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在于海河去世以后,大女儿于立雪作为“最美家庭”代表,为大家讲述了家中的故事,她说:“如果说我的爸爸是一棵挺拔的松,那我的妈妈就是那深深埋在地下的根,不遗余力又默默无闻。”
  • /
    于海河,黑龙江省宝清县政协副主席兼农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因带病坚持工作致病情恶化,引发败血症,于2013年11月6日,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年仅51岁。在去世前两天,他还在园区安排部署工作;去世前一天,他还在政协主持召开会议;去世前两个小时,于海河还在病床上看即将上报的项目材料。他的一生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声名显赫的伟业,有的只是一颗对党、对人民的赤诚之心。
  • /
    乡纪委书记、副乡长、副书记,镇长、书记,农业局长……走遍5个乡镇140多个村屯,20多年里,于海河就没离开过一个“农”字。在这片黑土地上,他留下了坚实的足印。图为于海河生前进行农业拉练检查时的留影。
  • /
    于海河的爱人毛淑香,她和普通人家的妇女一样为了生活奔波,从来没有要求过爱人利用手中的权利帮自己找一份稳定工作。照顾家人的饮食起居,是毛淑香每天的主要工作。闲不住的她还经常到外甥合伙经营的一家小卖店去帮忙,“操劳惯了,闲不住。呆着比干活还难受。”
  • /
    入秋了,毛淑香让女婿采摘了一些山姑娘,清洗干净,留着冬天冲水喝。她说:“有这纯绿色天然的药材,何必总花钱买药呢?”毛淑香习惯了节俭,如果没有于海河的突然离世,住在一个小区的邻居甚至都不知道她的爱人是县里领导。
  • /
    毛淑香的母亲住在乡下,老人家不习惯城市楼房里面的生活。回到老家看望母亲,是一家人最期盼的事。于海河在乡镇工作时,毛淑香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农村一住就是十几年。她对农村有感情,也知道农村生活的辛苦。所以等天气冷了,她还是打算就把妈妈接到县城里住。
  • /
    孩子们白天都要上班,每天晚上女儿给毛淑香梳头,成了家中难得的温馨时刻。失去了爱人,没有了爸爸,适应这样的生活对她们并不容易。
  • /
    毛淑香有两个女儿,老大叫于立雪,老二叫于清云。她最盼望的就是节假日,孩子们都在家,母女三人一起去逛街,即便是什么都不买也很开心。
  • /
    直到于海河去世,一家人都是住在这个使用面积只有50多平米的房子里。于海河在世的时候说过:“房子不是家,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
  • /
    于海河一生中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这些书也成为他留给两个女儿最大的财富。图为于海河、毛淑香搬至宝清家中拍摄。因为广泛的阅读,姐妹俩十分顺利地考上了大学,大女儿于立雪还在父亲的支持下考上了研究生。毕业后,她们在父亲的鼓励下参加公开招聘考试,通过考试找到了工作。
  • /
    1999年,于海河和两个女儿的合影。于立雪上高中时,有个同学很惊讶地问:你爸爸是镇长吗?当时同学的表情倒是让于立雪很奇怪,镇长有什么不一样,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于立雪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家庭有什么不同,因为那时是2003年,她们全家连一件羽绒服也没有。
  • /
    女儿在整理于海河遗物时,发现了父亲生前为她们记录的各年级的学习成绩,初高中毕业证。陈旧的资料被保存得平整干净,一如于海河对女儿的爱,物细无声。
  • /
    由于工作繁忙,于海河能陪家人的时间不多。这是一家四口唯一的一张全家福。
  • /
    于海河的小女儿于清云出嫁时一家人的合影。女婿寇建鹏是一名人民警察,对于他来说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饭,他说:“顾得上大家,就顾不上小家。只是辛苦了我的岳母和妻子。”
  • /
    看着以前拍下的照片,于清云经常感到爸爸还没走,从前的快乐时光就在眼前。
  • /
    毛淑香的小外孙杨杨,九个月大。 在于海河离世后的一个月,杨杨降生了。毛淑香说:“他可能是怕我太寂寞,让杨杨来陪我。”
  • /
    几个月以来,于海河的故事从家乡宝清县传到双鸭山市、从黑龙江省传到全国各地。中央领导同志作出批示,要求全国党员干部认真向于海河同志学习。2014年5月7日,黑龙江省妇联主席张爱民到于海河家中慰问于海河家属并送去慰问金,毛淑香说:“在海河去世以后,我们家得到了各级政府太多的帮助,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大家。”
  • /
    于海河逝世后,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他生前的日记。字里行间充满了他对人生价值的科学思考、“三农”事业的执着追求、美好生活的无限热爱、家庭亲人的浓浓深情。(资料图)
  • /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丈夫于海河一直是毛淑香生活的中心,她的主心骨。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毛淑香常常觉得空落落,一个人久久地呆坐在丈夫的遗像前,默默流眼泪。家中摆着一对儿瓷人儿,毛淑香说,她要带着这两个瓷人去南方旅行。因为于海河说过妻子从来没出去门儿,等他退休以后带妻子去南方旅行。可是于海河却先走了,毛淑香说她要帮爱人实现愿望。
  • /
    为了帮助宝清县筹建于海河纪念馆,于海河的大女儿于立雪被借调到县委宣传部,现在纪念馆已初具规模。“爸爸活着的时候没有好好尽孝,现在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在这里,于立雪仿佛能感受到爸爸熟悉的气息。
  • /

