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这是一张特殊的合影。照片中的姑娘小伙们有的是汉族,有的是维吾尔族,而且大都是孤儿。如今,这些孩子有的还在上大学,有的已经成家立业。在他们的身后,有个默默付出20多年的女性,她是他们共同的母亲——卡小花(前排左三)。
  • /
    卡小花家庭成员的第一次扩充是在1991年。当时,卡小花的一个小姑子不幸去世,留下了两个3岁的孩子。1993年,卡小花的妹妹家发生变故,三个外甥成了孤儿。1994年,丈夫艾尔肯的两个弟弟相继离世,遗下的5个孩子也来到了卡小花的家中。
  • /
    当时不到30岁的卡小花只是是粮油厂的一名普通职工,微薄的工资对于这个大家庭的日常开销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更别提12个孩子的学费了。“12张嘴,每日嗷嗷待哺,不是要饭,简直就是要命!”回想当年的艰苦,卡小花说。
  • /
    那段日子,卡小花除了上班,还要通过养羊、捡垃圾、卖馕饼贴补家用。有人劝卡小花说,让年龄大些的孩子去打工吧。可卡小花却说:“ 在我的家里,就是我的孩子,一定要让他们都有学上,有出息!”图为卡小花参加“最美家庭”事迹报告会。
  • /
    卡小花并没有因为孩子是否亲生而有所偏袒,反而对收养来的亲戚家孩子更加疼爱。阿青是卡小花的亲生女儿,有一次,上小学的阿青被评为三好学生,第二天要上主席台领奖。于是她希望妈妈给她买一双新球鞋,因为自己的球鞋已经露脚趾了。但是卡小花刚给一个外甥买了新鞋,实在没钱了,没能满足亲生女儿的要求。
  • /
    现在,稍大点的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卡小花的生活渐渐有了改善。12个孩子住在不同的城市,逢年过节,他们会从四面八方赶回来。高春节和高春亮已经长成帅小伙,每次回到家,卡小花都要踮起脚尖去亲吻她这两个汉族儿子。图为卡小花和她的孩子们在一起。
  • /
    高春节(左一)今年27岁,在拜城县银行工作。2014年春节,他将女朋友带回家,一起向卡小花喊“妈”。高春节说,自己永远忘不了初进“家”门的那一幕:那天,卡小花夫妇把高春节领回家,姐姐阿青握住他的手,说:“欢迎回家。”然后,卡小花又带着高春节去理发、买新衣。“那一瞬间,我真的在这里找到了‘家’的感觉。”高春节说。
  • /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座大房子,让这些孩子都住进去,每天在这里吃饭玩耍。孩子们没有亲人,这里就是他们唯一的‘家’,只要他们能健康快乐,我就满足了。” 卡小花说。图为2014年春节,卡小花和儿子一起贴对联。
  • /
    “在这个家里生活,我们是快乐的!”这些住在“花下”的孩子们,无论谁被问及对‘家’的感受,他们都会作出相同的回答。
  • /

住在花下的孩子们

编辑/杨小淼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2/12

12个娃娃1个妈,卡小花的最美家庭


         (通讯员 金英报道)卡小花是12个孩子的妈妈,但是只有两个是她亲生的,其他10个都是收养的亲戚家的孤儿。当孩子都小的时候,卡小花过的是“要命”的生活。如今,孩子们长大成人,卡小花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家庭成员的第一次扩充是在1991年,年仅26岁的维吾尔族女青年卡小花是粮油厂的一名普通职工。丈夫阿尔肯的母亲多年前嫁给了甘肃籍汉族职工殷盛元,而由其带来的女儿殷晓梅结婚成家后外出打工多年,却因心脏病突发而身亡,半年后其丈夫出车祸撒手人寰,高春节、高春亮这两个分别只有4岁、3岁的汉族孩子转眼间就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留下吧,今后有我一口吃的,就绝不会饿着他们哥俩!”看着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母性油然而生的卡小花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起身抱柴、烧水,给孩子洗澡,从里到外换上新衣服。说这话时,卡小花却万万没想到生活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1993年8月,卡小花的妹妹因故喝药自杀,其丈夫不堪孤独精神错乱住进了精神病院,丢下了10岁、8岁、6岁的三个男孩。次年,丈夫艾尔肯的弟弟、表弟均因家庭变故失去生命,五个已上小学的孩童相继走进了卡小花的家门。

      四年间,家中一下增添了10个书包。让卡小花原本不富裕的家庭负担更重了。“12张嘴,每日嗷嗷待哺,不是要饭,简直就是要命!”卡小花说。回忆艰难的往事,卡小花•卡德尔笑中带泪。上世纪90年代初,夫妻俩都是普通职工,微薄的工资对于这个大家庭的日常开销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更别提12个孩子的学费了。

