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敖其尔夫妇各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但是这些年来,他们却几乎没有存款,有的时候甚至还要举债。
  • /
    一套60多平米的旧式楼房就是敖其尔夫妇现在的家。屋里的家具简单得甚至有些简陋:两个老旧的档案柜是他们的衣柜,三张捡来的课桌是他们的橱柜,一台20英寸的老电视摆放在被锯短腿的旧课桌上,外加一张房东的旧床……他曾跟房东抱怨说房租太贵,房东反问道:“你们给别人资助多少钱都舍得,怎么轮到自己就什么也舍不得了?”
  • /
    敖其尔出生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一个牧民家庭,20岁参军入伍。五年的部队生活留给他一笔可贵的财富:15次嘉奖、一次三等功。敖其尔与公益结缘开始于1987年。那一年,他在北京出差时遇到了一个带着残疾儿子流浪街头的牧民。敖其尔为他们安排了吃住,还帮他们买了回家的车票。
  • /
    1984年,敖其尔把10多名贫困孩子接到家里抚养。为了照顾这些孩子,敖其尔夫妇经常在工地上捡废木块, 或在垃圾堆里筛煤渣。38年来,夫妻俩花费25万余元资助了37名贫困孩子,还为370名贫困大中小学生争取到40多万元的捐助。图为曾经受到资助的大学生向敖其尔介绍学习情况。
  • /
    前不久,敖其尔的妻子陈银锁不小心伤到了脊椎骨,医生建议她卧床休息3个月。但是她性格好强,要求医生在两个星期内帮她恢复。对此,医生告诉她:“恐怕全世界也没有医生能做到。”
  • /
    躺在病床上的陈银锁时不时地会看看报纸,生怕会错过某个需要帮助的孩子的消息。
  • /
    陈银锁是个非常传统的蒙古族妇女,勤劳、热情。“每次我提出捐赠,她从不反对。每次我把别人家的孩子接家里抚养,她也从不拒绝。”敖其尔评价妻子说。
  • /
    敖其尔夫妇对待同病室的病友也十分热情。图为敖其尔把自己的摄影作品赠送给病房的病友。
  • /
    夫妻俩在医院吃的早饭非常简单,敖其尔为妻子买了一个素馅包子,自己则啃中秋节剩下的月饼。“我和我丈夫过日子很仔细,平时也不舍得吃穿。我在单位吃住,而我丈夫就吃疙瘩汤、焖面,不舍得吃好的。”陈银锁说。
  • /
    “如果我们不从自己身上节约的话,哪有能力去帮助别人呢?”敖其尔一直这么认为。图为曾经受过资助的大学生发短信告诉敖其尔自己获得奖学金的消息。
  • /
    虽然敖其尔夫妇只有一个孩子,可38年来,却有300多个孩子在心底默默喊他们“爸爸妈妈”。图为曾经受过资助的大学生来探望敖其尔夫妇。
  • /
    “这30年间我们一家人很少享福,既没有小车、楼房,又没有五花八门的现代家具和电器,但是我和家人无怨无悔。把大爱和温暖无私地奉献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才是活的有意义。”敖其尔说。
  • /

300多个孩子的“爸妈”

摄影/杜晓静 编辑/杨小淼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1/27

38年坚持公益 唱响“爱的赞歌”


         (通讯员 杜晓静报道)他们只生了一个孩子,可38年来,有370名孩子在心底默默喊他们“父母”。这370名原本素不相识、家庭贫困的孩子,在他们的帮助下继续着学业。

      他叫敖其尔,她叫陈银锁。他们是普通的一个家庭,但却做着普通家庭做不到的事情,他们用38年热心公益的坚持,唱响了一曲“爱的赞歌”。

      敖其尔出生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一个牧民家庭。20岁参军入伍,五年的部队生活留给他一笔可贵的财富:15次嘉奖、一次三等功,还有决心要做一个雷锋式好人的信念。

      80年代初,敖其尔退伍来到边疆小镇赛乌素。在这里敖其尔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与老家的陈银锁结为伉俪。

      1987年他与公益结缘。那一年,敖其尔在北京出差,遇到来自科尔沁草原的牧民双古拉,双古拉带着因病致残的儿子四处求医,花光钱以后流落街头。敖其尔给他们安排了吃住,还买了返程的车票。自此他开始了长达38年的公益之路。

