问题的关键。
  • /

离不开的村庄

摄影报道/刘立昌
责编/杨小淼
责编邮箱/yangxiaomiao#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7/15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