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对于61岁的代琼兰来说,“家庭”永远是第一位,不管再忙再累,每天回家看到一张张亲切的脸庞就是最大的幸福。
  • /
    不过,代琼兰的“家庭”相比平常人家要大得多。除了丈夫、儿女外,还有“喜福乐”老年公寓里需要照顾的17位老人。每次照全家福的时候,代琼兰都要安排好一阵子。
  • /
    自从20多年前村中一位孤寡老人在代琼兰家里安然过世后,代琼兰便萌生了赡养孤寡老人的念头。2004年,靠创业先富起来的代琼兰自筹百万资金建成了老年公寓,把村里和邻村的孤寡老人都接了来。20多年来,她一共赡养过孤寡老人38人,送走了将近20位老人。
  • /
    最近,老年公寓里70岁的聋哑老人李华祖发烧了,代琼兰急忙开车将李华祖送到医院。李华祖无儿无女,2008年来到代琼兰的老年公寓。之前,李华祖不小心摔断了腿,在住院手术期间,代琼兰奔波照料,不知情的人都说这老人真有福气,有个好女儿。
  • /
    医生检查后发现,李华祖的口腔已经化脓,需要打麻药后切开引流。在医生治疗过程中,代琼兰用两手扶住李华祖的头。由于李华祖有听力障碍,不会说话,代琼兰需要一直站在医生旁边比比划划,通过手势让李华祖知道应该如何配合。
  • /
    带李华祖看完医生,代琼兰又急忙赶回老年公寓。因为她记挂着家里的其他“亲人们”。正在院子里乘凉的老人看到代琼兰回来后个个笑逐颜开。
  • /
    李珍和张留宝是来到老年公寓后认识的,在代琼兰的撮合下结成了“老来伴”。两个老人互相关心,一起散步,身体随着心情的好转也有了很大起色。“她是个大好人!”李珍感叹道。
  • /
    在双目失明的邓志斌老人心目中,是代琼兰给了他第二次生命。8年前他带着病来到老年公寓,代琼兰总是无微不至地关心着他的健康,一有情况立即送他去医院治疗,几次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如果没有代院长,我8年前就走了。”邓志斌说。
  • /
    代琼兰对每一位老人的情况都了如指掌。谁的饭量减少了,谁的手浮肿了,谁的牙疼了,她都会注意到。
  • /
    2006年,9岁的孤儿冬梅被代琼兰收养。在冬梅被收养的同年,女孩刘竹春和她双目失明的父亲刘国顺,也被代琼兰接到了“喜福乐”。刘竹春在代琼兰的资助下,治好了脖子偏斜的遗传病,如今正在上高中,是一个好学、懂事的好孩子。出于保护这两个孩子的目的,代琼兰从不让她们接受采访。
  • /
    代琼兰在帮老人们准备晚饭的时候,冬梅会帮忙到地里摘菜。暑假的时候,冬梅除了学习,就是帮妈妈一起照顾老人。
  • /
    每天下午6点,老年公寓的铃声准时响起,这是大家熟悉的吃晚饭的信号。代琼兰总是亲自拿勺子给老人们分好菜,然后用托盘给老人们一一送去。
  • /
    在代琼兰的带领下,公寓里房前屋后都种满了菜。代琼兰自己还经营着一片果园,老人们总能吃到比农贸市场上更新鲜的蔬果。
  • /
    陈正友在享用美餐的时候,还要喝点小酒。
  • /
    李华祖最近牙疼,不能吃硬的,代琼兰就让厨房专门给他煮了稀饭和蛋花汤。
  • /
    代琼兰的老公经常出差,儿子远在西藏忙工程,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代琼兰一个人张罗。除了生意上的事,代琼兰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好每一个老人。代琼兰的爱人对妻子这份大爱的义举非常支持,只要他回家,也会帮着妻子一起照顾老人们。
  • /
    代琼兰还在老年公寓里养了将近20头猪,每天,代琼兰会用自己栽种的菜叶、玉米来喂它们。
  • /
    代琼兰说,收养老人已经快成了她的职业病,只要一遇到孤寡和残疾老人,就会问问他们的情况,看有没有收养的必要。“我会一直照顾他们,直到老人们一个个老去。当然,我也会老,但只要我干得动一天,我就会照管好这些老人。”
  • /

代琼兰和她的“喜福乐”

摄影/李进红 责编/周倩
编辑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9/4

普通农村妇女赡养孤寡老人38人 真人真事演绎“最美家庭故事”


