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丝瓜成熟的季节,也是张玉复家诗画收获的季节。张玉复今年78岁,家住辽宁省营口市老边区路南镇欢心甸村。他以楹联创作见长,出版过多部作品集。
  • /
    平时在家里,张玉复不是在读报、读书,就是在写作。写作,是张玉复一生的追求。
  • /
    张玉复将自己的书斋定名为“淡泊居”,意为淡泊明志。张玉复家族世代以耕读为务,祖父堂号“敦厚堂”,寓意忠孝传家。在敦厚堂辈,张玉复二祖父张源兴读书最多,他在家开馆教学,在农闲的时候,为张氏子弟以及邻里幼童授课。张玉复的国学基础,就是在这个时候初步奠定。
  • /
    每年八月份,营口张玉复家都要举办“丝瓜架下诗画会”。这是张氏家族的节日。在这天,张氏家族聚集在张玉复的小院中,以诗唱和,其乐融融。年龄最长者93岁,最小者6岁,有些年迈的亲友甚至会坐着轮椅参加。
  • /
    诗画会现场,文友互赠诗集。诗画会的创办源于1999年秋,当时张玉复邀约营口市诗词学会理事吴兆源等几人在家雅聚。畅谈诗词之余,吴兆源突发奇想:“家里人各个能诗善画,为什么不搞一个诗画会,每年把亲友聚在一起,饮茶诵诗,这样多好?”于是,“丝瓜架下诗画会”就这样诞生了。
  • /
    诗画会现场,是文友相互酬答的绝佳机会,很多诗画爱好者会现场泼墨。
  • /
    张玉复家族孙女及儿媳也会集体奉上诗歌朗诵以及精致的舞蹈
  • /
    除了吟诗,会上还有戏曲表演,甚至有专门的乐队伴奏。
  • /
    张玉复的二哥已经93岁高龄了,但是老人身体硬朗,讲话充满激情。
  • /
    张玉复老伴孙占华也是一位热爱诗歌创作的人。孙占华比张玉复小四岁,是张玉复六弟的同学。当年,两人同在农机厂上班,业务接触很多,彼此产生好感。
  • /
    孙占华这些年来为张氏家族上下操劳着。张玉复的父母卧床18年,全是由孙占华昼夜料理,即使是亲生女儿,恐怕也很难做到孙占华的程度。
  • /
    对于未来,张玉复充满期待,积玉堂家族老字辈刚刚决定,正式把积玉堂的传人定为张玉复的侄子张润堂,他将继续把积玉堂文脉发扬。
  • /

相约丝瓜架

摄影/寇德印 编辑/杨小淼
编辑邮箱/1714523629@staff.cntv.cn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9/18

“积玉堂”张氏家族:丝瓜架下的诗联韵语


         (记者寇德印报道)秋意浓,一架丝瓜枝蔓纵横。又是一年收获之际,营口张玉复在诗联创作上又耕耘一年,“积玉堂”家族再聚丝瓜架下,把酒吟诗,共话桑麻。

      连续15载举办“丝瓜架下诗词书画会”

      张玉复,家住辽宁省营口市老边区路南镇欢心甸村,今年78岁,笔耕不辍,创作楹联八千余副,是营口楹联界的领军人物。更难能的是,张氏家族几乎各个都是诗词创作高手,诗词曲艺样样精专,这在全国都是极为罕见的。

      “丝瓜架下诗词书画会”,是张氏家族每年8月内最重要的节日。在这天,张氏家族聚集在张玉复的小院中,以诗唱和,其乐融融。当日所创作的作品,都会结会集出版,以作纪念。

      今年8月23日,第15界“丝瓜架下诗词书画会”如约举办,参加者一共108人,除张氏亲友外,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友,这其中,年龄最长者93岁,最小者6岁,有一位老人坐着轮椅参加诗会,场面令人感动。

“我们张家,各个爱读书,各个有绝活,”93岁的张玉赞是张玉复的二哥,身体硬朗,他站在台前,高声为亲友表演了一段单口相声。

      三代同堂,轮流上前表演,吟诗、唱歌,还有舞蹈,张玉复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孙女,各展才艺。

      “古有竹林七贤会,今于瓜架百姓歌。”

      1999年秋,张玉复邀约营口市诗词学会理事吴兆源等几人在家雅聚。畅谈诗词之余,吴兆源突发奇想:“你们家族各个能诗善画,为什么不搞一个诗画会,每年把亲友聚在一起,饮茶诵诗,这样多好?”

      张玉复院内的丝瓜架上,绿叶苍翠,硕果累累,吴兆源信口而言:“就叫‘丝瓜架下诗词书画会,如何?’”“丝”与“诗”谐音,丝瓜可入药,可食用,枝蔓相连,生命旺盛,正象征张氏家族血浓于水,积善养德,诗书传家。

      吴兆源的建议与张玉复的想法一拍即合,“丝瓜架下诗词书画会”至此肇始,如今已是第15个春秋。

      耕读并举的“积玉”之家

      张玉复家族世以耕读为务,祖父堂号“敦厚堂”,寓意忠孝传家。在敦厚堂辈,张玉复二祖父张源兴读书最多,他在家开馆教学,在农闲的时候,为张氏子弟以及邻里幼童授课。张玉复的国学基础,就是在这个时候初步奠定。

