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全国妇联宣传部
承办:央视网
  • /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这是天津市生命意义展览馆内一名捐献者遗书上的一句话。天津市民赵永华和妻子是天津市首例自愿申请遗体和眼角膜的“双捐”志愿者夫妻,他们创建了“天津市遗体捐献宣传帮办志愿小组”,义务帮助1300多人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
  • /
    走进赵永华位于双环邨街佳园北里小区的家中,这座不到30平米的房子里放着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的一部黑色电话每天都要接十几个咨询遗体捐献的来电。
  • /
    赵永华和妻子萌生出捐献角膜和遗体的想法要从1997年年底说起。当时,他们在报纸上读到中国医学院试验用遗体严重缺少的消息,夫妻俩一合计,决定自己作遗体捐赠的先行者。图为2005年7月15日,在天津医科大学眼科中心,赵永华和角膜捐献志愿者及公证人员合影。
  • /
    从1998年开始申办,到2002年在公证处申办成功,用了4年。赵永华遇到的问题也是其他遗体捐献志愿者所遇到的问题。一方面捐献者对捐献程序不了解,需要跟红十字会和天津医科大学两家机构多次打交道;而且遇到法定节假日或是规定的下班时间,一些突发故去的捐献者需要志愿者的帮助才能完成捐献步骤。
  • /
    正是因为了解民众的困惑,同时也获得了官方机构的支持,2002年3月31号,赵永华在自家30平方米的房外钉了个大牌子——“天津市遗体捐献宣传帮办志愿小组”,并把自家的电话号码登记为热线号码。2006年12月23号,一则消息备受关注:《捐献遗体、眼角膜者天津实行免费公证》,而这则消息出台的背后是包括赵永华在内的全体志愿者们坚定的身影。
  • /
    在过去12年里,赵永华平均每个月都要送走一位死者。他随身总是装着一朵白花,以备送别之用。
  • /
    赵永华个子不高,一米六五的他在已经陆续把近150人的遗体抬上汽车,送进了天津医科大学的解剖楼里。他习惯扶着死者头部,那通常是长子的位置,以此表达敬意。
  • /
    决定捐献遗体之初,赵永华的一对儿女激烈反对:“你们死了不管了,大爷舅舅们说我们把爸爸妈妈捐献了,大卸八块了,那么不孝顺”。夫妻俩一再坚持,儿女才勉强同意。不进祖坟的决定,赵永华还没告诉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老家的亲戚们。图为2007年6月赵永华在去医院看望接受角膜移植手术,即将重见光明的小姑娘。
  • /
    除了遗体捐献宣传帮办志愿小组,赵永华还开办了“永华热线”。从寂寞聊天到进家干活做事,从陪伴逛街到求医治疗,以及协助办理低保金、残疾手续,开通帮扶热线,甚至有陌生人请他帮忙找人“搞家里卫生”。
  • /
    1998年父母的相继去世让赵永华夫妇有了认养老人的念头。从1996年开始,赵永华、孙秀兰夫妇接邱秀卿来家赡养,共同生活约6年之久。
  • /
    16年来,赵永华与妻子共抚养过13位孤寡老人,其中有5名残疾人,并为7位老人送终,赵家的全家福换了一张又一张。小小的房子集工作室、热线接听室、老人临时处所、自己住宿吃饭为一体。
  • /
    在赵永华夫妻的影响感染下,家人也都争着做好事,9岁的小孙女获得了全市敬老孝亲小模范的称号。
  • /
    2014年雷锋活动日,赵永华组织志愿者在公交站引导交通,9岁的小孙女也加入其中。
  • /
    在赵永华身后,妻子孙秀兰是他的好搭档和核心支持。1993年,48岁的赵永华从天津市机械链条厂下岗。不久之后,妻子厂内退休,月收入420元,养活一家6口。即便是在这样的窘境下,夫妻二人还是加入了“家庭自愿按月度按对口计划捐款”活动,每月坚持为困难人群捐款。
  • /
    孙秀兰格外俭省。她习惯去早市买前一天剩下的便宜菜。这对夫妇近20年没置办过新衣,全身几乎都是死者穿过的旧衣。家属们知道他们不忌讳,衣服、被褥一送就好几包。
  • /
    现在,赵永华的遗体捐献志愿小组已经有固定成员30多人,途中有人加入、有人退出。志愿者本人大都完成了了遗体捐献的申请。赵永华总是很自豪地说:我们做的工作虽然是跟遗体打交道,但我们的志愿者队伍是很有朝气的。
  • /
    虽然总是见证死别,但这么多年来,赵永华从没为谁掉过眼泪。在后半夜独自接送死者回家的路上,赵永华会在心里琢磨:挺好的一个人死了。“最后我归结到一点——又一位高尚的人。”他总觉得,捐献者就在天上看着自己,自己不能泄气,必须越做越好。
  • /

双捐夫妻

摄影/郭城 编辑/于晓丹
责编邮箱/1714523629@qq.com

【媒体转载须经央视网及作者授权】2014/12/09

把生命最后的礼物留给世界


         (通讯员高晴报道) 2014年是69岁的赵永华下岗的第21个年头,这21年里他可一点都不闲。1993年开始每月为困难人群捐款,1998年接收第一位孤寡老人,2002年与妻子孙秀兰申办遗体捐献公证,从此还成了天津有名的遗体捐献志愿宣传员。如果要用一句话概括赵永华的下岗生活,那就是向世界传递生命最后的礼物。