         (通讯员 毛亚南报道)对于61岁的代琼兰来说,家庭永远是第一位,不管再忙再累,每天回家看过一张张亲切的脸,和他们在一起吃饭、聊天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只是,她的“家庭”相比平常人的家庭人数要多得多,自己的丈夫、儿女加上目前“喜福乐”老年公寓里需要照顾的17个老人,她的家庭成员有近30人,每次照全家福都需要一个个安排好一阵的位置。

      代琼兰没有上过学,基本不识字,但她却有几个身份。西山区团结街道办事处下冲居委会纪律检查委员会主任、西山区团结街道办事处下冲居委会上冲村党支部书记、西山区喜福乐老年公寓法人等等。她是调解员、母亲、创业者,她更是一个从1979年开始收养孤寡老人,在35年中照顾了不少孤残老人的善良女人。多年来,她一共送走了近20 位老人,还将2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抚养长大。

      收养孤寡老人成了她的“职业病”

      她一直留着短发,但能明显看到有些头发已经花白。她见人喜欢笑,跟所有人说话都大方、开朗、真诚。

      8月14日中午2点,昆明市西山区人民医院。代琼兰开车半小时左右,将老年公寓里的李华祖老人送到看病。因为牙龈发炎发烧,帮70岁的李华祖送到医院打针消肿消炎已经3天了。

      停好车,搀扶着李华祖,代琼兰轻车熟路走向挂号台,交费、拿单子,然后上电梯到三楼进行治疗。医生检查后,发现李华祖的口腔内有的地方已经化脓,需要打麻药后切开引流,因为李华祖有听力障碍,还不会说话,医生怕他听不到注意事项影响治疗,代琼兰就一直站在医生旁边比比划划,通过手势让李华祖知道要怎么配合,这一站就是40分钟左右。

      李华祖无儿无女,是团结谷律的孤寡老人。2008年,他来到代琼兰的老年公寓,至今已经7年了。

      “医生,帮我看看我牙齿疼”,李华祖治疗期间,一名老人进到治疗室硬是要让医生先看他的。实在没有办法,医生停下手里的活,询问老人的情况。代琼兰听到老人也是五保户并且是残疾人的时候,看了眼老人胸前的牌子,是一张昆明木材厂的残疾证,上面写着:林永昆 55岁。随后,代琼兰迅速地从兜里拿出100多元塞到老人手里,让他到楼下去挂号后上来看。看着老人下楼了,代琼兰说:你们看到没有,他手上只拿着2元钱,这点钱挂号都不够,他怎么看病啊?等李华祖治疗完毕,代琼兰又找到刚才的林永昆老人,问他住在哪里及家庭情况,并告诉人家如果没有地方去可以到她的“喜福乐”老年公寓里来。

      代琼兰说:“收养老人都快成了我的职业病,只要一遇到孤寡和残疾老人,我就会问问他们的情况,看有没有收养的必要。我不希望任何一个老人老无所依”。

      70年代开始收养第一个老人

      代琼兰自筹资金百万办养老院专门收养孤寡老人的事迹,在昆明市西山区可谓家喻户晓。

      1973年,20岁的她嫁到了同样贫穷的团结乡上冲村,家里人连温饱都成问题。

      为了让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好点,1977年,她鼓起勇气走进了村里开办的“红医班”学习打针、接生等医学知识操作。渐渐地代琼兰成了周围小有名气的接生婆。每次接生的报酬是1.6元,但对代琼兰来说,能为乡亲们做事,并得到大家的认可,才是她最大的收获。

      1979年,代琼兰的一个决定震惊了上冲村——将村里的孤寡老人王刚接到自己家赡养。

      这个决定的起因是代琼兰发现村里的孤寡人员王刚有好几天没露面了,当代琼兰敲开王刚家的门,发现了生病多日奄奄一息的王刚。代琼兰喂老人吃了药,并和丈夫把家里仅有的玉米饭端来给老人。

      28天后,代琼兰决定将卧病不起的王刚接到家里。代琼兰家当时也很贫寒,一家7口人连玉米饭都吃不饱,这一决定遭到公公婆婆的强烈反对,在她耐心的开导后,家里人最终同意了。

      自此,王刚老人在代琼兰家一住就是23年!2002年2月7日老人安详地走了。就是从那一刻起,代琼兰就许下心愿:自己有能力时一定要给像王刚一样的老人建一个大家庭。

      2004年老年公寓建成后,代琼兰不但把村里和邻村的孤寡老人都接来了,甚至一些无依无靠、孤立无援的孩子,代琼兰碰上之后,也会把他们接到老年公寓住下。老年公寓里的老年人最多时有38位。