      张氏一族,诗礼家风,与敦厚堂家塾的培养密不可分。家族玉字辈弟兄25人,后来都有公职,几乎没有在家务农的,以张玉复兄弟7人而言,大哥是老边区党校副校长,二哥是电业局工会主席,三哥是电业局技术干部,四哥为大学教授,六弟为老边区法院院长,张玉复行五,在老边区人大退休。

      在1937年,东北早已陷入日寇铁蹄,外加此年大水,庄稼颗粒无收,敦厚堂被迫分家。张玉复的父亲张果珍携妻挈子,独撑门庭。

      家里生活条件差,外加战乱频仍,张果珍把子女安排在不同地点求学,张玉复大哥、二哥、四哥在大连读书,张玉复在营口大石桥念小学。张果珍这样安排,目的是分散风险,万一某一处孩子无法读书,还可以投奔另一个地方,继续学业。

      张玉复三哥张玉实自幼好学,他想,祖辈敦厚堂赫赫有名,如今张家分家了,父亲这一族也应有自己的堂号,想来想去,定名“积玉”,此中之玉,并非金钱,而是仁义、德行,祈望积善之家,积德生福。“积玉堂”的称号,就在这时候产生。

      “淡泊居”主人的楹联梦

      张玉复为自己书斋定名为“淡泊居”,典出诸葛亮《戒子篇》:“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当年,张玉复从营口市老边区人大退休,骤然释下担子,一时举足无措。张玉复一生无求名利,只愿吟诗作赋,于是,他把更多经历都放在了诗词联赋上。

      在沈阳建筑大学教书的四哥张一志了解五弟心思,特意从沈阳赶来,带来辽宁省楹联学会会长尚文化先生的一副对联,让张玉复对出下联。

      张一志这么做的目的,是想引荐张玉复与尚文化先生结识。张玉复一口气写出几幅下联,到沈阳拜见尚文化。尚先生非常高兴,他对张玉复的对联大加赞赏,亲写嵌名联相赠:

      玉露常凝山竹翠,

      复风远送岭松苍。

      尚文化指点张玉复写对联要注意三点:第一是对仗,第二是韵律,第三是意境。张玉复以此为圭臬,不辍练习,终有所成。

      孔子诞辰2500年,中国楹联学会与山东曲阜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楹联征集活动。当年,参加征联者七八千人,有三万副对联参赛。张玉复一个人写出了37副,其中7副入选作品集,有3副被刻成牌匾,悬挂在曲阜市的主要景点之中。

      这是一个太难得的成绩,营口市楹联学会副会长杨曦光评价:“张玉复一个人就完成了辽宁省的任务。”

      到目前为止,张玉复楹联作品在全国、省、市、区级一百多种刊物上发表,编著《玉赋诗词联曲选》1—3集,《积玉堂诗志言行录》1—4集,另有《中华组景诗钟集》等作品出版。

      写标语写出的爱情

      张玉复并没有在学校读多长时间书,他从小学一年直接跳到三年,到五年级下学期就毕业了,家贫以及战乱,终止了他的学业。为谋生,张玉复在老边区政府做通讯员,那时刚刚解放,连区委书记都没有一辆自行车,往来传达通知,只能靠双腿。16个自然屯,往返三十里,张玉复每天都要跑一趟,那段艰辛成就了他今日的成功。“每次区里下达的通知,都是由我来起草,由领导批改,然后印刷,再送出去,”张玉复说,“我的文笔就在那时候被锻炼出来。”

      张玉复的爱人名叫孙占华,比张玉复小四岁,是张玉复六弟的同学。当年,两人同在农机厂上班,业务接触很多,彼此产生好感。腼腆的张玉复不敢表白,委托六弟给孙占华写信,推荐自己。孙占华对记者说:“张玉复在单位非常活跃,不但能写诗,而且爱唱歌,一手毛笔字写得飘逸洒脱。”

      那个年代流行写标语,有一幕令孙占华终生难忘,在砖厂的大烟囱上,张玉复被吊车吊起,他拿着刷子在烟囱上写簸箕大小的字,孙占华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倾慕张玉复。如此,彼此欣赏的人走到一起,风雨相伴至今。

      张玉复评价孙占华——“勤俭、孝敬”。

      公婆卧床18年,孙占华昼夜料理,即使是亲生女儿,恐怕也难做到孙占华的程度。她为张氏家族上下操劳,某年张氏六兄弟春节团聚,也爱写诗的孙占华即兴赋诗:

      春风送暖春意浓,春花飘香春草生。

      兄弟情深春常在,明春还聚我家中。

      孙占华以六个“春”字,代表六兄弟,以“春”喻手足情深,贤良聪慧,跃然而出,张玉复对此感念不已。

      对于未来,张玉复充满期待,积玉堂家族老字辈刚刚决定,正式把积玉堂的传人定为张润堂,他是张玉复的侄子,逐步接替张玉复执掌积玉堂文脉。

      张玉复提出三点希望:1、扶上马,送一程。玉字辈德艺双馨,要利用自己能力,尽力帮助张润堂进步;2、一靠二抓三培育。靠老辈,抓主干,培新苗。老辈是指玉字辈老先生,主干则是指在诗词创作领域能力突出的张润堂和张永堂、于道鹏等,新苗则指孙辈张欣竹、张鸿飞等人。

      现在,张玉复正在编纂《积玉堂诗志言行录》第五卷,前四卷已经出版,第五卷计划在2016年出版。

      积玉堂的事业还在继续,丝瓜架下的读诗声依然朗朗,张玉复家族节俭勤奋的精神,永远是那么不屈不挠!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