      1993年,在天津市机械链条厂工作的赵永华成了一名下岗工人,那时候他才48岁。没过多久,妻子孙秀兰厂内退休,月收入420元,养活一家六口。即便是在这样的窘境下,夫妻二人还是加入了“家庭自愿按月度按对口计划捐款”活动,每月坚持为困难人群捐款。

      后来,随着退休员工工资一年年上涨,父母相继离世,孩子们也陆续成家立业,日子渐趋稳定的赵永华觉得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了。“要不咱们照顾老人吧?”赵永华提议道,妻子立刻表示支持。

      1998年,赵永华夫妻把98岁的潘宝性大娘接回家,一直悉心照料、义务赡养,直至老人2004年辞世。老人离世时全身上下只有8.37元钱,是赵永华掏钱出力,帮老人料理了后事。

      21年来,他们共扶养过12名老人,其中5名是残疾人,还为7位老人送了终。最开始,他们把老人接到家里住,但由于房子太小,他们就出钱把老人送到养老院。“我只扶养那些没有财产的老人。”面对外面说他图老人财产的流言,赵永华问心无愧。这些年他们不仅分文未得,还搭进去几千块钱。

      现在赵永华每天就像上班一样,早晨七点左右出门,骑着自行车在天津转悠,挨个看望孤寡老人,“这么多年,光自行车就丢了不知道多少辆了。”赵永华乐呵呵地说。

      如果你觉得看望和照顾孤寡老人是赵永华生活的全部,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他还有另外一个更值得书写的身份:遗体捐献志愿宣传者。

      跟遗体捐献扯上关系也要从1998年说起。这一年,妻子孙秀兰在报纸上看到一篇相关的新闻报道,于是对丈夫说:“殡葬多费钱,讲究的事儿也多,把遗体捐了,多给孩子们省事儿啊。”对于妻子的这一“觉悟”,老赵一开始吃惊又纳闷,后来寻思了半天,觉得确实有道理,于是欣然同意。

      两口子想清楚了,一对儿女却激烈反对:“你们死了不管了,大爷舅舅们说我们把爸爸妈妈捐献了,大卸八块了,那么不孝顺。”

      无奈之下,老两口只好跟孩子们耗起了马拉松,这一耗就是四年。2002年,拗不过他们的儿女们终于点了头。3月31日这天,赵永华和妻子去办理了无偿捐献遗体手续,回来就在自家门口钉上了一个牌子:“天津市遗体捐献志愿者小组”,家庭电话也就成了“捐献热线”。

      走进赵永华位于双环邨街佳园北里小区的家中,这座不到30平米的房子里放着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的黑色电话每天都要接十几个咨询遗体捐献的来电。电话旁边是一张宣传单,背面是赵永华记录的申请者联系方式,这些都需要他上门宣传和服务。

      做了遗体捐献志愿者后,赵永华还是定期去养老院看望老人们。当有人问他忙什么,他就他就顺便介绍一下:“以前遗体让虫子吃了,现在送到医学院给孩子们做标本。” 为了描述角膜移植如何给人带来光明,他伸出手指在人眼前晃来晃去:“十来分钟就移植上了,盲人就看见了,说‘五个手指头、四个手指头’,多好的事儿!”很多老人对此动了心。

      年过七旬的张伯龙老人无儿无女,靠国家低保过日子,当得知遗体捐献的事情后,想发挥点余热的他找到了赵永华:“老赵,我想通了,你把申请表给我吧。”于是,赵永华开始忙着为老人办手续,前前后后折腾了六七次。“捐遗体的找天津市医科大学,捐角膜的找天津市眼科医院,捐器官的找天津市红十字会。”说起捐献地点,赵永华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由于器官摘除必须在人死亡1个小时之内,角膜则需在6个小时之内,所以赵永华的手机24小时开机待命。若碰到捐献者半夜去世,接收捐献的工作人员下班,家人就会打电话给他。赵永华就得立马起床,边给接收单位工作人员打手机,边往捐献者床前赶。等角膜摘除,遗体保存好,家属和相关单位工作人员走了,坦然地跟赵永华说“拜拜”,赵永华也就自己打车回家继续休息了。

      截止到2012年底,天津共423人捐献遗体,其中赵永华经手的就有140余人。此外,在他的宣传下,还有两千余人同意移植器官并已经进行了公证。不过,赵永华从来不在人们病危的时候跑去谈遗体捐献,“那就晚八春了,”他说。

      21年来,尽管尽心尽力为社会做贡献,难听的话两口子却一点都没少听,不少人背地里说他们“倒卖器官”、“进门就得让人轰出来。”就连孙秀兰都笑着说:“有时候真是觉得自己脑子进水了。”

      说归说,赵永华却来没地自己的选择怀疑或后悔。今年69岁的他已经将120余人的遗体抬上汽车送进了天津医科大学的解剖楼里。他非常明白,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天长日久泡着药水,皮肤从浅黄变成深褐色。他还听说,自己的胳膊也许会跟别人的腿混在一起,难分彼此。

      赵永华心平气和地等待那一天的来临。“我就乐乐呵呵,今天我起来了,我就干。明天人家没看见我,说老赵怎么没来呢——死啦!”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