      1984年,敖其尔把10多名素不相识的贫困孩子陆续接到家里抚养。那时一有空闲时间,敖其尔就要做两件事,一件是给孩子们跑学校争取落户,一件是借钱买粮。敖其尔夫妇还经常在工地上捡废木块, 或在垃圾点上筛煤渣,为的是不让在这10多名孩子挨冻受委屈。

      有人质疑,“敖其尔已经结婚,肩上承担了更多责任,你们生活也不富裕,想要大把大把的给别人花钱,你的爱人支持吗。”

      “我的爱人陈银锁,是个非常传统的蒙古族妇女,她勤劳、善良、热情、开朗。每次我提出捐赠,她从不犹豫和反对。每次我把别人家的孩子接家里抚养,她也从不拒绝。”话语中敖其尔流露出对妻子的 敬佩神情。

      2010年8月7日暴雨突袭了舟曲。特大泥石流把房屋夷为平地,夺去1000多名同胞生命……舟曲的灾难牵动着亿万人的心,那里电力中断,缺医少药,那一束束少年儿童的眼神,使敖其尔很是揪心。

      女儿吴介方那年正好读研究生,家里仅有的5万元钱,是给女儿读研究生用的。敖其尔和陈银锁想捐赠给灾区,征求女儿的意见,女儿很痛快地答应了。

      敖其尔买了64台眼睛保护仪和10台护眼灯,送到了巴彦淖尔市民政局经常性社会捐助接收中心,请他们转赠舟曲灾区的孩子们。

      对于一个家庭,尤其是暂时贫寒的家庭来说,孩子是全部的希望和未来。然而,由于因病致贫和天灾人祸导致一些家庭陷入困境,一些孩子读不起书。在这些贫困孩子面临辍学时,敖其尔及时伸出援助 之手,捐款助学,让一个个寒门学子圆上学梦。

      直到现在敖其尔每年都会刷新出一个新的捐款数字,细看每一笔捐款数额虽谈不上很多,但涓涓细流终成爱的海洋。38年来,他自掏腰包25万余元资助37名贫困和残疾孩子读书,他争取善款40多万元捐助了370名贫困大中小学生。

      他的爱心不仅滋润着贫困学子的心田,也感动着无数需要帮助的人。38年来他救助了50户残疾人家,他为2个贫困村33户牧民争取了99万元惠农贷款,从移动公司争取到了300万的移动信号接收塔打开了贫困村通往外界的通信桥梁……

      敖其尔及其家庭的事迹感染着人们,今年被授予“全国助残先进”、“全国最美家庭”、“全国五好文明家庭”荣誉称号,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会见。

      2005年,中国人民银行乌拉特后旗支行撤并,敖其尔调回人民银行巴彦淖尔市中心支行工作。妻子继续在乌拉特后旗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工作,他与妻子过起了两地分居生活。

      妻子陈银锁性格要强,她要求医生在两个星期内帮她恢复工作,得到答复“恐怕全世界没有能做到的医生。”她因为打扫宿舍卫生不小心伤到了脊椎骨,医生建议她卧床休息3个月。

      “我有那么多工作要做,怎么能休息呢。”陈银锁甚至觉得自己躺在医院里很不光彩。正是这份对工作的热情,她曾经28次获内蒙古自治区“劳动模范”、内蒙古自治区“三八红旗手”、内蒙古自治区联社“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感动巴彦淖尔人物”等殊荣。

      早饭时间到了,敖其尔给病床上的妻子买了一个素馅包子,自己啃着中秋节剩下的月饼。“我和我丈夫过日子很仔细,平时也不舍得吃穿。我在单位吃住,而我丈夫就吃疙瘩汤、焖面,不舍得吃好的。”

      敖其尔在巴彦淖尔市租住了一60多平米的旧楼,一对单位搬迁退下来的旧档案柜做的衣柜、一台20英寸的老式电视机摆放在被锯短腿的旧课桌上、三张捡来的课桌做的橱柜、一张房东的旧床,是家里的全部家当。“这些家具现在白送人都没人会要。”敖其尔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和房东说房租有点承担不起,房东逗趣地说:“你们给别人资助多少钱都舍得,怎么轮到自己就什么也舍不得了?”

      “如果我们不从自己的身上节约的话,哪有能力去帮助别人。”虽然敖其尔夫妇都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但是他们没有存款,甚至因为帮助陌生人而举债。

      敖其尔的演讲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这30年间我们一家人很少享福,既没有小车、楼房,又没有五花八门的现代家具和电器,但是我和家人无怨无悔。把大爱和温暖无私地奉献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 才是活得有意义。”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