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桩,就是为高楼大厦打好基脚,工作流程是先挖好桩洞,再放入焊好的钢筋笼子,再灌入水泥。打桩工,作为农民工进城务工的一种类别,用自己的纯体力劳动,参与到城市化建设的行列中。在浙江省永康市皇城里新农村建设的工地上,就有这么一群打桩工。
  • /
    这群打桩工大都是从同一个地方结伴而来,投奔在同一个建筑老板旗下打工。在工地上干活时,他们也往往是夫妻搭档,一个月干20天的活,就有6000到8000元的收入。
  • /
    钢筋工冉云峰一家三口都住在工地。儿子必须在大人的视线范围内玩耍,以防出意外。
  • /
    打桩工张兴江,贵州兴义市人,今年22岁,跟随兄弟及亲戚来到工地。他想脱离老板,自己组织朋友去找工地单干,这样可以多挣些钱。
  • /
    打桩工周兴祥早上起来在工地上洗漱。他说工地什么都不方便,只有用水很方便,能随意用。
  • /
    打桩工将国人,34岁,贵州人。他带着妻子和三岁女儿在工地上干活。不仅要挖地桩,还要破竹子。
  • /
    刚从井底上来的打桩工冉茂吉,46岁,重庆人。他与妻子在工地打桩干了10年。雨后,井底会有水,每天一下工,冉茂吉就成了个泥人。
  • /
    钢筋工冉茂强,重庆人,今年五十二岁,兄弟四人及各自的妻子都在工地上为同一个老板干活。
  • /
    冉茂楼,他是冉茂强的大弟,也做钢筋工。
  • /
    杨昌武,48岁,贵州人。家里有两个儿子在读书,一个女儿已出嫁。虽然已经打好一个地桩,但是还得趁天没黑的时候,把第二天要打的桩洞挖出来。
  • /
    打桩工舒永航,贵州岑巩县人。他在工地干活时不慎摔了一跤,不过对于这点小伤,一般都是自己用双氧水处理一下就行了。
  • /
    打桩工林庭红,53岁,他与老婆、儿子、儿媳一起在工地上干活。一家人住在一个帐篷里。
  • /
    打桩工冉朴昌打好一个桩洞后,开始惬意地抽上一支烟。他是重庆彭火县人,老婆也在工地上。
  • /
    打桩工梁世万,重庆人。不管去哪里他都把一个装有云雀的笼子带在身边,给自己逗个乐。
  • /
    打桩工丁永义正在井底干活。他今年42岁,云南人。丁永义与妻子在工地已经干了十年。
  • /
    钢筋工黄明秀和丈夫冉云峰都是重庆人,六年前经丈夫兄弟介绍,她也来到工地干活。夫妻俩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四岁的儿子。她每天都把儿子带在身边。
  • /
    打桩工许洪州,重庆澎水人,儿子今年三岁。他每天干活都起得很早,只好把儿子抱到工地上,让他继续睡觉。
  • /
    打桩工们一般都会选择露天洗澡。
  • /
    工作了一天,难得有空闲享受一下。
  • /
    工人们的住宿由老板安排,一个帐篷甚至能住四对夫妻。年轻的夫妻虽然也想搭帐篷单住,但处于安全还是打消了单住的念头。大家在一起时间久了,也都无所谓了。
  • /
    工棚很简陋,用砖头支起一块木板就成了床了。晚上蚊子特别多,蚊帐是必须的。
  • /
    这个帐篷就是四对打桩夫妇的家。
  • /
    当问及他们为什么选择打桩这个行业时,他们无奈的语气中总是透露着一些满足。他们说,因为文化水平不高,没有技术,不能进工厂打工,所以这种体力活很适合他们干,总体上生活比较自由。大多数打桩工在一个工地最多也就干两个月。之后,他们就要转移到其他工地上了……
  • /

打桩工

摄影报道/应益民 责编/杨小淼
投稿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08/06
我来说两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