      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们像正常家庭的孩子一样“有衣穿、有饭吃、有书念”,每天在别人还未起床时,卡小花已割回了一大捆青草,为自己小院里饲养的12只羊、45只鸡和38只鸽子备足一天的口粮。而后洗手做饭,一溜轻拍睡在榻榻米上的小脑袋,哄他们起来吃饭、上学。伺候完孩子,她匆匆忙忙赶往粮油厂上班,中午下班还不忘到团部小城镇设在各处的垃圾点上捡拾一大包碎玻璃、旧纸壳、废瓶子;夜晚,当别人休闲散步之时,她又用小车推出了自己精心打制的凉粉、馕饼叫卖……

      也有人劝卡小花,让年纪大些的孩子去打工吧,能减少负担。可倔强的卡小花不干:“ 在我的家里,就是我的孩子,一定要让他们都有学上,有出息!” “那时的我每天一睁眼就想着要去哪儿挣钱,建筑工地的活我干过,农贸市场贩菜我也做过。单位不景气下岗了,我还包过地、开过馆子、收过酒瓶。”卡小花回忆道。

      卡小花并没有因为孩子是否亲生而有所偏袒,反而对收养来的孩子更加疼爱。阿青是卡小花的亲生女儿,比高春节只小几个月,上小学时,阿青品学兼优,被评为三好学生,老师告诉阿青要上主席台接受团领导的嘉奖。她很兴奋的回家告诉妈妈,而且希望妈妈给她买一双新球鞋,因为自己的球鞋已经露脚趾了。没想到卡小花拒绝了,因为刚给高春节买了新鞋,家里连多买1 公斤面的钱都没有了。卡小花也实在没办法。正是爱美年纪的阿青,“ 哇”地一声哭着冲出家门……现在的阿青•阿尔肯已经从石河子大学毕业,在自治区肿瘤医院工作。“ 我多少次都怀疑自己才是收养来的孩子呢!”

      卡小花的无私大爱,感动着社会各界的人们。2001年,乌什县二中知道卡小华收养孤儿的事迹后,不仅为在校就读的三个孩子减免了学杂费、跨区费、服装费,还在全校大会上宣扬了她的事迹,一时间,卡小花成了师生们眼中备受尊重、仰慕和崇拜的明星。

      “收养了他们,就要为他们的今后负责,让他们成为有用之才!”在这样一个誓言中,卡小花和丈夫默默地付出。高春节失去了双亲的头一年,读书成绩不好。卡小花明白那是因为孩子太压抑,信心不足。为此,她总是到学校去看孩子,与老师交流情况,给春节鼓劲打气,品学兼优的妹妹阿青也时常拉着他一起学习。而弟弟高春平自从有了新爸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学习勤奋,而且有说有笑,成绩直线上升。

      面对孩子的进步,卡小花夫妇备感欣慰,逢人便夸“我们的儿子真有长进。”2004年6月,阿青考上了石河子大学护士学校,在这之后,包括高春亮、阿龙在内的6名孩子分别跨进了大学校园的门槛。如今的高春节和高春亮已经长成帅小伙了。每次回到家,卡小花•卡德尔都要踮起脚尖去亲吻她亲爱的汉族儿子。“ 以前低头看着他们,心里真发愁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转眼,就要抬着头看喽!”卡小花感叹着孩子的成长。春节和春亮也始终牢记着母亲的恩德,“ 没有妈妈,就没有今天的我们。”这是高春节挂在嘴边上的话,逢人就说。

      2010年,卡小花因心血管堵塞住进了农一师医院,连夜从拜城县城赶往医院的四儿子高春亮“噗通”一声跪在了主治医生的面前,带着哭腔要求医生一定要救救他的妈妈。看着分明就是汉族人的帅小伙替一个维族妇女求情,在场的医生、护士及病号都愣住了,可当高春亮声情并茂讲诉完自己离奇的身世之后,医院病房数十米的走廊上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事业,加上团场的接济,卡小花拮据的生活渐渐有了起色。12个孩子长大了、懂事了,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但逢年过节,他们总会从四面八方赶回妈妈身边。无论哪种语言,无论哪个民族,妈妈永远是孩子心中的温暖。21年来,一师四团职工卡小花慈爱而深情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的12个孩子。 她看他们长大,给他们勇气,伴他们走向海角天涯。

      “现在我的日子好过多了,十二个孩子中有7个上了大学,3个已经成家立业,每年过年,我这个大‘家’热闹得就像个集市,汉族的姑娘、维族的小伙聚集一堂,真是开心死了!”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座大房子,让这些孩子都住进去,每天在这里吃饭玩耍。孩子们没有亲人,这里就是他们唯一的‘家’,只要他们能健康快乐,我就满足了。” 卡小花笑着说。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