大女人毛淑香

摄影/王启民 责编/于晓丹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9/28

“农民的好儿子”于海河身后:有爱的地方就有家


        (通讯员 于海利报道)2014年5月15日,在全国妇联组织的“最美家庭”评选活动中,于海河毛淑香家庭当选。在表彰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同志说:“男同志凡是能干事、干成事、不出事的,家里必定都有个明白的女人。毛淑香的丈夫于海河,生前任黑龙江省宝清县政协副主席,是全国选树的‘最美基层干部’典型。毛淑香从未要求丈夫利用乡长、局长的职权为自己找一份稳定工作,一直靠种地、卖菜赚钱养家。对当公务员的党政干部来说,家有贤妻第一宝,妻明夫廉祸害少。妻子勤俭持家、不攀不比,对丈夫是最好的保护、最大的支持。”

      上世纪八十年代,于海河和毛淑香住在黑龙江省七台河一个叫云山村的地方,一直和父母亲一起生活。那时,于海河在离家50多里路的宝清县富山乡中心校上班,因为路不好走很少回家,毛淑香自己在家担负起抚养两个女儿和照顾老人的重任。洗衣做饭,喂鸡喂猪,下地劳动,起早贪黑的,没有一点怨言。毛淑香对公婆说话总是笑呵呵的,从没生过气,发过火,就像对待亲生父母那样,公婆也把毛淑香当成了自己的闺女。毛淑香和丈夫的家人从没有红过脸,就是妯娌间也从没争吵过。

      这样的家庭关系,这在村里没有不夸的。

      后来于海河的六弟结婚,他们才搬出来,住在父母的后院——两间茅草屋。虽然分出来住了,毛淑香一如既往地照顾公婆,但凡做了好吃的,宁可自己不吃,也必须给老人送去。有时候两个女儿表现出一点不舍得了,毛淑香总对她们说:你们还小,以后好吃的机会还多着呢。爷爷奶奶年岁大了,一辈子受苦,有好吃的要多给他们吃。”

      当时,他们家的条件非常苦,屋子矮小,夏天雨水渗进屋顶,整个屋子都是湿漉漉的,因为蚊子太多会咬孩子,有潮气也很少开窗。冬天到了,因为没有暖气,水缸冻得结了一层冰,毛淑香经常半夜用手摸摸孩子,恐怕把她们冻坏了。

      于海河任宝清县富山乡纪检书记时,已经是1990年了,大女儿于立雪已经读小学四年级了。那一年,他们才搬到富山乡居住,虽然还是个矮小的屋子,但是一家人总算结束了异地生活。几年以后,因为于海河的工作调动,一家人搬到宝清县城。到了县城,花销大了,毛淑香没有工作,还要补贴老人,就靠于海河自己微薄的工资,很难维持生活。毛淑香和于海河商量,买一辆手推三轮车,自己推着它到街上去卖蔬菜水果。那时候,于海河已经是宝清县七星泡镇的镇长,同事们都不知道他的爱人还在推着三轮车卖菜。