      在那些孤寡老人的眼里,代琼兰是他们的好女儿,在那些孤立无助的孩子们的眼里,代琼兰是他们的好妈妈。

      她的青春年华都在老年公寓里度过

      2006年,9岁的孤儿冬梅被收养了,14岁的刘竹春,和她66岁双目失明的父亲刘国顺,也在这一年来到“喜福乐”,并在2010年由代琼兰付钱,治好了刘竹春脖子偏斜的遗传病。患精神病的84岁老人严老兰、双目失明的邓志斌、83岁的李桂芬先后住进了“喜福乐”。老人们住进来以后,给他们梳头、洗脸、搓脚、照顾大小便,就成了代琼兰每天都要完成的工作,老人们生病住院了,代琼兰便掏钱给老人看病并照顾到底。“我83岁了生病还有这么大一个女儿照顾我,我真的是太有福气了!”李桂芬老人说。

      “喜福乐”创办至今已有10年,床位达到了144个,在这里,代琼兰照顾的人最多时有38人,除2个小女孩外,其余38位都是孤残老人(其中有5人是盲人,年纪最大的98岁)。10年来,她一直和公寓里的老人同吃同住,和请来的两名工人一起照顾着老人。近两年来,年长的老人相继去世,每一个老人临终前,推头、洗脸、洗脚、擦身,再穿上干净的装殓衣服。去世后,苹果、香蕉、蛋糕各一盘,供在灵前,还健在的老人看在眼里,感激在心里。现在,老年公寓里还住着17个老人。

      “没有她就没有我现在的生命”

      8月14日下午4点,代琼兰带着看完牙医的李华祖回到老年公寓,收养的女儿冬梅忙着在地里摘菜,现在正值暑假,冬梅除了看书做作业,就是帮助工人一起给老人们煮饭、送饭等家务事。

      老公去出差了,儿子远在西藏做工程,家里大小的事情都是代琼兰张罗,除了生意上的,她的任务就是照管好每一个老人,这里更像是一个离不开她的大家庭。其实,除了老年公寓,代琼兰依旧是自己一家的“主心骨”,大道到老公,小到外孙子,大家的每一件事情,不管大小,她都不愿其烦地操劳着。

      “她是个大好人!”接过代琼兰削好的苹果,李珍和张留宝在来到老年公寓后,在代琼兰的“撮合”下结合成的“老来伴”,在这里有了名正言顺的亲密关系,两个老人互相关心,一起散步,气色和身体都好多了。

      “小邓,天冷起来了,要记得比前几天多加件衣服了!”邓志斌是个盲人,在他的心目中,代琼兰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8年前他来到这里,身体本来就不太好的他经常突发状况,代琼兰总是无微不至地关心、关注着他的健康,一有情况,立即送他去医院治疗,几次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如果没有代院长,我可能该8年前就走了,是她给了我这几年的生命!”

      老人们每天都能吃到生态菜

      “叮铃铃!”下午6点,老年公寓的铃声定时响起,这是大家熟悉的吃晚饭的信号。回锅肉、酱爆茄子、白菜汤,代琼兰一勺勺给老人们分好菜,拿托盘给老人们送去。牙疼的李华祖不能吃硬的,代琼兰让厨房专门给她煮了稀饭和蛋花汤。

      “狗狗,你要多吃点噶?”代琼兰几次夹菜给收养的大女儿春春,7岁时随父亲来到老年公寓的春春,一住就是10多年。代琼兰给她找了学校,送她到昆明市的女子中学去上学,如今,春春已经上高中,她一直把代琼兰当作最亲的人。说起理想,她说,想做一名心理咨询师,特别想做一个专门研究孤寡老人心理状况的医生。她说,经常和公寓里的老人们在一起,或多或少等感觉老人们在心里健康方面还是有一些问题,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理想。

      除了春春,代琼蓝收养的另一个女儿冬梅今年也上初中了,女儿不太爱说话,她也从不强求她接受采访或是讲述孩子从不愿意提起的过往。

      安顿好老人们的饭菜,代琼兰突然拐进一个围墙里了,原来她是来看看圈里的猪。今年,老年公寓养了近20头猪,几乎每个月这里都会用自己栽种的菜叶、玉米喂大的猪肉既生态、口感又好。此外,白菜、辣椒、茄子、洋葱……在代琼兰的带领下,公寓里房前屋后都种满了菜,老人们基本都能吃到比昆明农贸市场上更新鲜、更生态的蔬菜。

      “我会一直照顾他们的,直到老人们一个个老去,当然我也会老,但只要我干得动一天,我就会照管好这些老人”,代琼兰一直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