      后来,在朋友的支助下,毛淑香开起了小吃部和旅店。为了省钱,她很少雇佣服务员,大部分活儿都是自己一人来干。为了多等几个客人,她总是守到凌晨才肯休息。为了这个家,毛淑香付出了太多。有人对毛淑香说:“大镇长、大书记的爱人还推着三轮卖菜、开小吃部,多丢人啊。让你爱人给安排个工作吧!”毛淑香说:“靠劳动赚钱养家,不丢人。”

      尽管这样辛苦劳累,尽管这样清贫,他们夫妻总是相敬如宾,浪漫不足,却温馨幸福。他们之间不需要甜言蜜语,只用一个深情的眼神,互相就体会到了关爱,只要几句朴实的语言,互相就感受到幸福。他们之间是理解,是默契,为了对方的健康可以改变自己的习惯。

      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毛淑香和丈夫也不忘孝敬老人。在农村老家居住时,每次于海河回来,都要先到父母屋里问候一声,陪他们说说话,只有看一眼父母他才放心。搬到城里后,他们夫妇每年都要带这孩子回父母家过年。有一年春节,因为于海河的工作原因,夫妻俩不能回家,当听到春晚上《常回家看看》这首歌时,于海河夫妇都禁不住满眼热泪,初一早晨就领着孩子赶回老家,给老人拜年。

      于海河老母亲病危时,正值单位有上级检查。他心急如焚,检查一结束就赶回了老家,弟弟对他们说,母亲的身体早上就凉了,但就是坚持着,等待她的儿子儿媳回来。于海河呼唤着老母亲,老人家竟奇迹般睁开眼睛,露出微笑,几分钟后才安祥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每次提起这件事,夫妻俩都不免伤心流泪。

      母亲去世后,于海河老父亲的身体也每况愈下。80多岁的老人得了脑出血后,医院见出血量很大,建议直接放弃治疗。夫妻俩坚持说,只要有一线希望也要治疗,即使让老人多活一天也是好的。就这样,于海河白天上班,晚上骑着摩托到医院护理父亲,毛淑香更是没日没夜地照料老人。经过六十多个日日夜夜,老人奇迹般康复了,连医生都感到意外。

      从这以后,为了不让于海河工作分心,毛淑香一有时间就去照顾公爹,每次回去都要为老人擦身子,换衣服,擦屎接尿。在老人生命的最后阶段,因为长期卧床,经常大便干燥,她甚至用手帮助老人排便。

      “我对你亏欠的太多太多了,等我退休了,不忙了,领你出去走走,看看祖国大好河山。”于海河总对毛淑香说,“我要活到七八十岁,和你白头到老。”

      于海河的大女儿于立雪说,爸爸妈妈对她们姐妹俩关心最多的就是学习,即使是在家里条件最困难的时候,也总是听他们这么说:“对于上学这件事上,不要有经济方面的顾虑,你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能读到硕士读硕士,能读到博士爸爸妈妈就供你们读到博士。学费、生活费你们完全都不用担心。”姐妹俩能顺利地读大学,于立雪在大学毕业后能够有机会继续深造,获得硕士学位,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说,其中的辛苦不难想象。

      即使在两个女儿走上工作岗位之后,于海河毛淑香夫妇也经常督促他们,读书是一辈子的事情。于海河一直保留着学习的习惯,对于电脑知识曾经一知半解的他,通过学习,主持建立起宝清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区三维立体宣传系统。父母的优良品质和习惯影响着两个女儿,引导着她们走向非常优秀。

      在妻子的支持理解和自己的努力下,于海河的工作越来越有成绩,赢得了领导的信任和群众的爱戴,从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开始,历任镇长、书记、局长、县政协副主席兼宝清现代农业示范园区主任等职务。于海河常感慨,自己从一个衣不能蔽体、食不能裹腹的贫困农家娃走到今天的位置,过上今天的生活,他很满足。而这一切都是党给他的,他所能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的回报社会、回报党。他还常说,父母都是农民,为农民办事,就是报天恩。为了这个信念,他没日没夜的工作,没有周末和休息日。即使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仍忍着剧痛坚持在工作岗位上。2013年11月6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坚持坚持省级示范园区申报材料。

      于海河突然离世,毛淑香痛不欲生,不久,她的头发白了起来。她在于海河小书房的书桌上,摆放着丈夫的遗像和一对瓷质人偶,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怀念着她心爱的海河。

      这个坚强的女人并没有倒下,她要自己用柔弱的身躯,支撑起这个家,去完成海河未了的心愿。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